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喻叶】我于何处丰沛你的温柔 36

原著向。前文清水,有R18情节前会标注。喻叶only,其他人全部友情向。前文客观描写中使用“叶修”一名,涉及其他人心理活动等使用“叶秋”一名。人物自我理解注意,比赛方面有私设。


36

喻文州睁开眼睛的时候叶修已经不在床边了。昨晚是叶修醉了,按理应该是叶修起得晚,今天他却一反常态比喻文州醒得还早。喻文州不知道这说明了什么,是叶修适应不良还是本能反应。他坐起来安静地待了一会儿等着自己完全清醒,然后掀被下床去洗漱。叶修如果不是完全把他扔下去吃早饭,应该就能看到。

果然叶修正对着洗手池吐出一大口白沫,他低着头,喻文州看不到表情,想了想还是没出声。叶修漱完口,从镜子里瞄到喻文州,对他很平常地笑了一下。一时间喻文州都要以为昨晚种种皆是虚梦了。

“今天起得早。”喻文州越过叶修去拿刷牙的杯子,叶修刚用毛巾抹完脸,顺其自然地往边上挪了一步,给喻文州留出地方来,一边回道:“还好,今天可是早班飞机,误掉了就不好了。你什么时候走?”

“过半小时就要出发去机场了。你们呢?”

“嗯,差不多。”叶修放好毛巾,“期待季后赛还能见到你。”

喻文州的心跳漏了一拍。他说的是“你”,不是“你们”,也就是说,叶修更期待的是自己而不是蓝雨吗?这是他不经意说漏嘴了还是随口一说?纠结这些似乎也没什么意思,喻文州还是按他习惯的方法答了:“会的。”

两个人说到这儿就没话了,但并没有出现喻文州担心的冰冷或者尴尬的气氛。也是,叶修毕竟是叶修,就算事态远远超出他的想象也不会失却闲适。喻文州这才稍稍放下心来,洗完发现叶修已经整理好了就准备出门。

他穿了一件大概是备用的毛衣,里面的衬衫和昨天的看起来没有区别,简直让人怀疑是不是批发来穿的。不知道他把脏了的衣服放哪儿了,是扔掉还是收起来准备洗,刚才喻文州瞥了一眼洗衣篮,里面是空的。显然叶修肯定都知道昨晚发生什么了,喻文州醒来时叶修已经恢复了那层完美的壳子,不知道他收拾的时候是从容不迫的,抑或是慌乱羞耻的?但再提起这事情太不明智了,两人都收拾好下楼用了早饭,就跟着各自的战队离开了。走的时候,喻文州道别,叶修仍旧是随意地挥挥手。

回战队以后就没有全明星周末这样悠闲的日子了,两人谁也不比谁轻松,哪里还会想得这荒谬又恍然的一夜?喻文州敛下了情绪,不管怎么说,比赛都是最重要的。

倒是叶修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平静。再怎么说,他也是实打实地和喻文州做了,不是简单能蒙混过去的事情。叶修不喜欢自欺欺人,更不喜欢拖着一件事情不去处理,他的行为举止和平常没有半分差别,但心里却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

昨夜趁着酒意他堪称盛情地邀请了喻文州,怪对方不拉住自己没有意义,是他先动手的。问题是他怎么会动手?叶修自认对情事并不渴求,诚然早年比赛激烈的间歇有多余的精力需要发泄,但他也不是一个沉溺此道的人。之前他也不是没有醉过,但从来没有对谁做出这样危险的邀请。喻文州无疑是个对他而言特别的人,在他之前没有男也没有女,只有这么一个喻文州。

叶修又想,自己可是和男人在床上滚了半天。他知道有人的取向会比较小众一些,甚至知道有些人会喜欢这类口味的艺术,但他从来没刻意了解过,也从不知道自己有朝一日能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他回忆着自己真的有这方面的爱好吗?仔细想想,其实是没有的。他连描写男女欢好的作品都很少看,更不要说男男了。他从未对任何一个同性幻想过那方面的事情,也没有因为这些唤起过。

所以喻文州是一个启蒙吗?叶修也有些不懂了。他只对喻文州发出了信号,而后这件事就自然地发生了,从逻辑上来看一点问题都没有,但叶修想知道喻文州对他来说到底是什么,是一种符号化的映像,还是一个他觉得有性吸引力的对象,还是一个真正喜欢的人?

