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喻叶】我于何处丰沛你的温柔 16

原著向。前文清水,有R18情节前会标注。喻叶only,其他人全部友情向。前文客观描写中使用“叶修”一名,涉及其他人心理活动等使用“叶秋”一名。人物自我理解注意,比赛方面有私设。

16

喻文州听到这话也没生气,反而是“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他的笑往往是含蓄的,这时候也忍不住慢慢抖着肩笑得开心了。喻文州缓解了一下,然后对叶秋说:“我很伤心。”

这时候嘉王朝已经把BOSS打得差不多了,王杰希都不再纠缠了,各家公会收拾收拾准备撤离中。黄少天跑过来,对喻文州的通敌卖国行为表达了愤慨,虽然大部分是对叶秋做样子的。他们和叶秋随意地道别,反正BOSS天天见,真情永不变。这些夏休期自觉参加本战队工作的队员们将会持续待上一整个假期,不用愁怎么才能探听得到消息。

在这儿保密是没必要的,只有交流才能提高,一进联盟就被打懵想必也不是各家战队想看到的。

喻文州和黄少天又随便去刷了个小副本,顺便等等看今天还会不会有BOSS出现。

黄少天一旦放下那些无所谓的小偏见,本人的多话就会完完整整表现出来。喻文州倒有点儿怀念以前的时候了。

“嗳你觉得这些选手怎么样?我特意遛了一圈想看看大致的水平,觉得都很有特色啊!你是不是和叶秋去纠缠了?在他手里就得不到好的别跟着他了有什么出息。快跟我讲讲你看到的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

喻文州思考了一下,回复他:“你说得对,新选手都很有特色。还有一些不熟悉的职业搭配出现,也许我们的压力会很大。”

他说出的这些是一个严肃的问题,尽管今天的行为看起来像胡闹,但没有一双眼睛是安安分分的。职业选手见微知著,今天这么一打照面差不多也有些信息了,在以后的接触中还会了解更多。对敌手的计划性安排,从这时候就要提上日程了。果真是一刻都不能放松的征程。

蓝雨在职业战队中不是一支可以小觑的队伍,蓝溪阁在网游中也是实力雄厚的一家公会。借助网游里这种雄厚的力量,喻文州和黄少天经常能赶上大场面。所谓大场面,就是血流漂杵的野图BOSS之战了。他们投入网游已有一段时间,有80%的次数会碰上嘉王朝和霸气雄图。只要有嘉王朝的时候,叶秋都会在,喻文州简直怀疑他是不是变成了蘑菇精,长在电脑前面打坐。不像其他选手一般就使用固定的几个小号,叶秋几乎每一次出现的时候都披着不同的马甲,而且他的马甲毫无规律,名字千奇百怪完全没有大神风度,装备破破烂烂看起来像随便拣的,是男是女也没有定数,更可怕的是他使用的职业也毫无规律。看起来,叶秋就是从一盒账号卡里随便摸一张就上了一样。这样就给喻文州带来了新的疑惑,叶秋怎么会在身边有这么多账号卡?难道说他家是卖账号卡的?实在百思不得其解,喻文州也就养成了一个习惯,遇到嘉王朝的时候总要先瞄一眼里面哪一个是叶秋。

毕竟在他看来,嘉王朝最令人头痛的那个就是叶秋了。管他手里拿的是扫帚战矛法杖光剑还是抹布,他在这儿就一定会出幺蛾子。喻文州只盯着把叶秋除掉,见了一个疑似的就要通知下蓝溪阁能杀就杀,一来二去叶秋就明白这个套路了。

叶秋最擅长什么?将计就计啊。他立刻换了自己的套路,把蓝溪阁玩家的火力吸引到自己身上,顺便玩了一把金蝉脱壳,一举坑了一团人。蓝溪阁很愤怒,嘉王朝很高兴。喻文州马上调整对策,保持全公会的主要注意力不要被拐跑,顺便对捣乱的人随手杀杀。一个公会的随便杀杀,也不是很容易躲得过去的了。结果叶秋那边也换了手法,一夜之间冒出一百个嘉王朝玩家,四处乱窜,哪个长得都像叶秋,把蓝溪阁的人看得眼花缭乱。那天晚上喻文州做了个噩梦,梦里一百个一叶之秋在他周围做布朗运动,把他惊得一身冷汗,恨不得立刻电子跃迁到另一个次元。

