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喻叶】我于何处丰沛你的温柔 18

原著向。前文清水,有R18情节前会标注。喻叶only,其他人全部友情向。前文客观描写中使用“叶修”一名,涉及其他人心理活动等使用“叶秋”一名。人物自我理解注意,比赛方面有私设。

18

黄少天坐过来的时候喻文州正好看完这周的周刊。他把杂志放到手边,准备好纸巾,开始吃饭。今天食堂做了小云吞,他盛了满满一碗,还有一些其他早点放在盘子里,摆放得很整齐。

黄少天一只手夹着流沙包,另一只手摸过去拿周刊,熟练地翻到荣耀专题的第一页,大标题还是打的嘉世,黄少天嗤笑一声,视线在大彩图苏沐橙和沐雨橙风上面停留一瞬,没做评价就翻过去了。

喻文州安静地咬着云吞,他意味不明地摇摇头,继续挑着碗里的东西吃。

黄少天已经翻到蓝雨的这一页了,标题很是惊悚“蓝雨新双核首场发挥不稳,新队长能否带好队伍”,后面还欲盖弥彰地打了个很华丽的大问号,配图是喻文州和黄少天分别的特写,特意给他们P了个分裂的特效出来。

黄少天嘴里的第二只流沙包“刷”地喷出一道汁儿。

他赶紧给放下来,嘴里还塞着东西,“抱歉抱歉”说得很含混。喻文州头疼地赶紧帮他处理现场,看他吞下去了才说:“那么急干嘛?这么写也是可以预料的。”

“是啊是啊这帮记者不就好这一套吗,都几年了总是这个套路有完没完,有眼无珠就算了,凭空编排我们蓝雨做得挺熟练的啊?赢了都要被说我也真是不懂了,喻文州你说他们这么做是不是有毛病啊有毛病?”黄少天撒了一顿气,怎么看那篇报道都不爽。

喻文州擦擦嘴,还是很平静:“毕竟才一场,而且这场我发挥不好是事实,说得也不算凭空编造。”

黄少天不能理解地朝他瞥了一眼,这篇上对喻文州可没用什么好词儿,真不信了,喻文州怎么时时刻刻都和个老头子一样淡定。他倒是想上微博讲讲感言怼回去,看喻文州这样子也觉得颇为扫兴,有点泄气地戳包子泄愤。

“经理说可能再打几轮会接访谈,先不要被媒体影响情绪,打得怎么样自己最清楚。我先去会议室了,准备一下一会儿复盘。”喻文州没指望黄少天能这么憋着,他要是像自己一样那他就不叫黄少天了。

只不过想到这些评论喻文州也觉得有些麻烦,要是他只是自己打比赛大可以不用在意舆论是怎么说他的,但是他现在是蓝雨的队长,有些事不能说不做就不做了。他也想像叶秋那样做个逍遥的甩手掌柜啊,可是没有那个条件。蓝雨没拿过三个冠军,他本人也不是天才,更何况他虽然钦佩叶秋也不意味着他觉得叶秋就是对的。处理这些队外的事务,不是一个队长的职责,但喻文州觉得做一个好队长就要尽量方方面面都负起责任来。叶秋不闻不问他也不会觉得叶秋很不负责,但他自己是一定要面对的。

以后的风风雨雨只会更多,现在躲着,躲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儿?

喻文州收拾好了等队员们来。他是第一个到会议室的,先给各座儿都倒上了茶水,幻灯打开,电源插好,没多久队员们就三三两两进来了。

喻文州照着自己的小本预定好的节奏进行复盘,前面个人赛先由上场的本人自己讲,然后喻文州做总结。前面的各位都轮完了,这场就是喻文州亲自打的那场擂台。

第一局蓝雨还是占优的,到喻文州这儿形势就急转直下了,喻文州自个儿毫无难堪的模样,直接开始讲:“这局我确实在劣势,给之后翻盘带来了难度。我遇到的这位对手十分擅长快打快,爆发的力量难以控制,是一位比较克制我的对手。在这里,这个位置,我踩得太慢了,没办法做后续应对,技能吃了个结实。”喻文州一边说一边调回放,方便大家看清楚,“这里这个诅咒之箭明显没有跟上,导致我的处境很被动。在局中我没有做出最好的应对,现在来看我当时可以考虑先做出位移再发一个束缚或者击魂会更好一些。这样我的施展空间会更大一些,我应该避开和他正面对抗。”

喻文州讲完,由于自己就是队长,他询问了一下队员的意见,便于补充自己没有注意的地方。

这时候队里一个选手出声了。他是个老资历的选手,跟着魏琛打下来的,这也许就是他的最后一个赛季了,平时后辈们也对他比较尊重。“文州啊,我实话实说你不要生气啊。你看你也知道自己的弱点,不如就不要上擂台了,个人或者团队怎么样?”

