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喻叶】我于何处丰沛你的温柔 26

原著向。前文清水,有R18情节前会标注。喻叶only,其他人全部友情向。前文客观描写中使用“叶修”一名,涉及其他人心理活动等使用“叶秋”一名。人物自我理解注意,比赛方面有私设。

26

众选手下台落座,虽然有安排座位,但互相换位置的也有不少,叶修就坐在那儿没动,凝神看谁家的小新秀跑上来。

第一个上场的是蓝雨的郑轩,这位选手所选职业是弹药专家,在第四赛季蓝雨出道的双核喻文州和黄少天的照耀下他显得非常没存在感,叶修也不由得感叹一句虽然他总觉得喻文州被低估了,但他还真算是比较显眼的。照理说,传统强队蓝雨的新选手会受到的关注要更多,但这一赛季有喻文州黄少天帮他挡着,也就没人在意他的状况了。弹药专家的话,百花把他排第一个意思就很清楚了。

果不出其然,郑轩点名挑战的就是百花的弹药专家第一人,张佳乐。叶修还在看,旁边一个声音插进来:“其实他自己不怎么想上场的,是我觉得打打也好。”

叶修诧异地回头,是喻文州:“你跑这儿干嘛?嘉世不资敌啊。”

“我们队没几个人了,聊会儿天。”喻文州很是坦然。

叶修越过喻文州的肩头一看,好嘛,还真是,黄少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郑轩在场上,老将也找认识的人聊去了。他旋即接受了这个设定,就着聊起来:“他怎么了?”

“他不是压力型选手,更适合打平稳的比赛。”

“哦,那还真够惨的。”

喻文州先说了郑轩的问题,叶修附和他了,他还要反咬一下:“也不能这么说,他不是不能打高强度比赛,只是不大适应。郑轩很有责任心的。”

“行行行你就会夸自己队员。小队长不错哦。”叶修半敷衍半玩笑地回。场上张佳乐很友好地慢慢打,郑轩打得不像喻文州说的那样温吞,还蛮认真的。

“蓝雨的队员都很努力。”

“谁不努力呢?”叶修笑了笑,又觉得这句好意不够,补上调笑,“以蓝雨队长喻文州为首,向蓝雨选手喻文州看齐。”

叶修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喻文州的勤奋在蓝雨里面也是突出了,也许正是这样他才能以身作则带着全队一起加油吧。

场上比赛很快结束,张佳乐很有风度地夸了后辈几句,郑轩感谢前辈的指导,一片和谐的气氛里下场了。接着又上来几个选手,叶修一直坐着优哉游哉看热闹。本赛季出色的新人很多,不是所有选手都愿意来参加新秀挑战赛,话说回来,全明星的新秀还要挑战别人也有些为难了,万一前辈输了,场面怎么收拾?

正这么想着,黄少天就精神十足地叫他了:“我要挑战嘉世战队的叶秋!”敬称都没加,跃跃欲试的,叶修头痛地上场,跟喻文州嘟囔一句:“你们少天就不能行行好放过我吗?”

叶修猫到他专属的小隔间里,隔空放话:“一天不打上房揭瓦,来决一死战吧少天大大。”

黄少天完全不惧:“来呀来呀来呀看我今天不把你打得抱头鼠窜!看剑看剑!看我的冰雨在你脸上胡乱地拍!看我开天辟地宇宙第一幻影无形剑!!!”这人居然还随口给自己招数起名儿的,叶修简直要笑出来了,他是真不喜欢和黄少天打,没见过这么多话的,光和他斗嘴皮子就能瘦三斤。俩人没把新秀挑战赛当新秀挑战赛来打,已经是胡话满天飞一点指点的意思都没有的掐架了。主持人一脸悲戚,这俩人谁他都管不住,给媒体输送素材已成定局。观众也很是高兴,挑战赛本来没什么爆点,气氛太和谐就没劲了,这场可不一样,没有尊老,没有爱幼,都拍着大腿叫好呢!

叶修料理掉黄少天,已经觉得脑子晕了,比赛强度丝毫不输正经的,他拿下来也不算容易,更何况对面那个是个废话发射机,抓住什么说什么,你根本不能仔细想。你想他的话你注意力就散了,而黄少天注意力可是高度集中的,被逮住打一波很可能直接送你下场。

叶修哀哀地下去,回头一看,呵,喻文州上去了。蓝雨男儿多奇志,新秀一下占了仨。不过这喻文州上去是要干嘛?早知道了他并不擅长个人赛,存心来自取其辱没什么必要吧?

