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喻叶】我于何处丰沛你的温柔 37

原著向。前文清水,有R18情节前会标注。喻叶only,其他人全部友情向。前文客观描写中使用“叶修”一名,涉及其他人心理活动等使用“叶秋”一名。人物自我理解注意,比赛方面有私设。

37

常规赛的节奏很快,不知不觉间已经进入下半赛季,快要步入尾声。蓝雨的排名在度过魔鬼赛程之后就一直稳步上升,没有让人们担心太久。而眼下打过一轮弱队之后,蓝雨又一次要面对赛季伊始的强队连番,不由得使人好奇他们是否能抗住这最后的狂风骤雨,为自己赢得季后赛的宝贵门票——毕竟,他们的积分还不算高枕无忧,群狼环饲的环境下能不能打好稳住,是有决定性意义的。评论家认为,在收官时刻遇见强队是幸也不幸,幸的是也许强队为了备战季后赛会打得不那么激烈或者采用新战术露出破绽,不幸的是重压之下守住席位的希望也未可知。

而蓝雨这场遇上嘉世,彻彻底底掀翻了评论家们的论断。这一战甫一开场,就充满了一切令人血脉贲张的元素。正值巅峰之年的叶秋,完全没有停歇一下的意思,嘉世全队保持高昂的气势出击,没留一点余力。而蓝雨方面,已经积累起稳定的打法,由队长喻文州坐中调动,副队长黄少天在侧补刀,也是十分来势汹汹。经历精彩的赛事后,比分终于定格在7:3,对于两队的情况来说,蓝雨已经打得很不错了。

但是喻文州还是不很满意。打过嘉世的次数越多,观察嘉世的次数越多,他就越难以忽视一个问题。那就是,叶修无解。他曾经觉得叶修是神,但后来发现他只是个普通的人,而今随着了解逐渐加深,他又开始觉得叶修实在是普通不起来。喻文州擅长抓住漏洞冷冽反杀,但如果面对的人没有漏洞呢?

喻文州很不喜欢这种感觉,下了赛场也是默默不语,任凭旁边的黄少天咬牙切齿地控诉嘉世的变态。有些人觉得蓝雨是不会控制场面的,从团队前期表现来看。然而一支队长是术士、以机会主义风格和精巧灵活的战术立足的战队,怎么可能缺乏控制力?只是遇见了嘉世,遇见了叶修,就无法抓得住而已。

黄少天走着走着停下来,喻文州不经意抬了眼睛,就看到那人光风霁月的样子,停在前面,好似在等他们。喻文州腹诽,可不是光风霁月嘛,输了的是自己又不是他。

这回是全明星之后两人的第一次碰面,旁边还有着黄少天,他们都状若平常,叶修上来随意招呼了下,就开始和黄少天拌嘴。喻文州稍哂,不知道这人是揣着糊涂装明白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这么看上去倒是黄少天和他亲昵得过分。

叶修心下也记挂着之前的事情,不好揭得太明白,只当没发生一样和黄少天溜嘴皮子,偶尔引引话题给喻文州。喻文州接得不冷不热,叶修也踌躇了下,决定先把黄少天这尊多话神先送走。

到了廊道的尽头,喻文州先出口:“少天先走,我和叶队还有点事情要讲,关于比赛有点想法要验证。”喻文州当然不会说要验证的不是比赛,是个别的东西。黄少天不大乐意,但他现下也学乖了许多,等闲不会和队长争什么是非,只埋怨了几句就走了。叶修那边还囫囵地搪塞着:“少天乖,队长和队长说话你不许偷听啊。”

路上只剩下喻文州和叶修两人,喻文州的神色霎时就活过来了似的,似笑非笑的样子,教叶修不知如何开口。横竖也是一刀,叶修定了定心思,问他:“不知道喻队这阵子如何,看你也不发消息了。”

“当然就还是那样子,叶队也知道我本来就不怎么说话的。手速不行,跟不上话题啊。”

叶修感到一阵郁闷,他客客气气叫声喻队,对方还就坡下驴了,他又不是在说群里聊天,被轻飘飘带过去自然不爽。那就来点猛药好了。叶修漫不经心地提起:“那天忘记问了,你那衣服后来留住没有?对不住了,赔你件新的吧。”

喻文州心里一紧。他本来就不想提这事,叶修偏要来和他掰扯明白,假如能说明白就好了,可叶修想要的是哪种明白?现在知道叶修不想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了,但他这是什么意思?想道歉?想让他不要在意这一夜情?喻文州有些恼怒了,招他的是叶修,要大家挥一挥衣袖当无事发生过的也是叶修,他还有完没完了?

