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喻叶】我于何处丰沛你的温柔 8

原著向。前文清水,有R18情节前会标注。喻叶only,其他人全部友情向。前文客观描写中使用“叶修”一名,涉及其他人心理活动等使用“叶秋”一名。人物自我理解注意,比赛方面有私设。

8

叶秋吴雪峰跟黄少天喻文州两两相对在野外厮杀。

说是选图,不过就是随便找个野外图而已。黄少天喻文州俩人也没占这个便宜,何况根本没什么便宜可占,叶秋吴雪峰俩人可能对网游里任何图的熟悉度都在他们之上。

这个图是个低级地图,他们不会被小怪干扰到,非常舒心。场景简单粗暴,没有什么遮挡之处,顶多可以迂回一下,互相都能摸得清楚。虽说和任何人打都要有要赢的意识,喻文州还是暗暗叫苦。圈外人可能看不懂叶秋和吴雪峰的配合,作为职业选手预备役他们却是非常清楚的。

叶秋善于杀伐,吴雪峰善于恰到好处的策应,两个人配合起来连话都不用说,默契十足。要是喻文州和黄少天也能配合得这么紧密的话,喻文州倒是想试一试。可叶秋这明摆着就是要告诉他们他们的配合漏洞很多,这就很令人尴尬了。喻文州其实觉得还好,不过被叶秋这么一说他就有点犹豫了,或许是真的没遇到高水平的选手。大多新秀刚上场的时候都会对自己很有信心,打着打着就觉得痛苦无比,就是这么个道理。不是你强,而是你还没被看透。也许王杰希除外。

叶秋攻过来的架势很足,隔着屏幕都觉得肃杀。黄少天的剑架住叶秋的矛,两个人行动都不假思索,快得看不见实影。喻文州下了一个套子,眼看着叶秋已经要往那边钻了,一个小错步就离开了最佳位置,喻文州着实无奈,这人不知道是会读心还是幸运值S,就是能让你以为他要中招了,然后轻轻巧巧滑过去。

“文州你这不行啊,想坑我还早点吧。”说着一个龙牙过去飞速就到了喻文州附近,白色的无属性炫纹增益状态使他的速度看起来更加可怕。喻文州不会给叶秋机会近身,立刻朝看好的方向过去,准备和黄少天配合压制。

这时候一个逆流过来把喻文州打浮空,那边黄少天又被推云掌击退,是吴雪峰早就准备好的割裂。效果只有这么短短一瞬,可机会也只有那么短短一瞬。叶秋和吴雪峰的配合打到人头疼,黄少天和喻文州难以形成联系,形成了也会被阻断,只能带点单打独斗意味地强攻。黄少天那边是个剑客还好,喻文州是个术士,还是手残的术士,日子过得是苦不堪言。两人想把对面拆开,叶秋吴雪峰一个错位换位,又回到最初的起点,黄少天和喻文州只能呆呆站在镜子前。

打得是一处被动处处被动,黄少天心头火起打得更快更好却也更急躁了,喻文州眼看是跟不上节奏,又不好提醒,被叶秋抓住机会就是一通狂攻,再加上气功师在边上的骚扰腾挪加集火,喻文州第一个阵亡。

他按了按手腕,露出一个苦笑。

黄少天还在那儿打,叶秋出声:“还打呐,别打了。你队友都死了你以为你一个能打俩啊。”

黄少天这才停手,闷闷地按着键盘,做出一串奇怪的动作,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秋继续:“你们两个不省心的孩子。都拿小本儿记好了啊,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没有配合只有死路一条,除非你是野图BOSS。黄少天你刚才看雪峰的动作就该知道文州有什么危险,有危险不掐灭还等着队友自己撞上去啊。喻文州你也是,你跟不上就跟不上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黄少天是能吃了你还是能怎么样啊?你们互相之间,不只是配合打出什么控制什么连招,还有最基本的东西呢?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你们就只有甲方乙方就不支援啦,不至于吧。”

发挥完了,叶秋看起来挺满意,回头向吴雪峰讨了个巧儿:“你说是不是?”

吴雪峰只好顺着他点头。

黄少天还是没说话,叶秋叹了口气,转向喻文州说:“你看这别扭孩子就这样了,委屈你了,握个手吧。”

说时迟那时快,叶秋已经抓着喻文州的手搭上黄少天了。

喻文州还有些不知所措呢,黄少天突然摇了摇他的手,然后迅速放开,也不看他,一串话就那么泻出来了:“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不应该把私人感情代入,我不应该把比赛看成儿戏,我应该支援你提醒你不应该注意不到你,我黄少天这辈子可能也只有一次跟吊车尾搭档了,先前轻视你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对搭档怀有敌意。哦不,不是吊车尾,不能再叫你吊车尾了。我承认我对你不公平,我只是,我只是,我只是……”他好像被什么堵住说不出来后面的话,被叶秋一下一下拍着背:“乖,没事,道了歉就好了,文州你说呢?”

喻文州认认真真对黄少天半鞠一躬:“我也很对不起。虽然说是比赛就要认真打,但我当时没有体会魏队的心情,我向你道歉。”

“你向我道歉干嘛啊,又不是我输……”黄少天看起来是终于勉强接受了的样子,喻文州却已经大松一口气。他也想早点解开这个结,他们还要成为搭档、代表蓝雨出场呢。

叶秋在那里看着热闹,摇摇头说了句:“啧,年轻人。”

 

喻文州嘴上不说,心里倒是真感谢叶秋了。他没义务关心蓝雨队内问题,还是倾尽他所能给了两个人一个台阶。

这天他思绪少有的有些乱,做着复盘也有稍许的心不在焉,回过神来一看自己的本子,竟然是翻到了当时嘉世对百花那一页。

喻文州不自觉间描了个叶秋出来。用笔很简单,神韵俱在。他小时候学过画画,水平还可称得上不错,只是不知道为何今天他涂了叶秋在本子上。这页没什么战术内容,对于喻文州来说是个意外。叶秋这个人,似乎总给他带来意外。

什么时候能真正在场上相遇呢?

他想他可能开始了解这个传奇,不是作为一个神,而是一个话不太好听、人却很好的,有那么一些可爱的人。

TBC.

 

没什么营养的过渡一章……今天更晚了不好意思。


评论(4)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