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喻叶】我于何处丰沛你的温柔 22

原著向。前文清水,有R18情节前会标注。喻叶only,其他人全部友情向。前文客观描写中使用“叶修”一名,涉及其他人心理活动等使用“叶秋”一名。人物自我理解注意,比赛方面有私设。

22

喻文州听到这句上下没有着落的话,心里缩了一下,像下楼梯的时候突然一脚踩空,身体里挂着肺肠在晃悠,心脏不知道去哪里了。他看到叶秋的双眼掩在睫毛下,波光粼粼的,反射出杯盘上散落的珠玉般的光,丁丁零零掉下来砸在他空旷的心神里。

他用筷子拨着碗里的米,筷沿上有细细的油攀援着不肯离去。他听见自己说:“应该……没有吧。”

空气里什么都没有,四周完全是静寂,又仿佛已经阗然。喻文州不知道为什么一瞬间他能体会到最细微的感觉,他送了一筷子米,觉察出甜味随着咀嚼在口腔蔓延。

叶修见着喻文州停下话头,一时失了接话的兴趣似的默默扒饭,他也受感染了一般停下不说了。这气氛很微妙,叶修想打破又不知从何破开,他们的周围不知何时已经笼上纱做的茧,叶修拿着剪刀无处下手,只得先随着喻文州的意歇息下来。

两人对着搛了一会儿菜,彼此都不知道有什么味道。然后喻文州亲手破开了那只朦朦胧胧的茧,他再抬起头来又挂上了那副温温的笑,选了个绝对不会无以为继的话题:“前辈觉得蓝雨现在怎么样?”

“嗯,嗯,”叶修立刻找回现实世界的位置,“融合得还算不错。你们的团队很强。”

“我也觉得。但是一直没赢。”

“比赛肯定有输有赢,这才几场啊。”叶修伸手去夹白切鸡,喻文州立即把碟子摆到他面前去了,叶修笑了笑,那笑里有点平时见不着的不好意思。

“我们不怕输,但是一直输……的确也有点对不起粉丝。”

“你们又不是为了粉丝打比赛。”

“你这话别让粉丝听到了……”喻文州苦笑。

“本来的嘛。”叶修又夹了一片白切鸡——喻文州颇为担心地盯了一眼,盘子里已经没剩几块儿了——叶修吃完才接上,“你别和我说什么宣传部那样的鬼话啊,谁都看得出来你野心一点儿也不小。”

喻文州这次可有些惊讶了:“怎么?”

“打个比方,没有恶意,俗话说咬人的狗不会叫嘛。你表面上没少天一半的凶,真凶起来你咬得最狠。被你逮住咬,还挺心有余悸的,还好是只还没长大的小狼犬,牙齿还不利,就这样已经挺疼的了。”

喻文州笑,见叶修去夹别的菜,不动声色地把那盘白切鸡转回来了。“这算表扬吗?”

叶修一瞪眼:“当然算了,你没听出来?”

“挺委婉的。”喻文州消灭掉盘子里最后一块鸡肉,满意地回,“之前说赛场上见,常规赛快完了还能见一面,希望那时候我能换完牙。”

“哟哟哟,太可怕了。”叶修装腔作势地打了个哆嗦,去看白切鸡已经空了,皱了皱眉,“这么快吃完了啊。这家的白切鸡挺好吃的。”

“是啊。这个也挺好吃的。”喻文州推过去一盘笋丝,“尝尝。”

“说了我爱吃肉的。”叶修勉为其难地夹了一些,“刚才说到哪儿了?我一点也不担心你们,也没那个资格去担心,老魏留下的人还是有保障的,虽然说他自己不怎么靠谱吧,对蓝雨是真好。但咱们都知道这赛季情况有点变化。这打了几场,新人们的水平就能看得差不多了,哪个都不是好相与的,真是头疼啊,孩子越来越不乖了。”

“嗯,我打过的都不是很好应对。”

“我看了霸图那个新副队啊,真是吓死我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正经的人,说真的。不过他和你有点儿像。”

“像?哪里像?”

