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喻叶】我于何处丰沛你的温柔 28

原著向。前文清水,有R18情节前会标注。喻叶only,其他人全部友情向。前文客观描写中使用“叶修”一名,涉及其他人心理活动等使用“叶秋”一名。人物自我理解注意,比赛方面有私设。

28

喻文州看叶修打了一会儿游戏,正好把这一关打完,叶修就关掉不玩了。喻文州问他:“要睡了吗?”叶修摇头:“太早了,我睡不着。”

“那你……”喻文州还没说完,叶修已经敏捷地下床,一边套拖鞋一边问:“喻文州你吃不吃夜宵?”

喻文州愣了一下。他没有吃夜宵的习惯,在家的时候他妈妈就很关心调理他的身体,他也把这种自律带到了职业生活里。但是想想叶修会吃夜宵他也不意外,看他的作息节律就不是很好,没准儿半夜抢完BOSS想吃就吃了。叶修见他老不回应,自作主张地“那我就当你吃了啊”拎着房卡就出门了。

过了一会儿,叶修拎着一兜子食盒回来,打开来菜色缤纷,每样的量都不多,叶修拆了筷子递给喻文州:“我听说你们那边喜欢这么吃哈,叫什么,小而精?”

喻文州还是接过来,心想就陪他吃一点吧:“那是日本。”

“离得不远。我们就不这么吃。”叶修没再发散,摆开来盒子,有茉莉花炒鸡蛋、炸洋芋、饵丝、乳扇等凡几品,都是K市当地的特色菜,叶修先夹了乳扇,“我还没吃过本地菜,不知道好不好吃。”

刚说完他露出一副很痛苦的表情,喻文州不忍心:“本来想提醒你一下的……”

叶修好容易咽下去,吐出一截舌头,眼睛眯起来:“你早说啊,这不是乳制品吗,为什么是这个味道啊?”

叶修接下来挑东西就很小心了,看喻文州动筷他才敢夹,把喻文州弄得哭笑不得,最后两个人还是吃完了几盒。这时候已经很晚,叶修就要洗漱睡觉,又被喻文州折腾去走了几个来回,要消化消化。叶修好不情愿才运动完,俩人又关灯睡了。

今天好似没做什么,但他们都打了很耗心神的比赛,晕晕沉沉没一会儿就入了梦乡。叶修在彻底昏眠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下次和喻文州吃饭就叫他点菜吧。

 

全明星周末次日的活动对职业选手来说是最轻松的,也是比较有趣的。这一天将安排现场观众和选手互动参与活动,如果说平时是田径运动会,那这天就是趣味运动会,一些选手热情很高。

这次的活动也十分吸引眼球,名为“踏雪寻梅”,起名风雅,让人怀疑百花是不是打定主意一定强扯一波本队。实际上这个游戏规则很简单,就是两人一组,其中一位选手的视角将是全程黑屏,而另一位选手只能提示队友不能操作,两人合作,让黑屏选手顺利通过一条只有几个落点的曲折道路到达终点。这雪便是选手落点的雪,梅就是终点的梅了。这个游戏显然主要依赖两个人的默契,对有固定搭档的战队十分有利,然而在职业的选择上也要慎重,如果是辅助类的角色并不适合上场踏雪,这样不仅可能缺少通过路途的技能,也更容易被人打掉。没有错,这种游戏向来是不会规规矩矩来的,荣耀最基本的还是战斗,如果你能把其他人都挤下落点,那你不用动也赢了。

这个活动选择了百花、蓝雨和嘉世三支拥有出名搭档的战队参加,霸图未入选则是由于张新杰是个牧师。百花主场还是渴望看到双花杀遍其他战队的人更多,张佳乐笑着和全场的观众挥手,对着主持人的话筒说:“肯定凯旋而归!等着我们吧!”蓝雨很给主场面子,喻文州抢在黄少天之前说了句“我们也会尽力的”,而苏沐橙单单一个人站在场上却丝毫没有惧意,笑着对观众说:“嘉世会赢的。”主持人抽好幸运观众,这一伙人就站上了比赛台。

