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喻叶】我于何处丰沛你的温柔 5

原著向。前文清水,有R18情节前会标注。喻叶only,其他人全部友情向。前文客观描写中使用“叶修”一名,涉及其他人心理活动等使用“叶秋”一名。人物自我理解注意,比赛方面有私设。

5

“哟,来啦。”同训练营的学员随口招呼了一声喻文州,他点点头,抱着常年不离身的本子坐下来,开始做手操。

他坐下来以后没有加入学员们的话题,只是安静地看着屏幕。比赛还未开始,屏幕上只是循环播放着比赛集锦和战队资料一类的东西,解说在做赛前展望,本轮联赛的八支队伍都分析了一遍,看起来还是下了功夫的,不过也有很多地方说得驴唇不对马嘴。喻文州看起来像是在听,其实早就走神儿了。他想的东西很多,从出来之前看的视频战术到这年联赛各个队伍的情况。要想打败敌人,必须知己知彼才行,修炼自我固然重要,但是对对手的研究也一刻不能停下。

喻文州在这儿放飞自我,那边学员们就在他身边叽叽喳喳,以黄少天为首的小分队吵个没完,像争论哪支足球队能夺冠世界杯一样扯出卫生纸一样长的论据,互相按头企图教对方屈服。黄少天吵到激烈处,手来回挥,凭空把喻文州的笔打掉了,那笔轱辘轱辘滚下去,落到不知道哪里的角落处去。喻文州意识回位,心里哀叹一声,认命地站起来准备去捡捡。黄少天这时候才注意到喻文州似的,瞥他一眼,实在无法理解怎么会有面对比赛都像老僧入定一般的年轻人,但还是飞快又规矩地道了个歉。

喻文州顺口回了句没事,就往座位前面走去捡笔。这轮比赛有八支战队参加,座位实在很紧张,他们的学员席位就在各战队席位中间,前后都是比赛战队的人。只是上场选手不会出现在这里而已。喻文州往前走了两步,就看到嘉世的席位,少年们脸上洋溢着轻松与自信,穿着一样的鲜红队服,像炽烈的火焰烧灼整个场地,空气都变得热起来了。喻文州习惯性地视线逡巡了一会儿,然后哑然失笑,真是想得都傻了。叶秋肯定在选手席那儿坐好了,不知道是在放松还是做准备。嘉世那儿的气氛和别的战队都不大一样,学员们毫不担心他们的前辈们,就算今天他们要啃的是极其强硬的一块骨头。

不过也是,嘉世今年的场均实在强势。

喻文州仔细看了一会儿,从座位的缝隙里拎出那根笔来,起身拍衣服的时候就听到一股极其兴奋和憧憬的喊叫声:“队长!!!”喻文州蓦地回过头去,大屏幕里打出一叶之秋的特写镜头,被放大了若干倍的强大笼罩统治了赛场,喻文州觉得有什么攫住了心脏,他往后退了一步,这放大的威压让人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了。

回到座位上去坐好,准备看比赛。前面的特写和开场都放完讲完了,四场比赛同时开始厮杀。喻文州是挺头痛这种模式的,他根本没法选择看哪场,精彩的部分总是衔接不上。这一次个人赛也照例很漂亮,技术强角色好的基本无一例外地赢了。观众忘情叫喊,喻文州这边却提不起心思,没有特别值得关照的一场对他来说也是灾难,他心中升起不大不小的一缕烦躁,笔在本子上无意识地画着圈儿。擂台也过去了,蓝雨这边状况一切正常。大家都差不多的时间结束,喻文州抬眼看了下比分。

期待的心情越涨越大,要冲破衣服的束缚飘到顶棚。他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那也是这轮比赛媒体甚至是选手最期待的东西。场上还有蓝雨,但无论是战术技术价值还是心里蒙蒙的那点儿欢喜,嘉世对百花这一场都远远把自家战队那场甩在了后面。

这是繁花血景,与却邪的第一次相逢。

 

百花的开场气势非常足,落花狼藉、百花缭乱尖端牵引身后其他角色冲出!嘉世那边却是迅速分散,散得也是利落之极。一叶之秋,竟然没有从正面迎上百花,而选择了侧翼迂回!

黄少天当即叫出来了:“搞什么!”

