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喻黄叶ABO】禁猎区

喻叶/黄叶,喻A叶O,黄A叶O。黑化可能。有车注意。ooc。

打了all叶tag但是只有题目提到的两个cp。

请特别注意:本文含有可能令读者不适的(痛觉)描写。

 

风起得紧了些,刚刚从铁丝网的边缘划过就急切地奔赴下一个目标,擦过金属的时候几乎要发出尖锐的哨音,五感极好的少年立即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发问的人十分年轻,但神色沉稳,好像没有什么能触动名为“紧张”的那根弦。

少年眯了眯眼睛,在一片萧索的风声中准确地捕捉到了那丝几乎不存在的喘息。他露出一个很明亮的微笑,整齐的牙齿发出猎手的冷光,那笑容的意味隐含危险。他没有再犹豫,像一只敏捷的豹猫一样窜上了树,只轻轻几点就落到铁丝网上,留下树叶极轻微的颤动。他注视着虚空中的某点,声音变得很低:“队长。这里有人。”

喻文州不着痕迹地挑了挑眉。这里是戒严区,刚刚才被他们的战斗小队扫荡过一遍,按理说不应当有漏网之鱼。不过既然黄少天说有,那么一定是有,而且这条鱼,可能会相当狡猾。

喻文州向侧隐蔽,做好了埋伏的姿势,打手势示意黄少天前进。黄少天立即跳落,战术匕首在网上激起一串连绵炫目的火花,他落地无声,以十足的警戒朝他觉得不对劲的方向行去。

靠得越近,他的眉头皱得越深。空气里有什么流动着的东西,甜腻而致命,抚摩着他的每一寸外露肌肤。在他看到那个人的第一刻,他终于明白了那是什么。

对方脸色不好,浮着红晕,胳膊上缠着绷带,似乎刚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打斗。黄少天观察片刻,直截了当地走过去,扶起他来:“你还好吗?刚刚是遭遇了omega发情?”

黄少天心里是有点烦躁的。Omega,天生的塞壬,对于他这样优秀的水手来说只是绊脚的绳索。那是他胸中潜藏的矜恶,是他不想承认的兽性,是令他感到屈辱的对象。他立即同情起了眼前这个还散发着alpha信息素余味的男人,被这样的手段攻击,谁也不想的。

喻文州已经走过来:“少天,怎么了?”

“这有个alpha刚刚遭到了发情期omega的配合攻击,队长搭把手。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是巡逻队的人?是这座城市的居民?还是不幸路过的?我们是‘清理者’,不会伤害你的。”

男人艰难地挪了挪身体,声音有些喑哑:“我叫叶修,路过的志愿兵。”

喻文州若有所思,还是过去把男人一边的胳膊搭在了自己肩上。

 

叶修感觉很疼。他刚刚才给自己放了血,还有些晕眩。在穿过戒严区的时候不幸发情,只好先咬牙散逸了自己独属于omega的甜味信息素,再扎上一支弟弟给的抑制剂。这份看起来是叶秋秘密特制的,一扎上他弟弟那凶猛的alpha味道就占领了身体,叶修感到喉咙发干,不过总算平静下来了。被误解成alpha也无所谓,反倒还简单点。“清理者”几乎就是omega偏见的代名词,曾经多次引发omega人权保护组织抗议,不过他们还是坚持那只收alpha和beta的原则。

眼前这两位都是alpha,攻击性透过眼瞳投射得有如实质。先发现他的叫黄少天,是这支小队的副队长,看样子也是主攻手;后来的叫喻文州,是小队队长,不怎么出手。要叶修自己判断两位的危险程度,他只能说不相上下。普通人遇到他们就像是被鹰隼盯住的雏鸡,只有渗入骨髓的凉意能提醒他们远离。

但叶修不是普通人。他受到最残酷的训练,被培养成一个接近完美的杀手,或者说杀神。他来奔赴一场冒险,目标直指“清理者”最核心的部分,“禁猎区”中央最完美的猎物——一个秘密。

他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到,但是他出现在这里,就意味着他会用尽全力。

叶修在小队暂时的驻地躺了一会儿,喝了一杯和白水没什么区别的茶,感觉自己的气力稍有恢复。

有人敲门,叶修答了声“进来”,感觉声音也正常了些。是队长喻文州。这是他的地盘,但是他还是敲了门才进来。喻文州实在是个很有礼貌的人,但叶修不会就此以为喻文州很好相处——也许表面上是的,但他在想些什么实在无从揣测。

“你好点了吗?要去哪里?我们送你过去吧。”

叶修脑筋转得很快,这么说的意思是让他赶紧识相离开,但是他怎么会放开难得的机会?装病是不成的,喻文州一眼就会看穿;也不能说跟着他们走,太令人起疑……叶修最终说:“我从南方来,去为志愿兵传达一条口令,顺便碰碰运气看能不能进‘清理者’。”

喻文州的眼睛颜色很深,却很清澈,玻璃湖水一般的眼神里有闪烁不定的涟漪。他惊喜得恰到好处,说:“那真是太好了!祝你得偿所愿,以后我们就是战友了。那么明天我们就出发,正好顺路。”

关上门,黄少天倚着墙,眼神斜飞入鬓角,见喻文州出来马上问:“队长,怎么样?他身体怎么样?他说什么了吗?要走吗?去哪里?什么时候出发?我去送吗?”

