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王叶】三千里地山河(上)

题目自李煜《破阵子•四十年来家国》。

高考作文全国二卷盲狙。选题三句,“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受光于庭户见一堂,受光于天下照四方”与“必须敢于正视,这才可望,敢想,敢说,敢做,敢当”。

设定瞎编剧情胡扯。

 

秦淮的曲坊近日流传着一则消息,说君莫笑打到济水了。

这消息是在小厮舞女间私下传的,可信度要打个折扣。那些白龙鱼服的大人物来了,听到这儿也就是会心一笑,并没有旁的感慨发表。然而真正看得清楚的人,都早早收了东西,准备再往南边迁迁,万一打过来还能有条退路。

大昭没有人相信君莫笑真能颠覆了王朝。这关节还在秦楼楚馆流连忘返的,不是什么末世孤艳牡丹下死的风流之士,而是习惯了千金买醉的公子哥儿。今朝如此,朝朝如此。打到北边怎么办?让让就好了,他要一分我给一分,大昭幅员辽阔,还给不起这几分田地吗?大抵这纸醉金迷的日子里过活的人,都自有着一份吞吐意气,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金银坠地只为了听个响儿。他们不差一分两分,总觉着抬手施恩就能继续歌舞升平,高傲的眉眼不是君莫笑那等草芥可比。

君莫笑他们没见过,却也有了几分了解了。大昭的子民善于创作,在说书人的茶水里、戏台的啼啭里,君莫笑已经粉墨登场,低眉顺眼地献过几次第的丑了。

大昭人爱听这种肃杀凛冽的故事,一横刀一投笔,裹挟着千里万里的风雪,宛若漫天神佛递上凶险的刀子,当烈女成为烈女、侠客成为侠客,他们便写好了最好看的一折一捺,可以功成身退了。哀哀地嗟叹了壮士身死,把他钉在高高的堂匾上,便又该吃茶吃茶,该吹水吹水了。这事儿就成了县令大人台前供奉的神像,每日拜一拜,转头贪赃错判,两不耽误。

 

君莫笑是叶修给自己起的诨名儿。他十五岁就出来闯荡江湖,十八岁就很有名了。于是大昭的皇帝要招他做个仆射,赏了天大的脸面。叶修不肯从,最难消受是君恩,他自在逍遥,上哪儿赶着给自己找个喜怒无常的新爹呢?所以他就逃了。

君王想要你是恩赐你,就算推脱也要找个丁忧的理由来。叶修任性得很,一点台阶都没留,只能跑到北漠去了。君王发了滔天的怒火,过了两天,新得了一批青葱玲珑的舞女,也就消气了。叶修再也没在大昭出现过了。

如果你总不在人前招摇,那人家忘记你就是可以预料的了。尽管当年的叶修少年成名天纵英才,过去几年,也就没人提了。君莫笑这名字再一次随着春日的鸟鸣潜进人们的耳朵里时,他已经不及王府飞扬跋扈的小公子有话题了。上一日京城的人还在议论着那位小公子鲜衣怒马踩过人家的荠麦地,又跟某某公子发了脾气的事情;下一日风向就变了,想跟上潮流,须得聊聊这位君莫笑才行了。

说巧也是巧,当年那位被叶修折了面子的君王已经不在了,没有人能揪着他的领子逼他做个仆射了。现在的这位君王比叶修还年轻点儿,是上位君王的第六子,踩着同胞的血上来的。年纪不大,眼睛里已经有了非凡的威严。冕旒之下的那双眸子天生异相,一只异常地大,像传说里的双目重瞳、脚踩七星一样,时人也送这位有帝王奇雄之相的君王一个雅号:王不留行。君王之命,无可违抗,王要你去,千里不留行。起初上位,朝廷都想拿捏他;而今之日,朝廷上下,四海之内,他无人可挡。

王杰希就这样成长起来,没有人帮他,他自己做好。他扛着这个王朝,看着它精致的楼阁高耸入云,看着它空虚的内里仿佛会转瞬倾塌。他洵美且异,奈何大昭掩在尘土里的根基太脆弱了。

就是这个时候君莫笑出现了。没有早一点儿,没有晚一点儿,是命运慷慨赠下的礼物,你收也得收,不收也得收。

他像一把直指咽喉的剑,突兀地插进大昭的罅隙。君莫笑带着北漠几万大军凶悍地搅进来,搅得王杰希胃都痛了。

王杰希不是没奇怪过为什么君莫笑就这么打进来,像是天选之人,无欲无求,就要大昭倒下。他久居庙堂之高,毕竟不能通晓天下所有人事,自然也就不知道叶修的心境了。要叶修自己来说,他也没什么想法,无非就是让高高在上的人们看看他们的锦袖皂袍下有多少生得混沌死得暧昧的可怜生命罢了。他不要坐在高高的楼台看池柳林莺,他不要千呼万应骑马过骀荡春风,他只要一个众生平等。

TBC.

非说我有敏感词,一点都没改就分段就能发,好气啊,哇哇大哭。


评论(13)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