叶修和苏沐橙商量:“你上还是我上?”苏沐橙爽快答:“你上吧!我给你提示。”叶修犹豫了一下,他觉得苏沐橙的火力在这个游戏上也颇为有用,但是思量再三还是自己上了,反正不管什么情况他都有信心应对。其他的几组也选好了上场角色,各把角色拿出来一看,嘉世是一叶之秋,蓝雨是索克萨尔,百花是百花缭乱,观众那边一个是魔道学者,一个是魔剑士,还有一个是神枪手,选择都各有各的理由。但是叶修想,如果觉得这游戏是远程的胜利那就错了,在黑屏的状况下能准确击中的远程可不多。

进入游戏就是一片黑屏,耳边只能听到苏沐橙的声音:“准备好了吗?要开始了哦。”叶修回她一个“开始吧”,就操作很稳地上了。苏沐橙只提示方向,叶修落的速度很快,他对距离和方位的把握即使在没有视角的情况下也依旧精准。没行几步听到观众席那边一片惋惜声,主持人的解说让他知道那位神枪手已经一个不小心掉下去了。看来就算没有干扰,要通过也是有一定的难度。

叶修正在行着,就听到不同寻常的风声,与此同时苏沐橙很快提醒他:“8点钟张佳乐僵直!”叶修马上一个操作,在保持自己站位的情况下躲开。叶修一边跳到下一个落点一边说:“张佳乐你很嚣张啊?”僵直的动静大出膛慢,叶修想躲过还是比较轻松。他那句还没说完就跳到下一个点了,要是谁想听声辨位也只能扑个空。

叶修马上又切同队语音:“沐橙,周围有人能打吗?”叶修不想规矩玩几段跳了,他想兴风作浪主动出击一波。这里不用考虑攻击的杀伤,只需要考虑位移就行,叶修感到很愉快。苏沐橙迅速告诉他:“10点钟方向喻文州。”

叶修很高兴,来吧,就让我终结你的旅途。他立即调整站位,辅助跳跃,一个落花掌过去,暗暗希望直接把喻文州打个趔趄才好呢。

“哎呀,没打中。”苏沐橙遗憾道,随即更紧张了,“混乱之雨!”

叶修心想,好你个喻文州,阴险太阴险!混乱之雨是个需要吟唱的技能,谁信他不是就在这等着别人上钩?叶修开始惊险跳跃,总算擦边把这个技能躲过去了;那边在黄少天的指示下喻文州似乎把剑客的凶猛都带上了,操纵术不带打折地奔过来。叶修全神贯注地听着苏沐橙的指示,他的眼前什么都没有,但他的脑海里已经映出了索克萨尔紫黑色的法袍猎猎舞动的衣角。

叶修和喻文州短兵相接。两个人眼前都是漆黑一片,两个人心里都是千萦万绕。他们在指示下打得不免慢了一拍,但是在这样的慢里他们仍旧交上了手,这时候没有手速的差别,只有眼前路线的规划,两个人都中了对方的不少攻击,但谁也没有掉下去。场下的观众们已经被这场面吸引,发出兴奋的呼声。而叶修的耳朵里,喻文州的耳朵里,除了他们搭档的指令,只有徐徐的风音穿过袖角穿过鬓发,仿佛呼吸都清晰可闻。

在这阖局的黑暗里,他们彼此都产生了一点微妙的不适应。此前还从来没有哪个对手是看不到的,他们盲着眼独搏,不知道是在和自己打斗还是和对方打斗,每一击都落不到实处,自己的感官被剥夺,被浸入对方的攻击带来的每一丝变化里。

叶修吞咽了一口,他感到很渴,兴奋的战栗流过他的四肢百骸。他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快了起来,他专心专意地对付着难缠的对手,直到耳边不合时宜的提示传来,才猛然惊醒自己身在何处。

苏沐橙有点焦急:“别打了,张佳乐都快到了。”

两个人同时停下攻击,没有再浪费时间,转头去追张佳乐去了。这场无疾而终的打斗让场下叹息,怎么就没分出个胜负来呢?

最后在喻文州和叶修的持续干扰下他们把张佳乐联手干掉了,在对方离终点只有两步的时候。叶修很狡猾地提前找了一个合适的位置,比喻文州稍稍快了那么一点登上彼岸。

TBC.

 

大家有没有听过吊桥效应,就是那样啦!


评论(9)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