喻文州早已习惯副队长喋喋不休的特质,闻言只是摇摇头:“有点可疑。先按兵不动,让他跟着我们回去吧。横竖我们这么多人。”

黄少天点头,随即又抻长脖子想往屋里张望。喻文州莫名其妙,不知道门都关上了他看什么,不过他也没有管,先行离开了。

 

“前面就是禁猎区了。”喻文州提醒道。

前方是一望无际的碧海,水草犹如缠绕飞舞的长发,勾人心魄。叶修探了头去看,一截洁白的颈子如藕似玉。黄少天扭头来想说什么,乍然见到这景象,心下微微一动,忘了本来想说的话语。

金色的夕阳沉下去,像一首无可挽回的悲歌。喻文州随意地抽出腰间别的长刀,雪亮的刀光映照着天幕的丽色,铮然出鞘的仿佛不是他的刀,而是他的人。

叶修突然开口:“卧倒。”余音还未消散的时候,小队全员倒伏,身体与野草平齐,在一瞬间从三维上消失。

野兽的怒吼迟迟到来,叶修感觉到自己已经被抓取,在飞速旋转的视野里他辨认出来湖面的一个漩涡,随即被重重摔到那野兽的背上。叶修眼冒金星,动作却依然利落。他抓着兽皮上粗硬的毛发,在晃动中一个引体向上试图爬到野兽的脖颈处。他眼中只有这座巨兽,身体惊险地荡来荡去,他专心一跃,坐稳了巨兽的项背。正这时,他听到黄少天的声音:“叶修搭把手,我要掉下去了,快快快!”

身体先于思维接住了黄少天,对方像个炮弹一样冲进了叶修的怀里,一头金黄色的短发骄傲精神。叶修朝旁边一看,喻文州也被扔到了巨兽的背上,他眼神很准,已经在另一边稳住。

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被迫成为巨兽的猎物,这可不是什么好的体验。

然后他们就来不及思考为什么了,伴着一阵天旋地转,他们被打包扔到了湖中心,直直朝着那个漩涡坠落。

 

喻文州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一片白。他辨认了一下才发现那是叶修的脊背。

裸着的。

叶修就好像一尊玉器,既庄重且妩媚,皮肤上漫着诱人的水光,让人不由自主就被吸引了目光。喻文州吞咽了一下,他现在很确定,就这一瞬间他想捕食眼前的猎物,他很久都没有这样兴奋了。

喻文州的进食是缓慢优雅的,但也是残忍冷冽的。他没有出声,用目光逡巡着撕扯叶修的背。那上面有几条血痕,几处擦伤。是新的。

叶修用一种随意的姿势回过了头。

“你醒了?”

喻文州几乎是第一眼就看到了叶修手里拿的东西。

一柄光华凛冽的长枪,有着妖冶的火红花纹和冰冷的黑色外壳。

喻文州站起来,整个人霎时变得锋利无匹。“是冰封熄灭吗?叶修,你是为了它而来的吗?”

叶修笑了:“你们叫它冰封熄灭吗?真是个风雅的名字。不,我只是过来取回我的东西,它只是我的武器而已。”

喻文州也笑:“那么,你是斗神一叶之秋?”

叶修不置可否。

“我相信你是,但是即使如此,冰封熄灭也是属于我们的。你不知道为什么这里叫禁猎区吗?因为走进这里的猎物,都死了。”

伴随着喻文州的话音落下,叶修被一双强有力的胳膊扼住他那脆弱优美的脖子,他很快做出反应用肘部还击脱逃,却又被守株待兔的喻文州擒住。

黄少天捕捉机会的能力太顶尖,而喻文州下的套又太精密,叶修武器脱手,胸口剧烈起伏着,气息都有些不稳了。

黄少天熟练地用绳索给叶修的手打了个结,然后惊奇地发问:“叶修你这是怎么了?有哪里不舒服吗?伤得太严重了吗?”

喻文州没有问,只是观察着叶修的状况。黄少天似乎是真的有点担心,凑近过去看,喻文州还没来得及喊出一句“小心”,叶修就突然暴起扫腿击中黄少天。

黄少天的眼色一下子就冷下来了。“你是真的想杀我是不是?你是真的想和我动手?”他将将躲过腿风最盛的一刻,但还是被重重踢到,黄少天咧嘴露出了丰盛的笑意。他笑得太阳般明亮,但没有丝毫暖意。黄少天捡起了那把长枪:“你来啊?你以为我不会和你动真格的吗?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违背禁律,叶修,这是你自找的。”

喻文州眼瞳幽暗了半分:“少天,先不要动。我怀疑……”

