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喻叶】我于何处丰沛你的温柔 9

原著向。前文清水,有R18情节前会标注。喻叶only,其他人全部友情向。前文客观描写中使用“叶修”一名,涉及其他人心理活动等使用“叶秋”一名。人物自我理解注意,比赛方面有私设。

9

夏天的医院散发着幽幽的冷气,空调开得过足了,限时大放送似的兜头盖脸砸过来,让人的身体都轻轻发起了抖。十七楼的监护病房外面,空气里弥漫着花香,透过玻璃视窗能看到每间房都堆了老高的慰问品,寂寞地向路人展示病床上那个要死不活的人的荣誉地位人情关系。

喻文州跟着下车的时候总有那么点儿恍惚,跌了一个踉跄才回过神儿来。他很少有这样失态的时候,只是这次非常意外。叶修帮他把出租车的钱付掉,快走两步待在喻文州旁边。

深夜里的时候接到家里急电,让他赶紧去市一院。喻文州的小姨定居在H市,是个非常干练的女人,我行我素从不服输,这次突发脑溢血,刚刚巧喻文州就在H市。他妈妈已经着急着赶过来,关照喻文州先过去处理一下。独居的女人坚强得超乎人想象,只是这世间终究有力所不逮之事,路人拨到喻文州妈妈的手机上,将将把她送到生死之间。

喻文州给队里请假,不知道怎地就传到叶修耳朵里,叶修是个从来怕麻烦的脾气,这次也主动送他来了一院,陪着他办事情。

喻文州虽然只少年人的岁数,办事已经成熟冷静,叶修恐怕还不及他。但是叶修搪塞的理由是怕喻文州年纪小搞不明白,内里的缘由不得而知,恰也许是他就是看不得别人窘迫的样子,总要帮衬一下才好。

喻文州先进了医生办公室,把烂摊子打点干净,余钱先拿出来垫着。叶修问他有没有卡,然后塞给他一张:“喏,先用着,我工资卡,应该还有点儿可花。”喻文州没矫情,只回了一句会还,一趟下来东奔西跑,总算把手续给办齐,打单子的医生眼里涌着犯困的泪水,看起来像要把入院证明写成死亡四联单。喻文州急急燎燎办完了,脚底下要栽倒,被叶修扶了一把,没扶起来,俩人一起趴在走廊座椅上喘,只有出的气儿没有进的气儿。

喻文州这时候才整理好愧疚,跟叶修说不好意思。叶修瘫在颜色招摇的塑料凳子上前面,摇摇头没说话,等气匀了才去盯喻文州:“你妈妈什么时候到啊?”

“不知道,我在这守一会儿,前辈你先回去吧,真的太麻烦你了。”

“有什么可麻烦的,半夜起来抢BOSS都没事,送个你也不在话下。你真要在这儿守着啊?还不如去我那儿裹一晚上,明天再来。”

“不了吧,太麻烦你了。我就在这眯一会儿就行。”

“你别矫情了,明天累得筋骨痛,我明天一早就送你过来行不行?”

喻文州还摇着头,下一秒头一歪,直接睡在了椅子前面。

叶修长叹一口气,看了看喻文州的体格,估摸着自己是扛不起来,果断地转身去叫值班医生,在对方翻到天上去的白眼儿里终于把喻文州扔到陪护床上去了。

叶修累得要死,偏偏看着喻文州又觉得走不了,这一走了之的要是出了点什么事可怎么办。再说他也困得不想动弹,索性挤挤挨挨地靠着喻文州的床边儿睡了。

刚沾上床他就睡得死紧,什么意识也没有了。

 

第二天早上叶修醒得晚,睁了半天眼睛愣是没想起来自己睡在哪儿。

看到喻文州清清爽爽拎着保温盒过来,叶修迷迷糊糊盯了好久才意识回笼,短促地“啊”了一下,翻身下了床。

“谢谢前辈,你吃完早饭就忙去吧。我妈妈很快就到了。”

“你一晚上赶了多少次人了,不待见我也别这么对我啊。”叶修扒拉扒拉袋子,看清楚早点满意地点点头,“品味不错。”

喻文州因为这突发事件耽搁了行程,没跟蓝雨一块儿回G市,他是后备选手还可以松懈一点儿,叶修好歹也是在役,怎么好意思叨扰他太久。倒是叶修这么不在意还插科打诨的样子,容易让人偏忘他的好。

喻文州是真真过意不去,给叶修吃完饭就好说好送地让他回战队去了,叶修走的时候还怪悲壮:“狡兔死,走狗烹,古人诚不欺我。喻文州你下赛季必须让我一局,我意思意思就不计较了吧。”

“前辈……”喻文州无奈提醒他。叶修其人,真是让人很难当作前辈去对待。

他送了叶修,安顿好等他母亲来。本来很糟糕的事情,平白生了一点镇静。

喻文州把叶修留下的碗撤了,碗沿儿上还留了些水渍,喻文州不小心沾到了,在水龙头下冲洗了一遍。冲着的时候他忽然觉得那痕迹黏得格外不舒服,洗掉了还有那感觉在。他平时没有特别的洁癖,不知道这感觉从哪里来,只好摇摇脑袋甩开。

窗外的夏日明朗安静,隔着一道玻璃的热气吹不到屋里的喻文州,他站在窗子前看人行道前红灯变绿,绿灯变红,人群如同蚂蚁一般渗进社会生活的每一个角落。

他从裤兜里掏出叶修的那张卡,这卡好像是他随便揣的,拿出来也很随意的样子。

这就是联盟连冠的拥有者的工资卡,一点特殊的地方都没有,磁片上有条条划过去的黑,是反复刷过的岁月痕迹。

喻文州又把卡揣回去,一动不动地看云被撕扯开,又融在一起,如此反复十数个回合,云已不是最初的云。

门在被悄悄打开。

他回过头,对他妈妈点点头:“托一位前辈的福,都办好了,我在这多待几日,您看着我去给您买饭。”

他妈妈不经意地问了一嘴:“哪位前辈的呀,你在H市还有这么要好的啦?”

喻文州顿了顿,没有回答。

TBC.

 

实习接面试,实在没法在零点前写完,最近更新都好短,加了些过渡剧情大纲要重新修,节奏上可能有点问题,周末统一改。

评论(4)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