喻文州却非常兴奋,那种兴奋是骨髓里冒着泡的感觉,就是这样,永远不能揣度的战术。他最喜欢这样聪明漂亮的对决了。他往自己的本子上认认真真记录了阵型和一些猜测,细节上的速度位置只能赛后看回放补充了。听闻黄少天这句话,他也本着负责任的态度去纠正了:“这是战术。”

“不要说得好像你很懂似的。”黄少天不相信喻文州还有空研究战术,而且这开场他也完全没看出来战术在哪儿,他看喻文州没接话,看得更加认真,不由得也仔细想了下这里有什么战术,得出的结论是什么也没有。他决定不再庸人自扰,接着看比赛。黄少天最喜欢酣畅淋漓杀伐果断的战斗,对叶秋回避的做法特别不满,只好碎碎叨叨地抱怨着。

喻文州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场上的全部,企图把所有边边角角都看到;一边快速在本子上记,笔迹竟然还蛮工整;最后还能听着黄少天的抱怨,自动幻化出一抹微笑。蓝雨最有潜质的学员还是有点不够啊,叶秋要布局绝对令人痛苦,你可能没发现你什么时候入局的,他就已经吹着口哨儿等着宰撞树的兔子了。

百花一往直前,看到叶秋不在愣了一瞬,很快就轰杀着冲过去了。喻文州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但他暂时还没想到有什么。如果是他,不会这么鲁莽地冲过去,不过也不能说他的选择有多么高超,无非是他不适合正面战上罢了。百花的狂剑弹药组合杀伤力是相当强的,机动性也并不差,压迫的打法常常令对面陷入被动,对线吃紧以后也并不好从其他角度下手打回顺风局势,就是选手本人的风格也堪称狂野。百花推进,不能说是个不正确的选择。

他却还总是惦记着叶秋。一叶之秋在哪里?

嘉世已经很顺势地在后退了,也许不能说顺势,这波打得还是有些狼狈。所以叶秋去干什么了?喻文州返回去翻他所记下的所有信息,慢慢猜测叶秋可能的战术。如果是这个时候,如果是这里,如果……他抬头看大屏幕,急切地希望能给一叶之秋一个镜头。

嘉世一直在后退。导播仿佛也意识到必须给大家看看嘉世的核心不打架并不是在蹲地玩蚂蚁,给一叶之秋切了个近景。喻文州眼瞳瞬间放大了,他在看到那个角色的第一刻就抄下了他的坐标。是了!一切都完美了!拼图的最后一块被放回,他不禁觉得高兴,这就是战术的魅力啊!实在是很动人,勾引、转挪、不经意间的牵制、一举反杀!这样经过了精密计算和巧妙设计的打法,动人心魄,回味无穷。喻文州又想了遍自己的推测,觉得没有什么疏漏了,敲了敲本子的硬皮,期待着证实的那一刻。

随着张佳乐的呼唤,叶秋果决、从容地冲了出去,一边还不忘回复上一句“来了!”与此同时,喻文州也在心底念了一句“来了”,这个角度,这个速度,这个位置,这个时机,他踏上弹药专家技能绚烂的光影效果,早一步就是伤害,晚一步便抓不到机会!

一叶之秋的幻影龙牙瞬间暴起。喻文州点着头,这个控制,太完美了。

只此转瞬之间,百花阵型已裂。落花狼藉向前攻击不能收回,只好眼睁睁看着叶秋把魔道学者捅了下来,那架势仿佛要把天都捅穿,配合嘉世团队的反扑,局面一下倒转。

短短的反扑时间,嘉世整个团队却没有任何迟疑,用令人惊叹的默契送了一波集火给落花狼藉。喻文州盯着那团人,看着叶秋打出一串背身连击。

落花狼藉阵亡。喻文州张了张嘴,感觉自己的声音都不是自己的了。

黄少天还在问“搞什么呢”,喻文州还是答“这是战术”,然而他也确实没有想到这战术的结果。这确实是战术,而且一定是嘉世有过沟通的成熟战术。喻文州猜想得很准确,设想的方式被演绎出来,但演绎得惊天动地。嘉世的执行力太强。喻文州无法再告诉自己他推测无误胸有成竹,这个战术在叶秋和他的团队手里发挥出的效果,还有人能做到吗?