心里越怒,喻文州笑得越得体了:“赔就不用了吧,差这一件两件衣服吗?我才是对不住叶队了,后来也忘了问,你……没伤着吧?”

叶修被噎回去,喻文州这是讲的什么胡话?看他面不改色的模样还以为说什么正经事呢,他俩讨论这个,有必要吗?可是叶修也不想落了下乘,只好更豁出去地回了句:“还行吧,腰有点酸,你没累着吧?”

说出来叶修就觉得不对了,这对话的方向怎么突然就脱缰了?搞得好像新婚夫妻假惺惺地慰问对方一样。显然喻文州也注意到了不妥,但他没动半根眉毛,只说:“叶队说笑了,还不至于累。”后半句被他强行吞回去,差点就溜出来一句“要不再试试”。试试什么试试,叶修又不是傻的。

气氛有点凝固,叶修久违地体会到了尴尬,自己这话说的好像在邀请下一次,也怪不了喻文州回得僵硬。俩人走过去,眼看就要离开场馆了,叶修想总也不能这么拖着,索性还是邀请喻文州出去吃饭。

喻文州不置可否,却也跟着过去了。

他们一起吃饭不是第一次,这次却不能再像以往那样。装作还是简单的朋友前后辈也很容易,但到他俩这份上真没必要了。叶修喝着汤,发现喻文州还是点了他喜欢的菜式,不由得惭愧再惭愧,看看喻队长,真是会做人啊。

吃了一会儿,喻文州先发话了。许是刚才说得不好,这会儿急着弥补上,语调是慢条斯理的:“上次是我不慎,跟前辈失了分寸,一时没把持住。”这话很有意思,似说自己的错,却在怪叶修勾他让他把持不住,对接下来的关系也没有任何建设性,到底是还要做、还是不要做了,叶修不知道。

叶修给喻文州添菜,语重心长:“不怪你,是我没把持住才对。”原封不动又推回来,喻文州也不着恼。

“那天前辈醉得不轻,就算有什么我也该避开才是。”

“不是不是,你做得挺好。”话一出口叶修又想咬舌自尽,他的意思是喻文州照顾得不错了,可不是夸他床笫间的本事。

喻文州暗暗地笑:“莫非前辈是中意我?”

“中意什么?那是个意外……”叶修百口莫辩。

“我还以为前辈拽着我不让走,是对我在意,原来不是吗?”喻文州得了便宜,这还委屈上了,一双眼睛紧盯着叶修,原是叶修逼他吐露真意,现在改他逼着叶修了。

“没有没有,我没有那个意思。”叶修这时候也觉得不对劲儿了,他和喻文州又没什么绑定关系,硬是被逼出半分心虚来,活像被捉奸。

“那你对我怎么看?”

叶修冷汗涔涔,还能怎么看?你都把我上了我要怎么看?喻文州的眼睛依然如秋水温和,然而隐藏其中的锐利无法忽视。叶修忽然就觉得这天气太闷,他转过脸:“我一直觉得你很好的,文州。”

他要投降了,起码看起来是。喻文州收了收不动声色放出来的威势,喝了口汤,毫无预兆地发起致命一击:“是哪种好呢?想和我睡觉?想一直和我睡觉?”

叶修愣了一下:“起码当时是真的想和你睡觉吧。”

喻文州笑了笑:“那再睡一次吧,再睡一次就知道了。”

叶修把筷子搁下,不知道要说什么好,这种要求提出来就是为了被拒绝的。喻文州都问到了这里,他忽然觉得再试探下去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叶修开始审视自己,他对喻文州的态度是否过于敷衍了?在这样的事情上如此扭捏着要看对方的意思再做决定,是否太不像斗神了?喻文州怪他情有可原,他给过喻文州什么了?一夜的荒唐,反复的揣度,这若是份真情,他拿不拿得起呢?

叶修抬起头直视喻文州的眼睛:“我也不知道我们之间应当是什么样的,所以我们试试看吧。试试看,喻文州。假如可以就这样下去,不行的话随时离开都好。”

喻文州终于没了平静,他实在是很惊讶,叶修竟然做出了这种选择,完全不同于他所想的任何一种。只是片刻,喻文州就接纳下来,他回复得很认真:“那就试试吧。”

TBC.

 

已经回国啦,手很生,在复健……这段可能写得不大好,但实在不好意思拖更了,还要复习一下原著找找感觉,所以有不对的地方恳请指出!近期会努力写各种喻叶的!


评论(15)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