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喻叶】我于何处丰沛你的温柔 33

原著向。前文清水,有R18情节前会标注。喻叶only,其他人全部友情向。前文客观描写中使用“叶修”一名,涉及其他人心理活动等使用“叶秋”一名。人物自我理解注意,比赛方面有私设。

*本章OOC瞩目,请慎点

*有暗示描写

33

叶修自己吐过一阵之后神智回笼了些,一手扶着墙,一手按着额头,半晌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已经吐完了。他朝前走了两步,看到喻文州在洗毛巾,身上还有点点污渍。叶修有些过意不去,上前要接过来毛巾自己弄,喻文州可不敢再让他自理了,胳膊一挡阻却了叶修的手,像幼师给小朋友擦脸一样把毛巾糊了上去。

叶修被按了一脸,毛巾热热的,还有着洗剂的味道。透过毛巾还能感受到晕染的黄光,亮得很舒服。喻文州抹了两把,力道不轻不重,叶修的皮肤被抻开又恢复,他感觉自己清醒了些,伸手想把毛巾取下来,正好抓住了喻文州的手臂。对方很轻地说了句“别乱动”,但还是把毛巾取下来了。他回头去洗毛巾,叶修就看着喻文州洗,水声哗哗里他突然来了句“对不起”。喻文州没听清,把水龙头拧上,疑问地瞥他一眼,叶修却不再说了,安静等他把毛巾挂上,然后换衣服。

已经是晚上,明天一早就要乘机回战队,衣服也没办法洗。但继续穿着显然超出了能忍受的范围,叶修自己动手把毛衣脱了,衣服很厚,在头顶和手臂难解难分,眼睛蒙在毛衣里看不见。喻文州走过去帮他脱,从毛衣的底部往上拔,把叶修的脑袋解救了出来。他里面只穿了一件白衬衫,被毛衣摩擦带起了遮不住腰,留着一截儿凹下去的腰线,生生地扎进眼睛里,在温暖的黄光里涂匀了颜色,只反射出微微的白。

叶修的头发乱着,他把毛衣放到洗衣篮里,抻了抻衬衫,看到喻文州还没换,催促他赶紧换掉,明天再想法儿。喻文州沉默着从边上拿了两套浴袍过来,准备对付着用了。叶修很赞赏这个想法,接过来搭着,就地要换了一身。

还没等换,喻文州那边也脱了衣服,叶修偶而回头瞥见,就见到他一身白晃晃,站在那儿垂首放上衣。这人换衣服换得很快,自己还没剥干净对方已经利索地脱一半儿了。他猛然想起他们同住的第一晚,他无意识地盯着喻文州换衣服,那时的他也是这么利落吗?他不能想,一想起来,满眼满脑子都是那日和现在看到的风景了。

叶修还在醉意半分的余韵里,想着事情手下就没了动作,只顾着看喻文州,拼命要想出点什么来。喻文州抬起头就看到叶修又用那种灵魂出窍的看法凝视着他,卫生间的空间实在太小了,他开始觉得有些局促,想和叶修说不要再看了,又仿若舍不得说,他的视线触到叶修的视线就黏住了无法挣脱。他们今晚上不是第一次对视了,上一次的记忆还很清楚,这一次的似乎更无法逃离。四周连背景板都没有了,喻文州只觉得喉咙里泛起一阵难以缓解的干渴。

“快换了衣服吧,我帮你叫汤来醒醒酒。你醉得不浅。”

叶修伸手去解衬衫的纽扣,眼睛还看着喻文州,突然地打断了喻文州的话:“你有没有觉得很奇怪?”

“哪里奇怪?”

“我好像真的喝断片了。”

喻文州都要捺不住附和了,但是他的话没说出口。

叶修就着那个衣裳半解的样子朝他靠了一步,脸离得很近,对他吐了一句带着酒气的话:“我现在想亲你。”

喻文州的脑海轰然炸开,他的表情和动作还维持着那份冷静,但已经不知道怎样思考了,他没法考虑这句话的意义,他甚至无法告诉自己叶修是在耍酒疯。这个时候他才回过味儿来,他不想叶修现在是醉着的。他心底那点儿微妙的不情愿存在感越来越强,他甚至有些委屈了。为什么要说这种话,为什么是在这个时候说这种话?叶修是什么意思?这是某种另类的垃圾话,还是他又挖了什么坑给自己跳?

可是他看到叶修的表情,又心软了半分。叶修现在没有攻击性,他努力按着自己要反击的心情,说服自己宽容地接纳这句上下都没有着落的话。那话悬空着没有人接,叶修也没有强迫他接的意思。

喻文州打算把叶修直接按进被子不要管了,他想离开这个逼仄狭小让他无法应对的空间。叶修要是醒着的,他有无数话能接上,有无数套连招可以一气呵成地打完。可是叶修真的清醒吗?他的眼瞳那么亮,可是也许明天一早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喻文州想拉开叶修先出去再说,但是他的手刚刚抵达叶修的皮肤就被叶修一把反手抓住了,对方笑得像狐狸抓住了兔子,又像困惑这只兔子怎么自己撞上来了。叶修问:“要亲吗?”他看起来很快活,不知道这邀请有什么引申含义的样子,理直气壮地说着他喜欢糖果他要吃糖果。但是这世界上真的有能任你予取予求的糖吗?

