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喻叶】我于何处丰沛你的温柔 24

原著向。前文清水,有R18情节前会标注。喻叶only,其他人全部友情向。前文客观描写中使用“叶修”一名,涉及其他人心理活动等使用“叶秋”一名。人物自我理解注意,比赛方面有私设。

24

喻文州带着不省心的叶修和黄少天去报道。真不知道叶修是怎么自动脱队的,回过神儿来嘉世的人已经四散开来了。

百花的队长副队就在签到台旁边,一个趴在台子上上下抛着钥匙玩,一个就撑着胳膊和他聊天。张佳乐眼神很好使,一下子就看到这边走过来的三个人,把钥匙一把收了迎过来:“到得蛮早的嘛!你们怎么混在一块儿了?”

“路上遇见的而已。”喻文州为他解答疑惑,“要怎么签?签全队还是个人?”

“唔,全队吧。总之你们保证自己队的人都在就行。”

“行。”喻文州刷刷刷签好自己的名字,然后标上蓝雨,把笔递给叶修。

叶修拉过来一看,喻文州的签名利落得很,没有想象中好学生飘逸潇洒的感觉,反而线条有点可爱。他笑了,接着那行字签上“叶秋”的大名,挥斥方遒的样子有点自家弟弟签合同的感觉了。

黄少天赶紧拉下来想嘲笑一番叶修的字,他觉着必定不会很好看的,但这么一瞅还挺上镜,好歹没说出什么。

喻文州接着跟孙哲平沟通一些安排上的问题,叶修也是个队长,就在旁边支了耳朵听,省得再问一遍了。都问好了,百花的人还得待着招待,他们和孙张二人说再见,准备去酒店休息了。

第二天的活动是开幕式和新秀挑战赛,算是比较轻松也不会有太多爆点的活动,三个人都没想着今晚再攒个局什么的,就拎着东西回酒店了。

结果入住的时候又起波澜,叶修本来只是在一边等着蓝雨的二位办好入住,听到前台为难的话自己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您好,实在不好意思,我们打单安排出了问题,您和叶秋先生排在一间了。我们十分抱歉,费用可以全免,您看行吗?”

喻文州回头看叶修。

百花这次的住宿安排是统一的,把选手们的名单报上去给合作的酒店安排。没想到出了这种差错,本来是给每一位选手都安排了大床房间,以尽地主之谊的;这下子可好,俩八竿子打不着的队长给排进一间屋子里了。更可怕的是,因为全明星周末,这附近的房间都很紧俏,一下子也余不出来房间给他们了。

叶修凑过去,对前台姑娘说:“起码给个标准间吧?”

“对不起……”前台看起来要哭了。

叶修一见她这表情就头痛起来,马上安慰道:“好好好没事啊,我们挤一挤就行了,没什么矜贵的。”然后对着喻文州使了个眼色,那意思是你看着办吧。

喻文州点点头,说:“那就这样吧,不用麻烦了,如果可以请准备两套寝具,谢谢。”

黄少天全程以一种“你们到底背着我有了什么py交易”的眼神看着这两个自说自话的人,觉得很不可思议。

“喂喂喂你们俩!”黄少天从后面追上他们,“你们怎么这么容易就接受了这个设定啊?为什么都不问我的?啊啊啊?是亲队长吗?是忠实敌人老叶吗?喂?怎么就搞在一起了?嗯嗯嗯?”

