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王叶】三千里地山河(下)

月冷风细,王杰希梦醒初转,蒙昧一片。

有人坐在窗上,潇洒肆意,佩柄长剑。

王杰希悚然,面上却不露痕迹,只是抓了枕下刀匕,不料却摸了个空。

那人的脸侧映着月光,笑得好明亮。“小君王长得很俊。可以叫你大眼儿吗?”他出现在不可能出现的地方,谈着完全不相干的话题,眼瞳里盛了酒,隔着甜美的空气都闻得到生冷的气息。寒气、血气、铮铮之气。他坦然地直视王杰希,窅茫的眼睛一眼望不到底。

王杰希走过去,一言不发同他动起了手。他招招式式巧妙非常,机变警醒,诡谲多端。然而他先失去了刀匕,此时没有优势,但见对方也没有使用刀剑,只是默契地动起手来。这人的行动十分简单朴实,可也非常有效,一时之间,两人难解难分。那人却不肯停下话头,王杰希不说他便自己接上,仿似和他很熟稔的样子。王杰希从来没遇过这样的人,他小时被长辈厚望,同手足无情,长大无人直撄其锋,总之是无人像个好友。这人是第一次见他,却句句自然,不卑不亢,倒让王杰希生出点不该有的好奇和眷恋。对方连连赞叹他的出招奇诡,接下却并不难堪,顺带调侃他身为君王眼有奇相,倒不是民间吹嘘的天定君王,他看可以是异端邪人。没完没了,王杰希蓦地把手一撤,不再和他打。

“你是君莫笑。”没有怀疑,直接肯定对方的身份。

“是呀。我真名不叫君莫笑,我叫叶修,叶尚书家里不成器的大儿子,我家老老小小蒙你照看了。”

王杰希觉得这人好笑,打到自己面前来了,还会说些漂亮话,不知是在撩拨谁。跑了这么多年,居然还好意思讲家人受了皇恩替他们道谢,这是真话还是激他就不得而知了。可这人也傻气,自己就在他眼前,他杀了自己就能直接登基继续歌舞升平,干嘛还在这儿兜圈子?

叶修像是看出来王杰希所想,状作严肃地摇摇头,讲:“你知道我来干嘛吗?”

“不是来杀我还是来干嘛?”

“错了错了,你这么有趣,我怎么忍心杀。”叶修竟还挂着笑,没个正经的样子。

王杰希索性放松下来,就地坐下来了,行动是不合规矩的,坐姿是礼仪适当的。

“有时候你看大昭,会不会觉得很心痛?好好的骨架,浮着皮挂着肉,烂到骨子里还在自我蒙骗。我没什么愿望,从小到大只想这大昭好了。很简单吧。”叶修拿眼睛睨他,仿佛要他做点回应似的。

王杰希也就真回应了:“谁不想呢?但外有患内有忧,我是一国之主,我自得表率着提点着,这大厦方不至于倾倒。可是你来了。”

“哟,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亲力亲为,你不累吗?我相信你是个好君主,你能让它维持在正常的轨道上。但是,你死了以后呢?大昭上下靠着你的恩荫,你这威严自然令行禁止,但你威严也太过了。整理整理,放放手,跌跌撞撞学着走路嘛。”

“你是要和我谈治国理政吗?”王杰希其实懂他说的意思,他自然也觉力不从心,可这改,要从哪里改起?

“我说笑呢。你明白的,我来是和你谈一笔稳赚不赔的生意,走过路过不要错过,错过了我就只能兵刃相见了。”叶修眨眨眼睛,泄出半丝笑意,狡黠可爱,像个少年郎了。

“何解?”

“你附耳过来。”

 

半月后,大昭易主。王杰希昭告天下,封君莫笑为摄政王,实则为君莫笑所辖制。朝廷一干官员,以及疆土百姓,皆行新制。一时上下惶恐,然而新制厉行,投若干枉法靡乐之人入狱,禁论命贵命贱,皆归一统。王杰希为了稳定而不敢动的那些东西,在武力镇压冠冕堂皇的外皮之下迅速瓦解了。王杰希之前登高处,然不能体察毫末,与叶修所见一合,便得以推行下去。

史书记,新政四年,海内清明,相安相乐。九州之内未有燕乐而忘本者,布衣亦可为相,世家不能持政。新政六年,摄政王退隐,举国同哀,改卫城为叶城以志。

 

这日天朗气清,小竹幽舍,水声泠泠。叶修宽衣缓带,坐在窗栏上读书。

王杰希走进来就看见他这个样子,不免笑了。想起他们初见那时候,还是剑拔弩张的样子,想法不成熟,行动也不成熟。哪成想今时今日,他们竟已经共同造了一个新世界出来,只是遗憾叶修归隐山林。

他早该料到叶修真的只是单纯的为了大昭好。达成所愿,他便归去,奉养双亲,照料弟弟,完成他那迟来的责任。王杰希告诉自己不该有不甘,这样美丽的天下是叶修亲手送他,他还能求得什么呢?

王杰希只是有些怀恋庙堂的那一眼,深夜谈论政事的那盏灯,那些散落的温度。他一生中之任性过一次,便是答应叶修一起做个大事的那一次。但他今日想任性第二次。

叶修投过来的眼神那样熟悉,他们之间不需要言语就能辨明想表达的意旨。向之所欣,今日还可寻到吉光片羽;情随事迁,然他不变。就算已经不再是那样共同建造新世界的关系,他还是相信此时此刻他们对彼此抱怀良多。

“叶修,你是要梅妻鹤子,还是要和我终老?”

“你这提问够霸气的啊,你怎么觉得我会和你一起?”

“没有人比你我更适合了。”

“唔……好像也是。不过你怎么确定我喜欢你呀大眼?”

“子慕予兮善窈窕。”

 

END.

 

非说我有敏感词,一点都没改就分段就能发,好气啊,哇哇大哭。

最后我是故意的,想想大眼用这种话调情就好兴奋啊!结尾仓促不好意思,偷懒没写搞上的过程……全国二我是盲狙的,这个题目是我觉得今年比较有水平的了,也很有挑战性,哭。万万没想到。解释一下,李清照那句指叶;魏源那句指王叶视角差异;鲁迅先生那句好棒,写正视现实,不以看客的娱乐消费英雄自我蒙蔽。这文前面写得比较爽。不足还请包涵。

然后我考试还有两门,这是忍不住的摸鱼,等我回来会继续更新喻叶。


评论(20)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