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吴叶】候鸟(上)

我又开始写几年前的地理三十题。小朋友们请不要观看。

愿你高飞在无垠野地。

 

吴雪峰从北方来。

打电话的时候他说要先去B市转机,叶修说好那你给我带点驴打滚吃吧,我有点饿了。吴雪峰就在机场挑了一家买,价格很高,他却感觉没什么概念。用惯了绿头纸币,再计算价格也稍显无趣,他没怎么计较就买了。细心找了一家密封得很好的,他不知道怎么挑好吃的,只能选个尽量卫生的。叶修也不会关照这个就是了。

下飞机已经很晚,日头落下去,天幕显示出晕深的颜色。吴雪峰打车去目的地,许久未来连起步价都变了,他付的时候还确认了一下司机没有坑他。然后说着“麻烦了”拖下来箱子,往前面那个餐厅走。

餐厅的名字很俗套,没想到一直都没倒。叶修以前最爱吃这儿的鱼,还不肯挑刺,总是想着法儿让队员们帮忙挑。不知道他还喜不喜欢。吴雪峰摘了外套,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他以为他不会有近乡情怯,然而此时还是涌起了片片茫然的白。

他走进去,一眼就看到了叶修。穿着熨得很好的衬衫,对他露出一个有一点含蓄的笑。

吴雪峰顿时也笑了,叶修还是变了,长得没有以前的囫囵,倒是收敛了一些,从好看的男孩,长成好看的男人。他眼里叶修始终是好看的。

叶修并不是吴雪峰猜测得那样不在意。定下来见面的时候,叶修就特意去烫了一下衬衫,企图扮一个郑重一些的样子。他还是会对某些事情产生仪式感,尽管在他把MVP证书随便掏出来的时候陈果坚持认为他就是个随心所欲的人。

他想,吴雪峰究竟是不一样的。在任何人面前他都可以是缔造王朝的神话,在吴雪峰面前他只是小队长。他也会偶尔想要无所顾忌,尽管他一直对自己控制得很好。

叶修把菜单推过去:“点什么?”

吴雪峰接过来:“吃鱼吗?再来个莼菜羹吧,酒你喝不喝?”

“不要。”叶修摇头,然后挑着眼睛故意睨他:“你喝的话我陪一点也可以。”

鱼端上来,色泽还是很好,吴雪峰给叶修撕一块,鱼肉软软地依附在筷子上,扯下来一晃差点掉了。吴雪峰拿捏不好到底要不要帮他挑刺,叶修已经接过去了。

他还记得自己会给他布菜,却习惯一个人把刺挑出去了。吴雪峰走后,他身边只有无穷无尽要照顾的人,没有人能这样宠他了。

吴雪峰问:“在H市住?”

叶修摇摇头。吴雪峰知道他家不在这儿。他没把这句话过脑子翻来覆去嚼得软熟,看看里面有何玄机。他直接答:“在B市住,我回家了。这边算出差吧。”

“嗯。”吴雪峰盛了羹,没有细问,“你瘦得多了。”

“哪有,都说我胖了。之前作息不大好,被沐橙逼着改呢。”

“胖也是相对那之前的。瘦相对我走那时候的。”吴雪峰简单解释,没泄出丁点怀旧的样子,仿佛只是随意聊天。

“你们把我喂那么圆……是不是私报公仇吧,欺负我当年年纪小。”

“是啊。现在没人能欺负你了,拜托你自己多喂喂吧。”吴雪峰语气轻松,“在那之前我再喂喂你。”

叶修顺从地把吴雪峰夹的菜吞了,舌头带出一点水渍,极轻极轻地扫过筷子。

吴雪峰看着他,眼眸垂下去,无意识摸了摸自己带来的包。

叶修仰了头,简直是天真地问了一句:“你住这附近的酒店吗?”

 

很少人知道叶修和吴雪峰好过一阵子。这一阵子从某个躁动的夏日开始,直到吴雪峰飞离H市结束。是无甚可陈的,简单又普通的关系。

叶修不知道怎么定义这段关系,要说只是身体上的也不对,是情侣就更不对了。他们是最亲密的队友,分享着最亲密的角色资料战术构想和身体秘密。叶修当年只有十几岁,正是最炽烈最不安分的年纪,旺盛的精力无处挥洒,所有热情浇灌在荣耀之后还有余地分给爱人的抚摸,顺着脊骨到达尾椎,然后他的心跳就会特别急促,像雷雨倏忽而至。

他无疑是喜欢吴雪峰的,只是这喜欢到底有多少、是什么性质,他全不知道。他能控制好能审视清楚的时候这段关系已经定型了、被按上邮戳寄往大洋彼岸,而他再看多少眼都没有意义。所以他放下了。他的生活还是非常丰沛和美好,无尽闪闪发光的东西等待他去采撷,直到今时今日,他不知道要怎样拆开时隔多年的礼物包装,他是要将其束之高阁、精心裁开还是粗暴地撕下来扔掉。

那个意外的开始顺理成章,没有风波,只是一个确认。

这是一个正直的人

时隔多年吴雪峰再回来,叶修不确定他是不是有那方面的意思,不过就算没有这层意思他们仍然可以亲密如故。

只是叶修自己也产生了不该有的绮念。他都已经这么大了,早就分得清人和人的关系了。只是他还有一些眷恋,见到吴雪峰他仿佛就能放下自己的所有责任不管不顾要再次沦陷进去。他不是没有其他的床伴,可那些的关系他从来分得很清楚,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没有一点暧昧可言。他几乎是以科学的态度对待他的性事,他可以很放松地沉溺进去,但一旦离开就可以很冷静很无情地抽离。

面对吴雪峰他做不到。

当年凭空剪断的那团乱麻,让他作茧自缚。

来之前没有那样清晰强烈的渴望,见到他以后却想再一次索取。叶修在这上面已经很聪明,用了他所有的手段,问出那句话。

“你住这附近的酒店吗?”

那么我可以过去吗?

这么多年,他的邀请至臻纯熟,他将所有感情所有外物握在掌心里好好控制,然而还是忍不住问出那危险的一句。

吴雪峰是多年后归来的候鸟,一停一过,他握不住。但他还是招手了。

TBC.

 

本来想写完的,肾疼,更新还没写,赶紧扔一段上来。下篇还有一段可以吃,这两天抽空写吧。顶锅盖跑。历尽艰辛终于贴上了累死我了!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