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喻叶】我于何处丰沛你的温柔 7

原著向。前文清水,有R18情节前会标注。喻叶only,其他人全部友情向。前文客观描写中使用“叶修”一名,涉及其他人心理活动等使用“叶秋”一名。人物自我理解注意,比赛方面有私设。

7

第三赛季喻文州和黄少天并没有像许多人以为的那样出道。倒是当时那个思维很活络的微草的魔道学者出道了。王杰希甫一出道就夺走了很多人的眼球,成名战役就打得不同凡响。喻文州心想他的确是有这个实力说出当初那些话的,不过究竟能做到什么程度,只能让他们拭目以待了。

这赛季魏琛决定退役,方世镜接替队长,喻文州已经不是吊车尾的喻文州了,起码蓝雨里没人不知道他将来要接替的是索克萨尔的位置。前途这样光明,在很多人看来都是苦尽甘来了。

喻文州第三赛季开始严格跟随蓝雨全队参加训练,和黄少天一起,简而言之就是提前过上选手的生活。感觉也没什么不好的,就是更多地体会了一下比赛的感觉,然后给各个场馆的在售饮料排个名。喻文州还是觉得蓝雨的比较正常,霸图的是他最不喜欢的。

刚开始配合训练那会儿,黄少天一个正眼都不带给他的。喻文州知道是迁怒,却也没法子,好在黄少天在荣耀上还是很认真的,训练也没落下什么,只是喻文州觉得这样有点怪怪的而已。他想跟黄少天开诚布公谈一谈解除心结,也找不到什么机会。

机会是叶秋带来的。蓝雨刚跟嘉世打完比赛,喻文州和黄少天看完去选手通道附近准备和蓝雨的正式选手们会合然后去吃夜宵,两个人没什么话,黄少天就是故意在玩手机不和他多讲。叶秋大半张脸掩在阴影里,就靠着通道的墙抽烟。喻文州走近了一看,不是在真抽,他只是叼着烟做做样子,也不知道能不能咂摸出什么味儿来。

叶秋眼睛很尖,看到他们过来了马上招了招手,显然就是在等他们的。黄少天还在那儿玩手机,装模作样还是真在玩本来不好确定,但这时候他也没看叶秋,倒是像真的沉迷手机一样了。

喻文州露出一个有点讨乖的很公式化的微笑:“前辈。”笑出来以后他恍惚了一下,叶秋不应该是什么特别公式化的前辈的,但是这几日他身心俱疲,见着叶秋竟然也采取了一个特敷衍的方式,马上就感到了点儿愧疚。

叶秋根本没管喻文州那点语气的差别,黄少天这时候也抬起头来,叶秋咬着烟含含混混地说:“哟,逛着呐,两位。”

他怎么有本事说出这等瞎话的。傻子都能看出来喻文州和黄少天不是太对付了,叶秋却不管人家亲亲爱爱还是貌合神离一样,他要说什么就是什么,他说两人逛着倒显得他们真是来逛街的。

黄少天语气不是太好:“你来干嘛呢?咱们蓝雨队内活动老叶你可不要插手啊,谁知道你是真心还是假意,是来偷情报的还是来干嘛的,黄鼠狼给鸡拜年。”

喻文州很惊讶黄少天跟叶秋说话竟然是这个样子的。他虽然知道黄少天和叶秋熟,这熟到什么程度还不一定呢,听说是网游的交情。魏琛是他本队队长说话随意一点儿还能理解,跟叶秋这么说话是不是有点过了啊?那可是叶秋啊。

没想到叶秋毫不在意,顺嘴就给挡回去了:“哎呀怎么了少天今天还挺不开心,被我打败的是你前辈又不是你,不开心个什么,打回来呀。给你拜年是不是有点早啊,你这时间观念得教育一下了啊。”

喻文州插不进去话,他还是头一次见到叶秋这么跟小辈说话。也是,之前的叶秋跟他对打也是温温柔柔的前辈模样,呛魏琛的几句也可以解释为见人下菜碟儿,平时也不接受采访,通过只言片语猜他个性也容错率太低了点。没想到叶秋也会跟小辈打成一片这个样子……他还以为……还以为什么呢?喻文州失笑,是自己给叶秋瞎套人设,被打脸也不奇怪。

这边厢叶秋已经亲亲热热上来搂他们了,左手一只鸡(正好还是黄少天呛他“黄鼠狼给鸡拜年”的那个),右手一只鸭,背后没有什么胖娃娃。喻文州被叶秋搂在胳膊里,着实吓了一大跳,他是见过自来熟的,这怎么说也好像不太妥当吧,可是喻文州也没觉得讨厌。

对于叶秋,他讨厌不起来。

就听叶秋在那里蹬鼻子上脸:“来来来,有一个算一个,看得挺累的哈,我打得也挺累的,咱们去吃夜宵。”

谁跟你去吃夜宵啊?不是说好了蓝雨全队一起吃吗?