叶修凉凉地把黄少天按回去:“大人说话小孩不要插嘴,队长说话副队长不要插嘴。”

他们乘电梯上去,在电梯口分别。黄少天向左,喻叶二人向右。

“文州大大,同床愉快!”叶修朝喻文州不怀好意地眨了下眼睛。

喻文州感觉自己胸腔里有什么猛烈地跳动了一下,仍然不动声色地回到:“会的。”

两个人放好行李,分配好谁睡哪一边之后就开始了无声无息的尴尬。他们不是第一次共枕了,两个大男人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然而上一次的时候他们还只是前辈与后辈、照料与被照料的简单关系。而现在两个人似乎变成势均力敌的两个个体了。

喻文州不会乖乖对他讨教,他更喜欢在场上打个痛快。叶修也没办法做出保护的姿态教导喻文州什么了。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眼里涌动着温和的风暴,唇上衔着不会融化的微笑,一举一动都蕴藏着他自己的风度。

叶修坐在书桌前看喻文州毫无避讳地脱掉上衣,露出秾纤合度的身体,他似乎有精心锻炼,平时看不出来,脱去外衣才能欣赏到紧实的线条,不会很夸张,也不会令人感到攻击性。

喻文州摇了摇头,把他的发型恢复到原来的样子,而后躬身去叠衣服,额角的鬓发在脸上投下阴影,睫毛在眼下投下阴影,一片一片分明如振翅欲飞的蝴蝶。叶修没有自觉地盯着他看,直到喻文州回头瞄了他一眼。

“叶秋……你都收拾完了?”喻文州委婉地提醒他。不要再看着我了。

叶修猛然惊醒,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在看另一个男人换衣服看得还津津有味。这的确是件失礼的事情。叶修马上道歉:“啊,不好意思,刚刚在发呆。我去洗澡。”他没发现喻文州少见地直接叫了他的名字。

叶修拿好东西过去,喻文州直起身来,还维持着光裸上身的样子,看着叶修离开的方向。他的眼睛里有一点迷惘,他有些困惑,为什么感觉空气里的热度不一样了。

有什么东西倾泻在房间里,散发暧昧的味道。像清晨烘焙好的咖啡,铺在每一个角落,有很隐约的苦,掺在浓郁的热烈的香气里,让人嗅不清那一丝被按在表面下的暗流。

浴室里传来水声,雾气弥漫上了磨砂玻璃,隐隐可见叶修的轮廓。喻文州低下头,继续换着衣服,他的动作变得轻柔而缓慢,好像怕惊扰了什么。

在遥远的天与海的交界处,季节性的暖流温柔地抚摸过陆地的骨骼,季风忽然倒转吹拂,鱼群追随着洋流的踪迹游去。这里靠近赤道,常年水温偏高,是广袤碧波里最优美的一股,循环往复,周而复始,一年一年在岸边堆砌上泥沙,最终筑成完全不同的风貌。

在小小的暖流的推动下,喻文州眼里的世界仿佛也经过了流水作用,侵蚀、堆积,他逐渐看到那抹不存在于色谱上的颜色。

叶修洗完了,擦着头发出来,一边走一边对喻文州说:“我不小心把地板搞得有点湿,你等我去擦一下你再进,不要滑倒了。”

“嗯。你开一下空调,不要感冒。”

“知道了。左边的是洗发露,右边的是沐浴液,不要拿错了。”

“好的。”喻文州从善如流。

叶修想了想,似乎没什么要交代的了,就拿纸进去擦了擦地,出来趴在床上看杂志。那杂志还是从楼底下顺的,边边角角卷着,叶修也没在意。

喻文州提醒:“你吹了头发再趴着吧,这样很容易感冒的。”

“该说不愧是文州大大吗?活得真精致。”别人说这话也许有着意味不明的讽刺,而叶修只是纯然平静地这样说出来,只教喻文州微微笑了一下。

“活得精致没什么不好的,你偶尔也要注意一下。”说完他也没再管叶修,拎着东西去洗澡了。

叶修翻了几页,认命地爬起来去找吹风机。喻文州不会给出不对的建议,既然是对的,还是听了的好。

浴室里的水声又响起来,和叶修吹头发的声音夹杂在一起,分不清楚谁是谁的,被迫汇成了一组协奏曲。

叶修想,偶尔有这么一回能在比赛的间歇放松一下也不错。

TBC.

 

接下来要不要继续粉红泡泡呢……明明在正经发展着的你俩想干嘛(。


评论(9)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