喻文州看这样不行,又试着和叶秋硬扛战术。结果他好不容易把叶秋带的一个团逼到死角,转眼间叶秋又从另一个团冒上来,好整以暇地对他笑:“哟,文州挺忙的啊。我换了个号又来了,别追啦。”喻文州在网游这种外部条件可以钻很多空子的环境果然还是不如老油条叶秋如鱼得水,哭笑不得地想好歹叶秋也讲讲竞技精神啊。转念又想,他这想法和打不过人家就和老师告状的小姑娘也没什么区别,谁规定的网游战争要讲竞技精神啊?

于是喻文州也抛弃了那点脸面,瞬间凶猛且无耻了起来,把黄少天吓了一跳,一时间不知道他这是继承魏琛的风骨还是被叶秋惹急了。不过喻文州毕竟是喻文州,怎么无耻顶多是一句“狡猾”就能云淡风轻盖过去的,不像叶秋打一枪还要上去撩一句,喻文州更像是个笑面大灰狼,冲你摇摇尾巴,然后把你直接从羊群里拽出来咬。

在这个环境里,无论哪家战队,都学到了不一样的东西。他们有的是训练营的正统苗子,有的是挑战赛挖上来的选手,有的是从网游里捞出来的,而在眼下这个最复杂最不讲道理的赛场,面对各种各样或学院派或不走寻常路的对手,他们都有了一点新的思考。

但是说到战果,果然还是嘉世最得意。

叶秋这么长时间和各战队斗智斗勇,各人的风格都摸了不少,也渐渐熟悉起来。这天他又和喻文州正脸相遇,还没等喻文州揪出来他他自动报上了家门,居然还躲到别人后面了。

喻文州定睛一看,也不怪他,叶秋今天这个号是个牧师,妥妥地要躲到别人后面的。

“文州啊,跟你打个商量呗,今天就不打我了吧。你看我今天的职业这么神圣,打了是要遭天谴的。”

“为了你我不怕天谴。”说着一个混乱之雨过去,这范围技能把叶秋身边那一小团人搞得苦不堪言,逃出去的没有多少。喻文州一看,叶秋并不在范围内,护着他的那个枪炮师也反应极快地跑了。喻文州的技能是掐着时候放的,除非意识、手速、眼神都很好的人,他有自信全部一网打尽。所以这个枪炮师就显得有些突兀了。

喻文州意识到了这是谁,他直接问道:“苏沐橙,沐雨橙风?”

那边一个很欢快的声音回答他:“对啦。你是蓝雨的喻文州?”

“正是。”

那边传来拍手的声音,还有叮咚哐当杂乱一阵后发出的响声,接着是叶秋变调的声音:“啊,沐橙,疼疼疼!你太兴奋了!”女声很抱歉的样子:“啊啊对不起!这就给你扶起来。”

整顿停当以后,苏沐橙才向喻文州回,声音里带着天然的愉快:“太好啦,终于见到你了,叶秋很欣赏你呢!”

“哪有,别胡说。每天都长别人志气的。”

“啊?不是吗?是你说喻文州很难缠的啊。”

“那是的确,他缠我不下八十回了,够写一部章回体小说了。”

喻文州觉得这句“难缠”就是叶秋的夸奖了,他也不脸红地领了:“那就谢谢了。”

叶秋这又转过来说:“究竟是不是很难缠,我们下赛季很快就会知道了。我会记得提防你的,冠军必须是嘉世的。说实话,我谢天谢地你是个手残。”

听起来是很伤人的话,喻文州却噙了几分笑意。这就是他能得到的最高的认可了,他从没避讳过自己的弱点,但任何为此轻视喻文州的人都将付出血的代价。他不介意在叶秋面前是个手残,反正也没有谁能在叶秋面前炫手速,不是吗?

胜利只会给最值得的人,喻文州以前觉得叶秋很值得,现在他也依然这么认为,只不过他现在觉得自己更值得了。

“冠军是蓝雨的。一定努力更难缠一点。”

“希望你把其他队都缠住,像海带那样,然后嘉世就更好夺冠了。”

“也会缠住前辈你的。”

“那我拭目以待。”

TBC.

 

看了看我的大纲,求你俩直接结婚算了。


评论(4)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