喻文州猛地拉下了叶修的领子,没有一丝停顿地倾身上去亲了叶修。这个吻带着一些埋怨和恼怒,是对叶修无理取闹的回应;而他亲得又很畅快,像多年封闭的窗户终于渡进去一点儿活气。

叶修顺利地接受了这个吻,但开头还是有点难捱,喻文州亲得太急太快了,他的呼吸被堵在口腔里,几乎有些缺氧。他伸出舌头追逐喻文州的舌头,把那条湿湿软软的肉送进对方口中想肆意翻搅一番。而喻文州毫不客气,照单全收,还把他那条天真的舌头逮住了打压了半天,可怜兮兮的舌头不敢再造次,只能在对方的粘膜上小小地舔一遍。

喻文州一开始亲了几乎是报复心理了,回过神觉得这太不对了,怎么能任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呢?他想撤回来,又流连着想多亲一会儿。他半个身子沉在这个吻里,半个身子要走,喻文州终于不能忽略内心那屡次的异样了。不管他对叶修是什么感觉,现在他无疑就想亲叶修,不仅想亲,还想做点别的。这是一个普通的成年男子的反应吗?难道叶修先撩他,他就没有别的选项了?喻文州分出思维想这档子事,越想越觉得心惊。他还分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感受,只能辨明所有情绪里最鲜红的那一根引线。炸弹要限期爆炸了,他却没工夫去拆,他知道必须在爆炸之前离开,做好防护措施,以后再也不靠近。但是他争分夺秒要享受爆炸前最后的缠绵。一定有什么是没办法抵抗的,喻文州想。

叶修闭着眼睛享受他的亲吻,一时半会儿似乎都反应不了自己干嘛了的样子。喻文州想狠心把他甩开,想把他摇醒,但是那样会无法挽回的吧?假如不加以阻止,引爆也只是时间问题。但喻文州不想现在就打碎那层已经几近于无的玻璃罩子。

今晚是个危险的夜晚,然而有一点安全。

这是他们的最后一晚,无论如何,明天就会分别。隔空遥对的话,心情总不能是量子纠缠的吧。

理智之下要立即停止,起码等自己能想清楚再继续。但是叶修不肯放过他,喻文州把叶修扯开,他还要不满意地哼哼两声。喻文州真想把叶修打晕算了,他很少有这样暴戾的冲动,从来没有什么能掀起他内心流水的浪潮。然而这算什么?一个醉酒的人,就想随心所欲不用负责了吗?喻文州不想要这样的随意。

虽然他知道不是叶修的错。

喻文州把叶修强行带到了床上,本来以为叶修会赖着不走,结果叶修走得很愉快,自己脱鞋上床,然后把自己的衬衫彻底扒干净了。喻文州又有点要恼怒起来的感觉,这一晚上叶修一直和他对着干,他在努力挽救可能已经要碎了的关系,但是叶修唯恐天下不乱就要可劲儿糟蹋。叶修不是他所看到的那样软,他这种强势是一意孤行的,叶修决定了要把喻文州办了,他就一定要朝着这个方向做,不管是若有若无的挑逗还是不理劝告的坚持,都是他强势的一种罢了。叶修有很多套战术对付人,就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使劲下套儿,这是赤裸裸的诱敌深入。喻文州真想对他说,没有人能中这种简单至极的圈套的。身为战术选手的喻文州更不是吃素的,难道指望这点就能把自己攻下?他打定主意不要理叶修,但是叶修比他还要坚定,他转瞬之间把自己的衣物都扔到地上了,生龙活虎地扑上来,亲昵地舔喻文州耳后的皮肤。

战术大师叶修擅长将计就计,山不来就我,我去就山。他突然过来,喻文州被舔得起了反应,终于落到了叶修的陷阱里,他不想再周旋了,他只想近身打爆眼前这个怎样都不老实的对手。

喻文州将叶修按到床上,眼瞳里燃烧着危险明丽的光火,叼起叶修脖颈上的一块肌肤,慢慢地舔舐吮咬。

这里靠近动脉,一不小心就要出事,但是他现在只想拿住叶修的弱点。即使叶修在这个时刻依然没有一点脆弱的地方可以把握。

TBC.

 

估计是全篇OOC了,抱歉…写得不是很轻松,还是想写清醒叶的正常反应,这个怎么写都觉得怪怪的,但他要是清醒根本不会亲(。

题外话:B萌明天投票请带叶修,果果,沐沐,唐柔,包子!如果可以也带带被偷票的时秒mm吧!昨天打得特别艰难,请一定不要放松!


评论(16)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