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喻叶】我于何处丰沛你的温柔 38

原著向。前文清水,有R18情节前会标注。喻叶only,其他人全部友情向。前文客观描写中使用“叶修”一名,涉及其他人心理活动等使用“叶秋”一名。人物自我理解注意,比赛方面有私设。

38

天空早已暗下来,楼宇却被照亮了皮肤,墙砖上反射出冷白的光,是挣扎着不肯褪去的最后的亮色。夜色逐渐弥漫,一点点吞噬熹微的光芒。雨水洗过的银色寸寸后退,小心地卷起了爪牙,跪伏在无边的夜幕里。

叶修趴在窗户边上抽烟,4块钱一包的白沙,味道很浓。他离家以后对生活条件的要求一再降低,直至完全不在意。软白是一开始就抽的,这么多年也有些习惯了,但别的也都抽得来。烟草在遥远的岁月里让他能打起精神、忘却痛苦,长出一副坚硬的骨骼,想要再戒不容易了。

他抽了一截儿就按掉,袖子挽了一些,露出一双精致的手腕。叶修就着这几乎有些呛人的烟味想喻文州。前些天和喻文州摊了牌,做了那样的主张,饶是自诩波澜不惊也难以掩饰忐忑了。从恋爱意味上,喻文州无疑是个好对象,不过那想法是基于他的对象是个温柔体贴的女孩。叶修实在不知道这试试要怎么试好。他没谈过恋爱,也没见人谈过恋爱,有心跟着苏沐橙看看电视剧学习,也被夸张的戏剧表演吓得退避三舍。他还不打算和别人说。

他和喻文州现下根本不是什么水到渠成的佳偶,更算得上离经叛道的分桃断袖,浑像是被打包送入洞房的新人,连盖头怎么揭都不懂就要赶鸭子上架结婚生子了。叶修又想这不对,他们这是先进了洞房折腾一宿,要努力培养培养感情的状态。哪来的什么自知明艳更沉吟,叶修晓得自己是什么斤两,这试试也不过真的是试试罢了,离着掂量互相身份性格家庭背景的地方远着呢,喻文州要是不喜欢也就一拍两散。

叶修叹了口气,把窗户打开放味道,哆嗦着回屋上QQ去了。喻文州为人挑不出一丝错处,自那天起每日必发早晚安外加报备行程,仪式化得滴水不漏。叶修没有手机,上线看也是随心所欲,这下和喻文州产生了点隐含责任意味的关系,也不好意思太过无拘无束,手机是没配备,上线看一下消息总可以做到。

职业选手的事情能有什么营养,特别的战队要求保密,平常的就来来回回那一套东西,训练以外娱乐也没什么。叶修拖出来喻文州的窗口,见上面写着:“刚做完补刀练习,有点想你。”不自觉打了个寒战,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喻文州这么腻歪了,说不定是从什么《爱情秘籍三千条》上面扒的吧。叶修想了想,回过去一句:“想我再打爆你吗?”

还没发出去又觉得不妥,一字一字删了,规规矩矩回:“别想了,估计再有段时间还能见到。”这就是说季后赛了。

对方回得很快:“哦?这么确定能遇上?”

叶修回:“你只要别输就行。”这是自信嘉世一定能打到决赛,端看蓝雨能不能跟上来。

喻文州这回没有秒回:“我可不敢托大。”

“想什么呢,能进季后赛的哪有弱队。”

喻文州笑了。叶修还能安慰人这个,可是没想到。但他也就是客气客气,没真的觉得蓝雨不行。要是连队长都没有夺冠的信心,蓝雨拿头打?只不过信心和现实还是有差距的,联盟里没人不承认嘉世现在是全联盟的综合实力第一。但纸面和实操毕竟不同,不然这冠军干脆不用争了送给嘉世得了,场上瞬息万变,叶修也不敢说自己是完美的。尽管在喻文州看来叶修已经是圈内最接近“完美”这个词的男人了。

