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喻叶】我于何处丰沛你的温柔 10

原著向。前文清水,有R18情节前会标注。喻叶only,其他人全部友情向。前文客观描写中使用“叶修”一名,涉及其他人心理活动等使用“叶秋”一名。人物自我理解注意,比赛方面有私设。

10

叶修并没有觉得给喻文州安排住宿有什么不妥。他觉得既然是前后辈的关系,照应一下也是应该的。

所以他也没考虑到额外的尴尬。他平时其实挺懂得掌握人与人之间相处的分寸,不会逾越一分也不会减少一分。当这种时刻来临,他也有些难得的不好处理。

“不是说……有位置的吗?”喻文州难得也无语了片刻。

“怪我,不好意思。我忘了今天技术部刚来了新同事。”

嘉世虽然已经是比较成熟的战队,保密意识也要有一些,不过究竟还没有完全脱离那段网游草莽的年代,对于选手私人宿舍留宿问题不大在意。叶修作为队长,自认为对战队宿舍的分配十分了解,没想到就此一个自认,带来无穷无尽的尴尬。

喻文州不免也有些尴尬,本来来到别人的战队寄宿就已经是有点不妥的做法了,这时候还发现根本没有多余的宿舍,他当即做了了断:“我还是自己找酒店吧,不麻烦前辈了。”

叶修自觉得是自己不负责任的行为给人带来了麻烦,这个时节现找酒店不知道还能不能排上,他也本着不想对方多操劳的心理,做出尽可能的挽留:“人算不如天算,其实我的房间还有位置,只是要你和我挤一下了,不嫌弃的话?”

喻文州一时间分辨不清楚他是真心邀约还是说个场面话等着自己拒绝,据他对对方的了解,应该不会是后者。既然已经邀请到这份儿上,不同意倒显得小气了一些,喻文州打算先应下来,然后马上订酒店,第二天就搬出去是最好的了。要不是医院陪床床位不够,他也不会过来给人添麻烦。除非万不得已,他还是对和其他战队的队长同榻而眠有点抵触。总觉得这像是卖战队求荣的行为,也可能扯出对他们关系的无限遐想,日后并不好处理。虽然他认为自己能处理好私事与公事,免不了有别有用心之人借题发挥。

然后两个人顺理成章地走进了叶修的卧室。

叶修的卧室十分有个人风格,主要体现就是随便。

非常随便,基本看不出他对生活有什么追求。

喻文州本人并没有特殊的强迫症或者洁癖,但至少还是有些在意的东西:偏好的洗发水牌子、喜欢的植物摆放位置以及摞得整整齐齐的战术笔记。

叶修并不是这样。他没有达到邋遢的程度,也并不算不爱干净,他的房间勉强还能称得上整洁,因为东西根本没有多少,要想显得杂乱也没有余地。

但这个房间看起来就是主人随时都可能要走的样子。电脑摆在最显眼的位置,床边没有喻文州想象的“职业选手都应该有”的陈列柜。他甚至设想过叶修的陈列柜要怎么放,一排放单人证书,一排放冠军证书,一排放周边产品。

什么都没有。

柜子门开着,衣服不是很多,更没有什么摆设。喻文州看着这样的房间突然毫无理由地觉得叶修可能会是个非常决绝的人,在他的世界里没有什么特别值得留念的东西,平常的温和也许只是假象,与他而言可以随时丢弃离开。

叶修毫不在意地说:“这就是我的房间了,有点简陋,不过还好。”

他将窗帘稍微掩了掩,对喻文州说:“我这里还有洗漱用品,出去打比赛剩下的,没拆。你将就着用吧,需要什么跟我说,电脑不在范围内,我要用的。”

喻文州点点头以示应答。他整顿好个人物品,和叶修先后洗了漱,出来还有一点时间到平时睡觉的时候,喻文州也不想那么早睡下,就问叶修要不要做点娱乐活动。叶修看着天花板想了想,觉得果然还是只能想到荣耀。但他们只有一台电脑,不好操作,总不能一个人搬把小板凳看着。喻文州和叶修也不是特别熟稔的关系,盖着棉被纯聊天好像也不太对。

最后还是叶修翻箱倒柜找出来一副五子棋,两个人将就着下了,确实也没什么意思。要是象棋或者围棋喻文州可能还觉得有趣一些,不过叶修对此的解释是:“我又不会,在棋盘上勾心斗角哪有赛场上痛快。”喻文州只能作罢,两个人先是互相别了几个路子,然后就开始自暴自弃地下,互相都拿捏不了,把整个游戏变成真打发时间的玩物了。

一边下着叶修嘴也不闲着,先是礼貌性地询问了喻文州小姨的情况,得到稳定下来的消息说了句恭喜,然后开始八卦蓝雨队内的情况,问他和黄少天还别扭吗,方世镜是不是脑子抽了最近打法颇为奔放,之类之类的。喻文州应对得有些左支右绌的意味,主要是问题再他看来有些无厘头。像是你和谁打乒乓球,对方毫无逻辑地正手反手回旋直拍,把球捡起来直接糊你一脸,再聪明的人也要败下阵来。

叶修和喻文州一来一往数十回合,终于是纷纷打了哈欠上床睡觉,互道晚安,互相背着身子没有和男人正面相对着睡觉的勇气。

半梦半醒间喻文州想起叶修漫不经心地连好一线五子,一边问些无关痛痒的问题一边冲他得意地一龇牙的样子,心脏忽然收缩了一下。说不清楚是哪里不对,但他感觉有哪里非常不对。实在没有力气细想,沉沉睡去了。

 

第二天喻文州就向叶修辞别,他特意问询了所有附近的酒店,房间很紧缺,但也有一些空位。喻文州就此订了几天,决定事情一完就回蓝雨去。

不过他也想到了一些意外情况,既然是在H市,不可避免的就是嘉世和叶秋。一方面他小姨那边的事情基本稳定下来,一方面他到底还是个荣耀职业联盟的预备役选手,现在常规赛还在打着,不看是不可能的。

这么说着喻文州还是没有想到,他究竟还是栽入了,名为叶秋的惊天巨坑里。

TBC.

 

我的天我又一次食言了,真真不敢瞎保证了,双更没做到,但这周量绝对会补齐,最晚周日,不会落下的!再次向大家表示抱歉。

明天大暴雨我感觉我实习药丸,到现在都没叫到车……

 


评论(3)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