空气的甜度骤然上涨数百倍,一股腻人的醉意无风自散,伴随着这股甜得发烫的媚意,叶修彻底失却力气,躺倒在地。他的肌肤上涌起粉红,喘息更加急促——

黄少天不敢相信地睁大了眼睛,听喻文州接上剩下的半句:“我怀疑他发情了。”

眼下的症状,明显不是alpha发情的症状。叶修骗了他们,不只在冰封熄灭的这件事上。正在发情的这个人,是个彻头彻尾的omega。

叶修已经将嘴唇咬破出血,但还是无法抑制身体里蛰伏的热流。蠢蠢欲动的胜利本能一遍遍冲刷着他自己的意识,他已经觉得眼眶外的世界是一片模糊了。但是不行,他必须离开。这里是最危险的禁猎区,眼前是最优秀的猎人,而且有两个。他必须回去,他必须……

叶修猛地撞击一旁的岩石,鲜红从棱角处温柔地流淌下来,粘稠而甜美。他感觉到熟悉的眩晕,但是意识已经清醒了一些。

黄少天正用一种极为复杂的眼神看他,对方的信息素已经全然放出,无声地占领整个空间,宣示自己的主权。

而后喻文州温柔地把他抱起:“叶修,你明明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为什么还在逞能呢?”

喻文州的臂膀很温柔,但也不容拒绝。在叶修没回神的时候,他身上残余的布料已经被唰地撕开。

喻文州轻轻咬了一下叶修的耳垂,然后命令:“少天。”

下一秒,冰凉又火热的长枪贯穿了他的身体。

那个欲求不满的空洞翕张着吞食任何被塞进来的东西,叶修一扭头,吐了出来。

 

点这里


叶修站在湖水里洗澡。

喻文州礼貌性地咳嗽了两声,示意他自己过来了。

叶修完全没有反应,没有自己不应该被人看光的自觉,转过身笑:“文州。”

“其实那天你是可以离开的吧。”

“你想多了。我还没那么厉害,的确是发情了,谢谢。”

喻文州感到荒谬,然后自己也忍不住笑出来了。叶修还真是毫不客气,摆了他们一道,落在他们手里,也要说一声谢谢,仿佛他们就只是一只抑制剂、一种特殊的医疗救护人员一样。不过他也不在意。喻文州已经接受了叶修就是一叶之秋,有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omega的事实。既然他这样身体素质一般的都能当队长,那身为omega的叶修能当斗神也是很能理解的一件事。他只是好奇,整件事情究竟是怎么了。

“能说说为什么来禁猎区吗?”

叶修踏过水,朝他走来,水渍在滩涂上留下蜿蜒的行迹,又很快消失。“十年前我陨落,人们都以为我死了。我的武器落入这个湖里,被当时的战斗分队发现,创造了‘禁猎区’来保护它。它不能被使用,只有我可以用来战斗,于是战斗分队就决意等下一个斗神出现。时间过了很久,战斗分队被改编成‘清理者’,忘记了原本的职责,我无法正常取回我的武器。我甚至不知道现在的‘清理者’还是否坚持着我那时候的信仰,我可能也会失败。因为你知道的,你,你们,都实在很强。”

喻文州笑了笑:“没有你强吧,也许。”

“那个野兽也许是被留下来完成任务的,他的使命也许就是带我重回此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也被卷进来了……我确实很在意这一点。”

“也许是因为我们对你有执念吧。”

“执念?”

“是的,执念是一种不应该出现却又偏偏出现的东西。例如alpha对omega,omega对alpha,战士对刀,刀对血液,或者我对你?”

叶修凝神看了看喻文州,叹息:“你们还太年轻了。”

黄少天从他身后的树丛里轻轻巧巧地滑落下来,忽然插入话题:“已经不年轻了。已经是战士了。不能因为你自己年纪大就嫉妒我们的年轻,你说是吧。活了这么久,你有什么特别想得到的吗?有必须握住却无法握住的吗?”

叶修失笑:“没有啊,因为我想得到的,都已经得到了。”

禁猎区的太阳在升起,灿烂的金光怀抱整个大地。他们在追逐,也将永远追逐下去。

要见血又怎么样呢?也许是自己也没想到的黑暗的念想,也许是从未发觉的欲望与真实,但那都是人类的普通的感情。

黄少天忽然说:“叶修,你还记不记得我见到你的时候?你真的是发情了吧?有随便找路人做吗?”

“不是,是我弟弟。”

黄少天立刻得意地朝喻文州龇牙,看起来像打赢了什么赌局。

喻文州缓缓开口:“所以说你之前说要加入我们,还作不作数?”

叶修眺望着碧海的最远处:“既然说了,那就作数吧。”

 

FIN.

 

就疯狂摸鱼,一直都很想写喻黄叶,最近看了几篇,今天脑一热就写了。整篇就是为了那段h的开头一句,剧情没设计好,意思也不清不楚的,有点自我过头,太抱歉了。而且没有写出我想要的喻/黄两人的微妙感呢……我觉得架空还是不够好,下次再写原著向的他们仨(。)理想是能写出《秋天》里他们美的百分之一。(然后又看了一眼这篇……我真是个辣鸡)



评论(28)

热度(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