喻文州起身给自己倒了杯咖啡,蓝雨现在保席没有太大压力,他正在研究更多更好的打法,这些天睡得不多。他一边翻着笔记一边和叶修闲聊,话里话外还是普通朋友的模样:“你那边还好吗?也不要太累了,能睡就多睡点。”大约是叶修本人活得太随意,喻文州都不用试探就能想到叶修糟糕的生活状态。

他也就仗着自己年轻再拼一拼吧,不好好修养竞技寿命真的会缩短的。喻文州心想叶修应该也不是不明白这些道理,只是他确实很喜欢亲力亲为。联盟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联盟,战队人员更加专业化了,而叶修还按照大家长的方式对待战队,却是有些不妥当了。喻文州顿了一顿,没有和叶修讲他的小小顾虑。还是怕僭越,希望他自己能处理好,相信他自己能处理好。

喻文州在这里千回百转,叶修已经没在电脑前了。他被叫去听陶老板始终放心不下的耳提面命,自己也觉得好笑。

陶轩很少插手队内的事务,他总是相信叶修能做得很好。这时候已经很晚,陶轩本不应该在战队,就算在了,以他的性格也不会拎人出来说话。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是真有些心神不定,而且他也了解叶修,知道他不会为此生气。

陶轩一直都是个敏锐的人,他看到这赛季的明星层出不穷,即使嘉世仍稳坐头号交椅也不敢掉以轻心。叶修简直觉得陶老板是自己的经纪人,担心他的人气比担心嘉世食堂那扇总是要坏的门何时修好还要多。叶修囫囵地回了几句,招来陶轩的叹气。他第一年带叶修来到这个赛场的时候,叶修还只是个年轻气盛的少年,而不过短短几年过去,叶修已经长得这样高,这样有主意,这样让人心底发慌。陶轩还是好声好气地叮嘱了一下叶修的身体健康,叶修摆摆手说自己没事,这才放了他回去。

莫名其妙的一趟,莫名其妙的谈话,但是叶修走着走着还是垂下了肩膀。他哪里不知道陶轩的担心,哪里不明白他们之间永恒的根本的分歧,只是要亲手揭开早年光滑的皮肤露出其下血淋淋的伤口,未免难看了点。他不怕摊开来说,但他要注意的东西太多了,那样的后果谁也承担不了。

嘉世毕竟不是他一个人的战队。叶修回了房,屏幕上喻文州的语词孤单地停泊在那里。

“过几天春节休赛你有安排吗?今年春节和生日撞到一起,不是很幸运。”

起初叶修不知道喻文州想说什么,这是在暗示春节可以聚一下吗?但是喻文州那样有分寸的人,怎么会在这个对方很可能与家人共度的时间做这种暗示呢?

叶修忽然看懂了。他想说的其实是,我马上要过生日了,你要不要表示一下。

叶修不知道怎么回他,稍有无奈的情绪一扫而空,换上了纯然的笑意。喻文州不肯直截了当地说,非要让自己猜,这行为略微扭捏了,几乎像个小姑娘。叶修生起半分调戏的心,回他:“那真的不是很幸运。我没什么安排。”故意没接生日的话茬。

喻文州看来在等着他回复,片刻就有新消息接入。

“哦,那看来今年我会被春节的喜悦冲刷掉,先预祝你年年有余吧。晚安。”

叶修没料想到对方果断下线的行为,准备好的招数一个也没用上,他看着那不咸不淡的祝贺词,心里浮起荒谬的联想。他总觉得年年有余这个词很有深意,真正想说的难不成是年年有喻……?

有点自作多情了。

喻文州走了,叶修也没急着退,点开了苏沐橙的聊天窗口,问她:“你觉得要是生日礼物的话,送什么比较好?”

 

TBC.

卡文卡得怀疑人生……时间按2019算的,不要在意


评论(15)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