这话的言外之意太明显,无非是觉得他不要拖累擂台其他选手。黄少天当即站起来了,眼睛里的光很冷,喻文州向他摆摆手,黄少天才一言不发地坐下了。

喻文州仍然含着笑意:“前辈说得我明白。我在擂台赛上的确会产生无可预知的危险。但是我认为现阶段我仍然不能完全从擂台中摘除。个人赛一共六人,如果我就此不参加,对排兵布阵的影响很大,对手完全可以做出针对性的对策。另外,蓝雨现有的阵容更需要变化,我还不能就这样离开,起码现在不能。第四赛季有很多新人上场,我也需要一些直接对话来检验和了解对方。至于以后,我会认真考虑,做出对队伍最好的选择的。”

那个前辈本来不看好喻文州,见喻文州和颜悦色,没有逃避这个话题,还应答得很有条理,只好也放下了那些劝说,神色不定地喝了一口茶。

喻文州却还没说完:“请前辈放心,我并不是逞强,作为蓝雨的队长,我的所有考量都是为了蓝雨的胜利,请你相信这一点。”

那人脸色稍霁,黄少天也转眼看了一下喻文州。他实在有点搞不懂这个人了,好像永远没有脾气似的,却还是有自己的坚持。他以前曾不服气喻文州做队长,哪有队长不是王牌攻坚手的,你看那嘉世的叶秋,霸图的韩文清,哪一个不是冲锋陷阵无比威风?现在他却隐隐约约有点明白为什么这个队长是由喻文州做而不是他。

喻文州处事的时候,从来没忘记他代表的是什么。

复盘做了很久,团队赛讲完已经是中午时分了。第一场比赛暴露的问题最多,要讨论的东西也很多。他们还对虚空做了自己的分析,端看之后虚空还会遇到什么队伍了。

摸索的阶段,最好还是能多遇见不同的选手,等常规赛快结束轮回来的时候还能再检验一次对手的状况。他们本赛季常规赛赛程并不太好,第二轮比赛遇微草,三轮百花,四轮嘉世,喻文州刚入联盟就是一个魔鬼的旅途,压力很大,但他很从容。

下午做完基本训练,又专题性地研究了一下下一场要面对的微草,暮色已然四合。吃完饭回房,喻文州打开了一个QQ窗口,这几天他们聊得频繁,对方的头像已经挂在列表上方了。

也没打招呼,喻文州先问:“如果干脆不管王杰希,主要压其他人打,效果会不会有一些?”

对方几乎是秒回:“劝你别想这个。王杰希不是李轩,你不管他他还要骑在你头上管你呢。你们不是有少天吗?我觉得你们可发挥的空间很大啊。不用害怕,照王杰希脸打。”

喻文州沉吟片刻:“这样也可以,但是我们的团队本来就比微草分散,这样做风险很大。”

叶秋反问:“你无视他风险就不大?微草又不是嘉世,别一上来就抱着逆境成长的心啊。虽然你们这防守反击确实很不错。”

“你提醒我了,我是不是不应该和你聊太多?还有两轮就和你们打了。”

“资敌的事儿你做得还少吗?你聊或不聊,我就在那里,准备给你们一个迎头痛击,等着吧。”叶秋发了一个叼烟的表情,恢复了那副不挤兑人浑身不舒服的脾性。

“呵呵,谁赢还不一定呢。”

“你有种下下下礼拜再说这话。”

“好的。”

俩人也没道别,这话就撂在这儿了,等着什么时候再续上。喻文州在战术上没有什么可讨论的对象,他会和黄少天说一些,但黄少天更偏向攻击选手那种的,参考意义不大。而联盟里的战术选手他也都不太熟,只剩这么一个叶秋还能问问了,或许还要加上王杰希。但王杰希未必有叶秋这么老实,尽管叶秋说的话并不老实,意见还是中肯的。

喻文州打定主意先观察一下再决定要用什么战术。他没和叶秋把话说得太明白,他还提防着呢,叶秋能和他交流意见自然也能和王杰希交流意见,照他的个性这出个主意那出个主意的,下周就不是蓝雨打微草了,变成叶秋打叶秋了。

距离下场比赛还有一周,这周里最重要的就是下一轮比赛,别的什么也不要想。喻文州这么给自己坚定着信心,上了微博。和他想得一点没差,自己的私信评论都爆满了,过激粉丝也有,看笑话的也有,努力安慰的也有。他全点开了又关上,没去看都说了些什么,发了一条新微博。

“感谢所有人对蓝雨的鞭策和建议,我和蓝雨全队都会积极迎接挑战,请继续关注下周六晚蓝雨VS微草的比赛。”

话不痛不痒,喻文州发完了却是在椅子里瘫了一下。他摸着自己的胸口,那里心脏跳得很有力。只有他自己知道,当时在场上它曾经多么激烈地跳动过。他是蓝雨的队长,所有人都乱了他也不能乱,他成功地带好了团队赛,表面一片静水无波,但他毕竟也只是第一次比赛而已。

他趴在桌子上,侧耳倾听木头传导的极为清晰的敲击声。咚、咚、咚。心跳很安稳。

还要做得更好一些才行。

TBC.

 

怎么感觉我写剧情特别脱节……而且废话好多。苦恼。


评论(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