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喻叶】我于何处丰沛你的温柔 27

原著向。前文清水,有R18情节前会标注。喻叶only,其他人全部友情向。前文客观描写中使用“叶修”一名,涉及其他人心理活动等使用“叶秋”一名。人物自我理解注意,比赛方面有私设。

27

叶修虽说有些后悔,说了还是做得认真的。他把喻文州的手拿起来放到腿上,先执起来一只按揉关节。这一套他已经做得熟练,是嘉世的手操。各战队拿来教选手的手操不太一样,基本动作还是都有。喻文州看着叶修认真地帮他按关节,蜷起来揉捏又伸展抚摸,视线不由自主地黏上叶修的手。

那是一双很好看的手。他还没专心专意地观察过这双手,它们的线条美得过分了,如削葱根,静脉微微凸起来,青蓝色的筋脉隔着一层菲薄的皮肤静静流动。喻文州想,叶修必定是很爱惜这双手的,他也许在无数个出征的前夜温柔按压过它,也许太累了的时候还会把他搁在键盘鼠标边休息。叶修对自己身体的其他部分都没有自觉,仿若那只是他的容器,只是名为“叶秋”的装着他不凡灵魂的碗盏,至于美或不美、骨肉匀停还是瘦骨嶙嶙都与他无关。唯有这双手,是他和世界连接的触点,是他的刀刃,是他的传感器。它被精心呵护,却不是作为一件易碎的瓷器使用,而是作为一种杀敌的道具。

这件杀敌的道具正包裹着自己的手,极度耐心又极度小心地抚摩过每一处。一种奇怪的感觉正从喻文州心底升起:他想逃离这股温柔,又被它俘获而动弹不得。喻文州只能盯着叶修按完了这只又去拿那只,被放下的这只手取回的时候已经不是喻文州的了,它连接了叶修又断开,它发着高热,它说不明白为什么它和腕骨挨得如此紧密。

叶修给喻文州按完,又拉着放回喻文州的膝盖上,给他摆了个小学生听课的姿势,然后自己乐了。

喻文州试着动了动手指,确认它们还能听从自己的指挥,然后说了句“谢谢前辈。”这次没有邀请时的故意调侃之意了,认真得叶修都奇怪地看他一眼。

两个人这边按了半天,新秀挑战赛也结束了,叶修随口说了句:“哟,这就完啦,之后还有东西吗?”

喻文州答他:“应该还有些表演的东西吧,不太清楚。”

叶修“啧”了一声,说:“那我先失陪一会儿哈,不跟你聊了。”

喻文州看叶修骤然站起来,短暂失语,不知道他要去做什么,也没有挽留的立场,只好搬回蓝雨那边坐了。刚落座就被黄少天蹭上来:“你跟叶秋坐干什么呢?小心他花言巧语!”

喻文州心想他又不是诈骗犯,就算真诈骗了自己能上当么。他回了一句“聊聊天而已”就打算轻松揭过话题。黄少天却四处张望了下,问喻文州:“他跑哪儿去了?不见人影的。苏沐橙好像也不见了?嗳你说,”黄少天怼了喻文州胳膊一下,“他俩是不是在谈恋爱啊?”

喻文州扬起半边眉毛,有什么东西落在胃里,有什么东西从喉咙升上来:“你听谁说的?”

黄少天挤眉弄眼:“不都那么说嘛。”

喻文州的手抓紧座椅扶手:“你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个了?想这么多还不如想想怎么赢叶秋。你喜欢苏沐橙?”

黄少天扁嘴:“不是啊,我就随便问问你干嘛。”之后他也不和喻文州继续讨论了,继续和另一边的队友对场上的情况做实时转播。喻文州没说话,笑意浅浅地看着台上表演,心思却都不在这里,叶修突然出去了,他还百思不得其解叶修是要做什么。但是回头来想,他也不用在乎叶修吧,他一直都是那么个善于掩藏事情的人,探究过多只会浪费精力。喻文州定了定神,把叶修那些不得而知的神秘从脑海里删除。

不一会儿散场了,叶修还是没回来,喻文州跟着蓝雨的人往外走,这段路上收了一堆见缝插针的问题,记者把握好机会问了些无可无不可的东西,点到即止,也没造成太大麻烦。喻文州就这么穿过记者的区域从选手通道走了,这会儿选手们三三两两混在一起做最后的谈天,王杰希在前面和邓复升聊B市最近的封道,旁边苏沐橙和楚云秀在讨论最新上的电视剧。

嗯?苏沐橙?喻文州思路被打断,他近乎愕然地看了一圈儿,叶修还是不在。尽管他觉得很大可能是他直接扔下其他人先走了,但是万一他遇到什么事儿了呢?