“说不上来,唔……”叶修咬着筷子抬头想了一下,“就那种心里老在揣着什么的劲儿吧,很危险。”他点了点头,重复一遍:“很危险。”

喻文州不大喜欢叶修把他和张新杰放在一块儿比较,但他也没说什么,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聊着,杯盘碗盏就快干净了。

叶修这时候有点奇怪上来了,他似乎想不起自己叫喻文州出来吃饭是个什么用意了。也许本来是想问问蓝雨的情况的,但是蓝雨根本不用他担心。他从第一次见喻文州就有点提点的意味在,那种类似母鸡护崽式的关爱他也产生了不止一次,之后每次对着喻文州他总不自觉地就要关照上一分两分,以至于自己都有些忘记了,喻文州现在也是一支战队的队长了。

他不需要自己再用那种提点后辈的态度对待了。他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做法,叶修也不能干涉什么了。

叶修还有点儿小小的怅然,就是那种蓦然回首发现隔壁家的弟弟已经长得比自己高的怅然。

喻文州还没发现叶修在想什么,结好了账,要送叶修回去。

今天被后辈一直照顾着,饶是叶修也十分别扭了。他心里感叹着现在的小年轻真会做人啊,想当年全联盟都像撸袖子干架的,如今也有喻文州这种妥帖的队长了,真是后生可畏,前景颇佳。

喻文州发动车子,提醒叶修把安全带系好。叶修想起来来的时候他还害怕喻文州新手上路车技不好,现在看人家还是很安稳靠谱的,略略尴尬地笑了下。

车子停在叶修住的酒店前,叶修下了车,刚想跟喻文州道别,就看见他也下来了。

“不是吧,不用送了,我自己上去就行。我一个大男人也不会出什么事……”

喻文州只是坚持:“我送你。”

叶修只好让喻文州把他送到房门口,多余的这段路怎么走都不自在,摸出房卡开了门,喻文州还在身后没有走。

叶修心惊肉跳地对他说:“你现在特别像跟踪狂,就是电视节目里温柔可爱夺取单身女性信任专门尾随分尸的那种。”

“那你害怕吗?”

堂堂叶修怎么会被这种垃圾话击倒,叶修立即挺了挺胸膛:“不怕。谁怕你。”

喻文州笑得更缱绻了,隔着酒店走廊里幽幽的光,还真有些毛骨悚然的意思了。“晚上记得关好窗户。”

叶修窜进门的那边,扒着门对他表达恶心:“你能不能别吓我了?以为我会被这种把戏吓到吗?早几百年就玩腻了好吧。”

喻文州看着叶修,他的半张脸沉在阴影里,半张脸被走廊灯光照得清透,眼瞳显得更加深邃和明亮,那里好像盛了一些他看不懂的东西,甜甜的,在他目光里荡漾着。喻文州想,这个前辈和他遇到的人都不一样。他牙尖嘴利,但是内心软得好像一戳就会淌出蜜糖来。但他又不真的软,他有最坚韧的骨骼,支起了整支战队的荣耀。

像那种小时候吃的外面酸里面甜的硬糖。喻文州舔了舔嘴唇。

“前辈。”他忽然很想说些什么,却又没有说出什么。

最后只是说了一句:“晚安。”

叶修回了晚安,关上门,倚在门背上待了一会儿才开灯。

……总觉得今天的喻文州怪怪的。

果然还是长大了吗?他摇摇头,先和沐橙发了消息说自己平安归来,然后拿着毛巾去洗澡。

还没进浴室他又退出来了,噔噔噔跑到床前,把窗户落上了锁。

唉都怪喻文州,搞得他心里都发毛了。

TBC.

 

刷了一章感情线~什么言语都描绘不出来他俩的感觉,好失败哦

大家b萌都投票了吗?谢谢各位投叶叶的朋友们啦!(也谢谢投王队和喻喻的大家!)辛苦啦!你们最棒~


评论(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