不同的结果当然影响叶修接下来要做什么,他并不是观念保守的那一派,即使就成了一夜情他也不会因此对喻文州有什么龃龉隔阂。可是喻文州是怎么想的呢?他是仅仅把它当做一个意外还是一个导火线?喻文州是怎样看他的呢?

叶修不想过早摊开底牌,他想先看明白喻文州的想法再行动。这时叶修又头痛起来对象竟然是喻文州了,是哪个都比喻文州容易搞定,而是喻文州的话,他根本不能保证自己全身而退。谁让你去招惹他呢?叶修对昨晚的自己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心里来回过了几遍才放下。比起这件事本身,他更在意的是这件事代表的态度。叶修也不着急,他们总归是在比赛期,想多了反而影响自己,总还是有相见的机会的吧?

嘉世没比蓝雨晚上多久抵达本战队。到H市的时候叶修重新感受到了刺骨的湿冷,空气里似乎有凝结成针的寒气钻入骨髓,叶修简直要往战队里冲。队员们先收拾好了东西,下来打恢复训练,内容不是很多,就当重新提起精神了。本周依然有普通赛事,嘉世已经是领跑战队,但从来不敢松懈半步,叶修也没有随便打打养精蓄锐的意思,到现在他还是每场固定打满,做着尽职尽责的队长和主力。

喻文州被迫被抛到脑后,叶修一边做着精准操作一边计划战术,离季后赛越近,要考虑的越多。秘密武器自然得用到重要的时候,其他战队不会坐以待毙,嘉世更需要一些多变高容错的战术来帮助他们取得冠军。今年苏沐橙的加入为打法带来更多可能,他还要再研究一下怎么做最合适。

一旦拿到季后赛的门票,之后的路只会越来越难走,今年也许格外难走。但叶修不怕,嘉世也不怕。强队有强队的打法,名悬榜首的嘉世作为唯排名论上的第一强队更是有自己的气势。叶修也知道有些粉丝只喜欢跟着强队粉,一旦战队实力下降就可能走人,他不想评判这种做法是否正确,不过这种喜好的确为荣耀带来了一点封闭性。强队必须是正面的光明的无孔不入的,而弱队才可以钻空子打得小心一些灵活一些。叶修不在乎方法,他只要胜利就好了,可他到底还记得这是嘉世,嘉世不是他叶修一个人的,他也会尽可能地打出强队的感觉,只要不是妨碍到胜利的情况下。

比自己打得漂亮的人多得是,就拿第三赛季出道的王杰希来说,那技法真是视觉爆炸了。但是叶修始终是荣耀的第一人,这是为什么?就是因为他是冠军。

叶修做完训练,又翻开战术笔记,对着其他战队比赛的视频研究起来。他已经开始观察季后赛的可能队伍了,有新人的队要格外注意。综合实力上,百花、霸图、微草都很令人在意,叶修也做出了相应的警惕,但他也没有放过那些相对靠后的战队,诸如雷霆、蓝雨,阴沟里翻船比大道上被打可容易不少,叶修瞧着这俩战队哪个队长都不是省油的灯。

想起喻文州,叶修心里蠢蠢欲动。不提两人之间那些私人的事,叶修也想和他多接触一下。喻文州这人天生有引力,只吸引能和他在头脑上势均力敌的人,即使是互相猜忌也是有趣。到了这一步,叶修仍然觉得喻文州不可能乖乖任人宰割和盘托出自己的心思,你只好曲折地试探一下,赴一场赌局。

要怎么做呢?无论是比赛还是那件事。叶修叩击着桌面,想一个圈套,逼他露出马脚。只要你连击的速度够快,这样也不是不可以。

TBC.

 

过渡,下面刷刷剧情。



评论(16)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