叶修带着疑惑看喻文州要挑战谁。喻文州站在那儿笑得纯良无害,对全场观众说:“我是蓝雨的喻文州,我想挑战的是微草的王杰希前辈。”

叶修差点没绊倒,心想喻文州真的有勇气。说他单挑不太适合,他还选了个最难的来。喻文州手速是多少?王杰希手速有多少?喻文州跟得上王杰希那出神入化的变向吗?

王杰希上来是平平常常,但叶修觉得他也应该有些不解吧,王杰希本人才打第二年,照理也算新秀,喻文州和王杰希算是同年了,这时候还叫人家一声前辈,怪别扭的。

喻文州这就入座,进去就发了一个微笑给对方。他选择王杰希来打不是没有理由的。第一,王杰希已经是微草的固定守擂,而团战中两人的角色定位也导致接触不足,喻文州很难有和他正面对话的机会,要想了解一个强敌还是直接观察来得快一些;其次,王杰希本人的战斗风格非常诡谲,战术设计也有奇妙之处,和对上其他人不一样,喻文州要设计对他的陷阱不得不直接来打;最后,喻文州也没忘了当年嘉世对百花的那一场场下他们的对话,他还想在战场上真正和王杰希交手一次。

所以说,喻文州还真不是来玩的。

同理可证王杰希也不是来玩的。对上后辈就算了,这位可不能说是后辈,尽管喻文州嘴甜得还叫了一句敬称。刚上场王杰希就骑扫帚掠近,迎面打了个驱散粉。喻文州操作不忙,闪身避掉,没什么回敬,只是躲了。王杰希欺身向前,忽地高飞变向,那一刻的转向快到不可思议,观众还没反应过来为什么要变向,就看到喻文州的击魂术打了个空。

王杰希也在防着他呢!喻文州只是小试一下,没指望骗他一下移动就能中招,空掉技能立刻有了游走空间,把距离控制在自己的最佳施法距离。而这游走的空间,正是为逼王杰希躲那个击魂术而生生撕开的。若是王杰希没躲掉呢?那不是更好吗,中了攻击后续还能直接打掉一点血。喻文州这一下看似怎样都不亏,王杰希却也不让他捏着如意算盘,刚躲掉就又飞速变向回来,那扫把在空中咔咔咔地来回掉头,眼睛不好的都能看晕。

叶修在底下鼓起了掌。瞧瞧,喻文州这思路,王杰希这反应,精彩。他不惊讶两个人打得这么好看,王杰希那是向来打得好看的,喻文州呢,小心思颇多,自己都要掂量着怕被他坑了。叶修饶有兴趣地看台上两人斗法,心里起了好奇究竟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

王杰希的变向已经越来越快了,这里面有他为了避喻文州的陷阱被动的部分,也有决心让喻文州转晕的主动攻击的部分。他对付喻文州的办法是最容易想到的办法,就是让对方跟不上;但他在这办法里还有自己藏的钉子,骚扰从来没停过,就等着喻文州一个不察。喻文州也不落下风,他手确实跟不上王杰希,但是他的思路跟得上。不仅跟得上,还能抢出挖坑的空当,在两人周旋之际他被王杰希啪啪啪当头拍掉了半管子血,但他一旦控制得手王杰希也得疼上一阵。一个公认的魔术师打一个公认的手残,节奏竟然如此快,在这么快的节奏里,那个手残还在跟,这就很令人惊奇了。

叶修看了看,遗憾地摇头:“文州真厉害,可惜手速还是限制了。”他觉着这局喻文州做得很好,但是还是要输。王杰希不是那么好骗的,他自己不声不响不代表他不重视喻文州。和普遍印象不一样,王杰希一直是不会低估别人的。

最后的结果也和叶修想得一样,喻文州笑着感谢王杰希指教,王杰希礼貌回他“没有指教”,和平下场。

喻文州这一回来还坐到叶修旁边,叶修立刻挤兑他:“你怎么总是跑来蹭嘉世的座位?我们嘉世板凳满了不收人了啊。”

喻文州甩甩手,没理叶修的垃圾话:“王队很强。真累啊……”

“稀奇了,你还承认他强。你也很强的,别妄自菲薄。”

喻文州乜斜他一眼:“我一直对自己认知很清楚啊。”

叶修不知怎地就心软了,喻文州这样像条知道自己没有爪牙仍然尽力盘旋扼杀对手的小蛇,无辜地吐着鲜红的信子,一点不值得垂怜偏偏又让人涌上莫名其妙的偏爱。他就这心念一动就溜出来一句:“辛苦了,我给你做个手操?”

说完叶修简直想打自己一巴掌,说了几百遍了喻文州不是他的后辈没必要这么惯着他,到头来还是惯着了。

喻文州笑眯眯递手:“那就麻烦叶神了。”

嘴上甜真要命啊。

TBC.

 

强行加喻蛇蛇私心(被揍)。今天至少还有一更。


评论(9)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