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喻叶】我于何处丰沛你的温柔 32

原著向。前文清水,有R18情节前会标注。喻叶only,其他人全部友情向。前文客观描写中使用“叶修”一名,涉及其他人心理活动等使用“叶秋”一名。人物自我理解注意,比赛方面有私设。

32

喻文州从角落走出来,接过那只话筒,和叶修站到一起去。他侧头问了下:“要原唱吗?”

叶修很爽快:“随你。反正我就是绿叶,衬托你这朵红花的。你可好好唱啊!”明明是他请别人唱,他还要求人家好好唱。喻文州敛了敛眼,伸手把原唱按掉了。前奏的声音响起,叶修不知道从哪里进才好,就盯着喻文州看。

喻文州被盯着也没有不好意思,音乐开始他就沉浸到歌曲里了一般,叶修瞧着还有几分悠然自得的意味。他一只手握着话筒,另一只手就自然垂着,约莫在心里数着拍子,等那个开始的音节。

这首歌的起点非常难以把握,转音提起的时候有种故作的漫不经心。喻文州就着伴奏吐出那一句“My life is brilliant”,叶修就放弃跟着喻文州唱了,只能做出和声应和。喻文州唱歌的时候很认真,英文发音不利落也不黏连,像是随口说出的词句,却又含着别样的深情。他的眼睛里盛着屏幕明明暗暗的光,却没有在看屏幕的内容,仿佛只是在街头遇见的流浪歌手,背着一把吉他,唱着你不明白的哀愁。

叶修从后面跟上为他伴唱,语调轻盈,像捉不住的飞鸟或者蝴蝶。他的声音扑上来蒙蔽你的睫羽,蜻蜓点水就离开。如果说喻文州是稳定燃烧的火焰,叶修的伴奏就是缭绕升腾的轻烟。他们两者彼此并不重叠,各自为政地响着,不曾有交汇的余地。喻文州没有看叶修,叶修也不再看喻文州,他们一人握了一支话筒,像茫茫冰海里两座孤岛,发出寂寞而又统一的频率。而他们之间没有桥。

“She smiled at me on the subway”听起来平平淡淡,但是有什么没有说出口,地铁上匆匆抬头,她笑得含蓄,倏忽撞进谁的眼眶。包厢里安静下来,苏沐橙坐在沙发上,拿着杯子看唱歌的两个人,他们似乎已经远去,和这前一刻还在喧嚣拼酒的人群格格不入。黄少天愣愣地看着台前的两人,嘴里无意识地嘟囔着:“卧槽这俩人居然唱得挺好为什么之前都没有唱过,这是什么情况入戏了吗……”其他人也有些惊讶,他们唱起来以后,包厢的温度似乎低下去了,音量也低下去了,唯恐惊扰入梦的心神。

唱到副歌部分,叶修和喻文州同时转头对视了一下。喻文州的眼睛里有蒙蒙的涌起来又泛过去的情绪,是黎明前的深海,他看不清喻文州想表达什么,只能知道他看着自己,又像看着别人,音调被沉在海里,想开口就不能呼吸。叶修觉得刚才那杯的酒劲儿上来了,他看到的喻文州也不是喻文州了,他们分裂重合,一个喻文州跑过来把话筒使劲塞到他的手中,另一个喻文州在朝他说着什么,嘴巴一张一合,看不清他的口型。海里的鱼在吐着泡泡,叶修晕晕地想。他不知道自己哼着哼着跟上了没有,但是喻文州一直在看他,没有像歌曲开头一样自顾自唱,而是把他装在眼睛里唱。那么我也必须看着他才行。叶修就睁大眼睛要把喻文州整个装在视线里。他太庞大了,他挤占了全部的视觉细胞,光的桅杆在神经里升升降降,喻文州是无数个光点吞噬着他的反应。

叶修的声音踩到了实处,他飞倦了,要停下来歇息。他落到喻文州的汪洋里,他们不再挣扎着向对方吹着无人回应的哨子,他们的孤岛慢慢靠近,他们的声音融到一起。歌词唱着,他曾在人潮拥挤处看到她的脸。喻文州想,他在无人之境看到叶修。对方的身后是无穷的帷幕和布景,为他尽职尽责地扮演配角,啤酒、玻璃杯、茶几、手机上闪亮的挂坠、队服、喝多了的人、安静坐着的人,一切都变成了铺在餐桌上的布料。而叶修在桌子的正中央,对着他笑。