他迟疑地打开笔记本,笔尖悬空在纸面上,不知道要记些什么了。最后他只好写了两个名字。

叶秋。

一叶之秋。

叶秋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啊?无法理解,无法打击,他永远领先着,向前跑着。喻文州的大脑当机,原以为能跟上一些思路了,却又面对这样的操作。

“你以为只有他可以做到这种程度?”声音很沉着,没有什么惊喜,话的内容非常傲气,语气却理所当然。喻文州回头,就看到了一张有些特别的脸。

对方的左眼比正常稍大,看起来年纪要大上些许,态度也足够冷静成熟,岿然不动的样子。原来自己写的东西都被看到了。

黄少天问他名字,他便报上“微草,王杰希”,好像他说的是“嘉世,叶秋”一样,有种大神式的平静。

喻文州很意外在这里能碰到可以看懂他的战术笔记还能说出那样的话的学员,当即也秉持着礼尚往来的原则回他:“你好,蓝雨,喻文州。”并伸出了手和他握了一握。

握完手他马上问出了最想问的:“你不认为这种程度,很大原因是因为叶秋的个人水平和一叶之秋的角色强力?”

王杰希说:“当然是因为如此。”口气很大,却也实事求是。喻文州再问几个回合,知道了王杰希是魔道学者,看来很有可能要接替当家的角色,配置十分不错的王不留行。喻文州更谨慎了一些,和王杰希探讨可能的方式,如何破解喻文州看来已经束手无策的局面。

结果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王杰希的对应策略,根本不是正常人能想得出来的,好像你在跟人拿剑决斗,突然那人刷刷刷把剑变成平底锅“当啷”一声敲在你脑袋上,换谁都得傻上一傻的。喻文州自认很温和严谨了,还是觉得这方式匪夷所思。黄少天也加入讨论,很是不服王杰希的那套理论,王杰希也不争辩,只是说“下个赛季,你会看到的。”

黄少天倒也不客气,按照自己的想法讲破解之法,顿时也是令王杰希不甚赞同。可是看回放的时候,黄少天真的抓住了一个绝妙的机会!这人,捕捉机会的能力绝对是天才级别!王杰希也觉得不一定能做到,黄少天就以其人之话还治其人之身。王杰希对喻文州和黄少天的能力都产生了期待,放出下赛季见的宣言之后,也期待喻文州的回答。

喻文州没想放什么下赛季见的宣言,先不说他就不会是说这种话的人,再说他的能力还有诸多不足,尤其是今天观看嘉世比赛之后。他只是依旧很在意最初的那个问题,他们的方法都很好,但是他们都忘记叶秋了。这时候没有人比他更在意叶秋的应对。喻文州是看着叶秋无数能力强大又战术奇诡的视频成长起来的,他依然觉得叶秋不可能仅仅做到这一步,这一步只是落的一个棋子,如果对方就此输掉那是最好,如果应对得当他还有下一条路。叶秋杀对方大龙的时候,可不是只一招就能探得清底细的。好的战术制定者,都必须看一步推万步,落一子观一局。

他觉得他现在还可能没办法对上棋风老辣的叶秋。不只是他,王杰希和黄少天可能还都没办法把叶秋限制住。他不会在不适当的时候上场,他必须要有足够取胜的能力才担负起责任。

不是说他的手速限制。而是他的思维,还没有到那个炉火纯青的地步。

喻文州看得很清楚,他证明自己的时间不多,但这不是着急的理由。他合上本子,说:“所以,我觉得我还没有准备好。”[1]

希望有一天能真正和你过过招。但不是现在,我还不能在这时候见你。但终有一天,我会堂堂正正对你说:“前辈,请指教。”

TBC.

 

啊我终于写到这里了!超爽!这段的三人都特别有意思,看得出来还有点小,但性格已经是那个样子了。细节真的值得挖,比如喻对叶真的有点不一般吧,他对叶的理解,他对叶应对的提醒,都很令人想多欸。不过喻也是这样子啦,想得很全面,人也好,特别温柔和自持啊!(对比少天笑出声)


[1]本节对话、情节均参考蝴蝶蓝《巅峰荣耀》番外《双核时代》。


评论(3)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