喻文州被叶秋带着走了两步,艰难地回他:“前辈,我们队里要吃呢……”

“小同志你这不对啊,跟输了的吃有什么意思,跟我吃不是更好?”

这到底是什么歪曲理解啊,喻文州想了一想,对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真是没有办法。那边黄少天替他招架了:“不去不去谁爱去谁去反正我不去,你们队自己吃呗,我们还要吃呢,有没有自由平等人权啦快放开!”

叶秋笑:“今儿个我还就真绑架了,看你还造反,尊不尊重前辈啊。”然后转头跟喻文州说,“文州别怕,我都打过招呼了,老方也说咱们可以练练,吃完正好可以看看你们到底有什么问题,再被老魏烦下去我不要比赛了。”

喻文州先是被他那个“文州”叫得受宠若惊,然后才反应过来叶秋还是有分寸的,别看话不正经,人真的是好人,哪有上赶着给别人队当陪练的?

到了地方才发现叶秋也不是一个人。嘉世那个门面担当副队长早就点了菜了在那里等着,看他们来了站起来,笑得很温和:“这是蓝雨的小黄和小喻吧,你们好,我是嘉世的吴雪峰。”说完伸了手要握。

完全把他们当一辈人的招呼,真是好脾气。握完了讲:“怕你们饿先点了些,你们要是不喜欢再来点其他的,我们这儿吃的不比G市出名,倒还有些可吃的。”

叶秋就特开心地凑过去看单子,一看乐了:“雪峰你真好,都点上了。”

“还不是怕你要闹,喜欢的都给你点了。”

怪不得嘉世全是副队长出面呢,要是叶秋出来还真不一定能处理好,吴雪峰管队管配合管媒体还得管队长的饮食生活,真是值得开三份工资的。

“好了好了,先吃饭。黄少天你不许给我别扭,吃饭还不开心就真不请了啊。文州也是,来先吃饭,什么事儿饭后再说。”叶秋自觉担任起教育孩子的职责。

黄少天嘟囔着:“又不是你请,明明人家吴副队长请,怎么变你的了……”

叶秋怒目而视:“说什么呢我可都听见了啊。雪峰大大请跟我请有区别吗?你吃嘉世的就别嫌弃谁请,废话那么多还不如赶紧吃饭。”

黄少天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给他。

菜色很中规中矩,足以看出点菜之人的细心。叶秋一直在搛龙井虾仁,不觉得跟他们抢菜有什么丢脸的。倒是还给喻文州和黄少天夹了几筷子,特意换了公筷,姿势也特别好,不像个传说中的电竞选手,像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儿。

喻文州和黄少天气氛本来有点僵的意思,经叶秋这么一牵,吴雪峰在旁边助攻,倒也有上那么一搭子话可聊。毕竟不是深仇大恨,只是黄少天单方面的别扭之情作祟了。

菜吃得尽兴,话也不少,终于让叶秋不怕死地点出来了:“来来来说吧。文州你到底怎么惹少天了,搞得少天连话都不跟你说,这可不是我认识的少天啊。听说你俩还要搭档来着,我看趁早拆了算了,别对面还没打你们呢你们自己先打起来了。”

黄少天看一眼叶秋,再看一眼喻文州,不说话。

喻文州只好硬着头皮出来接:“前辈,可能是我性格不太讨喜吧……”

话还没说完被叶秋掐了:“你不讨喜那我更不讨喜了,也没见雪峰对我怎么样啊。少天别不服气,不就是老魏搁文州手下输了吗?输了有什么的,他在我那儿也输过啊。知道你和老魏好,但说实话,老魏还真的跟不上了,不然你以为他想退役的吗?”

黄少天站起来,眼睛都有些发红:“不是。谁说他不能输了?非得在这个时候吗?非得要在他已经这么努力这么难过的时候?非得在所有人面前?非得在他要跟蓝雨告个别和所有人打一场的时候?”

喻文州在那儿说不出话,他没法辩解,他也没法承认。

叶秋捡起来话头,语气放得很温柔:“比赛就是比赛,哪有什么时候要赢什么时候要输的,凭本事赢的干嘛要让啊,谁想输呢?少天你觉得委屈,文州就不委屈了?他陪着你胡闹多久了,你也想想人家,想想你们蓝雨行不行?这样子下赛季我在场上见到你们要开心死了,都不用打你们自己散了。”

“不会的。”黄少天梗着脖子说,“比赛是比赛,我不会因为任何人耽误比赛。”

叶秋笑:“真的啊?来打一把吧。给你们看看什么是配合,不要以为荣耀是这么简单的啊。”

说打就打,四个人就近找了个网吧就坐下了,叶秋和吴雪峰拿了小号,喻文州和黄少天就拿平时训练的卡。

叶秋从屏幕后面冒了个头儿:“直接男子双打呗?选图你们先?”

TBC.


评论(5)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