叶修开始走调。他也许是醉了一些,不知道是因为那杯酒,还是因为昏暗的灯光。他坚持着唱完,到最后声音都放飞了,曳出长长的余音,而后戛然而止。叶修停下来之后,又看了喻文州几秒,才转过去把自己摔到沙发里,举起话筒对苏沐橙说:“我尽力了。”

喻文州把话筒放下来,切了歌,身后放着什么曲子都不重要,这首已经过去,下首与他无关。他走过去,在离叶修几步的地方站定。苏沐橙抬头,对他恳求地问:“他好像有些醉了,还是先回去休息?”

叶修摇摇头:“那你一会儿怎么回去,我等你。”

苏沐橙有些急:“你怎么还想着我怎么回去呀,倒是你怎么回去呀。我和云秀跟着黄少他们回去就好了,不会出事的。你快点休息一下吧。”

叶修迟钝地去看了看黄少天,对方听到苏沐橙的话,对叶修点头:“放心把苏妹子交给我们,肯定安全带到!你也是的,我记得你没喝多少啊,这就不行了,还是回去休息吧,下次别喝了,知道自己的量就别逞能啊!”

叶修这时候还有力气回他:“我也没逞能啊,不是张佳乐干的吗?”

喻文州眼见叶修是真的有些醉了,但这醉的程度还维持在能控制自己言行的程度,也没过去扶叶修,只是和众人道了别,说先送叶修回去,接下来失陪了。其他人哪里还拦,喻文州这和叶修一间房间,也省得别人瞎添乱。别说喻文州这么有分寸,这种事他处理起来应该也得当。

喻文州跟在叶修后面出了包厢,他怕叶修哪下踩空,跟得很紧,就在叶修肘边半步。但是他又觉得叶修还能自己走,现在上赶着去搀扶不太合适。叶修倒是很舒服,招了招手:“文州,我们走。大家拜拜啊。文州看路。”

这人怎么总是替别人担心些根本不需要担心的事情,自己也不看着点。喻文州无奈地跟好,就当是和喝醉的人不要计较好了。

他们出了KTV,被冷风吹得心都一颤,街上不知什么时候飘起了极薄的雪,孑然地落下,未等和大地缠绵就融化。路灯亮着,街边人不多,喻文州指引着叶修走到路边,担心他直接走过去还拉了一下叶修的袖子,结果对方很乖地就不动了。喻文州叫车,回头看叶修就保持着那个姿势待在那儿真的没有动。如果比赛的时候他也这么乖就好了,喻文州做着不可能的猜想,招下来一辆出租,把叶修塞进去,对司机说了地点。

他们不多久就到了酒店,这是百花订房的最后一晚,全明星赛业已结束,前台还认得这俩迫不得已拼床的大男人,急急忙忙说已经有空房了,要不要改一下去住,还升级了房型。喻文州看了看叶修,苦笑着拒绝了前台的好意。这都是最后一晚上了,搬不搬也无所谓了,何况叶修还醉着,指不定出什么事情,还是看一下好一点。

叶修没任何醉鬼的窘态,安安静静就跟着喻文州到了房间。喻文州刷房卡的时候他才来了劲,一脸难受地拽了喻文州的衣服,说:“我想吐。”

喻文州吓得一激灵,赶紧拧了门,把叶修推进去,解了外衣,顺便把叶修的外衣也脱掉了挂在衣帽架上。这房间门口离卫生间近,喻文州觉着总算得救了,带着叶修就拉卫生间的门,好声好气哄:“坚持下我们到了。”

叶修点头,然后“哇”地全吐了出来。

喻文州在前面扶着他,这会儿被吐了个干净,叶修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衣服也脏了一大片。喻文州想,叶修掐点儿够准的,不管是在比赛里还是现在。正放了心,叶修就给他来这一出。

吐吧吐吧,吐干净就舒服了。喻文州不想和醉了的叶修计较,认命地带他进了卫生间,按亮灯光,洗湿了毛巾准备给叶修擦脸。

TBC.

 

前天收拾行李昨天到家都没有更,我又惭愧地上来冒泡了。意识流调情。


评论(9)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