二十多岁的大男人,能遇上什么事儿啊?喻文州跟黄少天说了声他落下了东西等会儿过去,就折返回去,打算先在场馆里找找。叶修不是没有自理能力,但是比起到了房间发现叶修没在再返回来找,还不如现在这么做经济实惠一些。喻文州还没开始找,意识到了一个很麻烦的问题,叶修可以随便乱跑,反正没人认识他,但自己不能随便乱跑啊,这地方都是荣耀粉丝,被哪个缠住了都不是好摆脱的。

他先在后台转了一圈儿,又问了下工作人员,哪哪儿都见不着,觉得这行动真是失败极了,只好先去个卫生间回去再看。

上天眷顾喻文州,就在他往卫生间走的这当儿,他猝不及防看见了一个认真读指示牌的叶修。喻文州被生劈在原地,反应过来赶紧过去拍了下叶修——他不敢直接叫他名字引人过来——叶修被吓了一跳,扶着心脏说:“喻文州你吓死我,手法像拐卖犯似的。”

喻文州言:“不用拐卖你自己就丢了吧。”一针见血,叶修哪应该有闲心在这儿读路牌,八成是找不着路了,也不知道他荣耀里的方向感都去哪儿了。

“还得感谢你捡我回去。”叶修没个害臊的,果断抛弃路牌跟着喻文州走了。俩人七拐八拐,终于从场馆大冒险里逃出来了。喻文州眼看着叶修跟他们队会合才转身跟上了蓝雨,这要再丢一次可省心了,叶修就在这场馆里面睡吧,别等着他来捞了。

回了酒店,叶修乖乖待在房间里打游戏,喻文州靠过去,闻到一股子淡淡的烟味,这味道在面积偏小的酒店房间里格外浓烈,比刚刚的存在感强了很多。他问:“你抽烟了?”

“嗯,啊,对我忘了换衣服,不好意思啊。”叶修马上找了件新的跑到卫生间换,喻文州皱了皱眉,他其实不是嫌弃叶修的意思,也不知道对方误会没有。他只是突然明白了叶修离场是去干嘛了,应该也没做违法乱纪的事,就是找了下卫生间解了把烟瘾,结果回不来了。

这哪像一个成年人能干出来的事儿啊?喻文州等着叶修出来,才想起来自己还没上卫生间呢,去捞了一把迷路叶修把这茬都忘了。

两个人总算歇息下,喻文州看叶修打游戏,不是拿电脑打荣耀,是用游戏机打一个最近很火的单机。喻文州瞄了一眼,不确定叶修让不让他看,叶修倒还注意到了他的一眼,拍拍旁边的床,说:“想看就过来看。”喻文州就凑过去了,叶修在这个游戏的操作也很漂亮,没一步行差踏错。喻文州还在看着,叶修一边打一边和他聊:“我不止荣耀厉害哦,我打游戏都还挺好的。”喻文州不想附和,但想起挑战赛上叶修还夸了他,就勉强同意了一下,随后觉得这举动有些好笑,问他:“咱俩这算什么?商业互吹?”

“没有啊,真情实感。”叶修过了一个小关,开始对剧情点点点,这个场景是一个复杂的地铁站,叶修要找到地方,转来转去还没看到,喻文州忍不住提醒:“左拐,旁边。”

“哦谢了。”叶修终于找到那地方,喻文州啧啧称奇:“没想到你真的方向感这么差,那荣耀里你怎么转得明白的?”

“那能一样吗,你不觉得这种设计很奇怪的封闭室内结构很莫名其妙吗?”

“不觉得。你实话和我说,你小时候在超市迷过路没有?”

叶修停下来想了下:“应该没有吧。有也是我弟。”

喻文州真来兴趣了:“你还有弟弟?”

“很奇怪吗?”叶修觉得这问题很没价值,“我就不能有弟弟啦。改天给你看。”

喻文州知道,这叶修说改天,那就是这辈子都不一定了。别想着他还能在这问题上做出什么承诺,这也就是话赶话说到了,叶修随便搪塞一句。喻文州觉得这边还是别多说了为妙,他很敏感地觉察叶修并不喜欢提到家人的话题。

TBC.

 

第二更~应该没有下一更了今天。这场全明星写得比我想得还长……估计还得有一段才能完,下面有一个比较重要的转折。


评论(12)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