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喻叶✿

头像by@织森涼_Mor,请勿使用。

叶&叶受中心/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感谢你的到来。

【黄叶←周】恰似无语东流 1

周单箭头叶,叶不明箭头周。周叶BE注意。主周视角,黄叶只是背景板。私设有。时间线十一赛季夏休期。

重要预警:请无法接受三角背景板的务必不要往下看。


A 桃花源

 

“小周也来了么?睡得好吗?”叶修打着哈欠,揉揉乱糟糟的头发,向着周泽楷微笑。

周泽楷心里一跳。他小心看了看叶修的面色,见他只是眼角渗泪而没有太明显的疲倦,不由得松了口气。想答他一句,叶修却被后面的人催促:“快点快点快点不要挡道啊老叶,还打算叙旧到什么时候啊?”

周泽楷一听这个声音就头痛。黄少天向来爱说话,这几乎已经成为他的标签了,和以几乎蹦不出来字儿闻名的周泽楷简直是两个极端。叶修立刻被黄少天吸引了注意力,笑闹着走开。周泽楷于是懊恼地垂了头,攥紧面前的水杯——他外出是要带杯子的,即使液体带不上飞机,这也是他的习惯。他习惯把东西封存起来,慢慢去品,好像这样就能够变得谨慎而深沉。他自问绝不深沉,然而他看人的目光像是一条流淌过丰饶土地的河流,情绪的浪花几欲打上岸来,又不动声色地被涡旋卷去。周泽楷注视着叶修越走越远,在黄少天身边坐下来,刚放了东西就拉下眼罩养神。

眼罩上有只粉红色的兔子,看起来是兴欣女孩子们的品味。他的喧嚣远去了,周泽楷试图捕捉,却没剪下片刻的余音。车门关上了,排气管突突突地做着准备活动,周泽楷把车窗摇上去,玻璃映照出他茫然的英俊的一张脸。

联盟的活动,地点在山中。很大的排场,如今电子竞技选手也像个明星了。周泽楷想着叶修刚出道那几年,设备应该是简陋的吧,空气都可能很滞闷,叶修吐一圈儿烟就要赢下一场来,白背心被汗蒸得半湿不湿,叶修就用那修长的手指拧开瓶盖儿喝水。水流成一线,从他的嘴边漏出来,滴滴答答,划过他的喉结,落在他的胸前,布料透过去,叶修笑得很开心。周泽楷摇头。不能再想下去,这无端丰富的想象让他也觉得热了起来。七月的山间,微风凉透,在难解的炎热里自在穿行。周泽楷望着远方郁郁葱葱的林木,生出点期待来。

这次活动很特别,选手们要完成一场半真人秀性质的纪录片。横竖是夏休,就是以战队为重也拿不出什么好的推辞理由。他们都是摸爬滚打若干赛季的人了,自然清楚联盟的小九九。固然要的是胜利,但这时节什么东西不娱乐化似乎就办不下去,就像那些代言活动一样,选手明知道这和胜利没有关系,但也必须参加。战队老板心里上道,有了曝光有了流水,有了资金就有更多希望。战队养公会技术等等部门也是要钱的,这些让战队打得更舒畅,然后又带来更多的流水。周泽楷怎么不清楚呢?他太清楚了。所以他默默收拾了东西就过来,见到了叶修。叶修是个异类,他连代言都能推则推,没在发布会上上演神庙逃亡已经够给联盟面子了。他为什么会来?周泽楷想知道。叶修已经退役了,这次打着温情回馈的名号特别出演,可周泽楷直觉不对。

叶修那样子的人,怎么可能有什么温情回馈的念头?一走了之潇洒利落,若不是世邀赛还真就茫茫大海遍寻不见了。他对这整个联盟好像都没感情似的,一声招呼也不打,也不消说办个酒席权当饯别。周泽楷知道这想法有些偏私,根本上还是一厢情愿的迁怒,他当然明白叶修是个怎样的人。叶修对这赛场深情,未有体面的告别就像他从未离开,而那些人,山水自有相逢罢了。他不想告别,也从没远去。这就是叶修的温柔了。

周泽楷拉开书包,他还是习惯性带上了笔记本,眼下把电脑扳到一边,摸出一卷耳机线。没带什么高级的,孙翔特喜欢煲耳机,每每在耳边高谈阔论品牌耳感,周泽楷认真听了,给自己也买了一个。这次没有带出来,他不想表现得太娇贵,或者说,太“高级”的样子。他活得认真,但有人不怎么认真,衬衫随便套,东西随便划拉一下就可以背出来。周泽楷这样尽量轻简,仿佛就离那个人近了一点。

车行山中,时有颠簸,周泽楷假寐不成,终于到了地方松了口气。

选手们纷纷下车,抻抻懒腰,呼吸一下难得清新的空气。领队先领大家去住地,分房间。两人一间,大多是同队一房,周泽楷也名正言顺地和孙翔分到了一间。黄少天在一旁叽叽咕咕地吵,问可不可以调换房间。周泽楷觉得奇怪,黄少天和喻文州这么长时间一间住下来怎么现在想尝鲜了,但他也没兴趣管。他也有些想换房,只是一点点而已。周泽楷目视叶修和方锐勾肩搭背地去放行李,拳头轻轻握紧,又轻轻松开。

衣服都已经叠得整整齐齐,周泽楷把衣服取出来挂在衣柜里,小心地在周围喷了点防虫药剂。孙翔把东西勉强堆了一堆就去洗澡,就算这里大多是男人,他还是要保持自己泾渭分明的帅气。周泽楷打算晚上再说。他拨了拨刘海,镜子里他的眼睛很漂亮,有着柔美的轮廓和勾画利落的眼角,长睫绵绵瞳孔润泽。如果杂志上说的那些让他脸红的话是对的,那为什么他仍然得不到想要的倾慕?

拍摄组不会让他等待太久,孙翔刚收拾好,就有人来通知去拍抵达合照了。周泽楷看着孙翔一身清爽昂首阔步地走出去,忽然有点后悔没洗完再出来了。

周泽楷离开房间之前犹豫了片刻,还是没有换身更好看的衣服。太做作了,他不喜欢。他的模样被精心雕刻,应以最美丽的花朵衬托,已经习惯了的入时装扮半分是资本的意思半分是自己的小小祈愿,然而至少现在他不想装扮了。难得的闲暇,清爽的山间旅行,即使被探照灯窥视也是舒展而惬意的。周泽楷关上门,旅馆房间的门很厚重,合上的一息却极轻巧,锁链孱弱,但无法破解。

选手们已经在下面等着拍摄了。都是便服,别致又轻快。周泽楷快速扫了一下全场,喻文州穿一身棉麻质感的宽松衬衫,符合情境又不过分随意,正在和王杰希讲话。叶修还没有到,场内有点过分安静了。周泽楷疑惑地回头找寻着什么,然后两尊垃圾话之神一前一后地下来,一路嘲讽与反诘齐飞,废话共调笑一色。黄少天闪亮登场,像是大家就专程等他一样神气活现。他时常这么高调骄傲,但不会引起别人反感。谁会反感太阳呢?沐浴着他活泼的气息就像接受阳光的恩赐,嘴上说着好烦,心里倒轻松的。周泽楷虽然也与黄少天平和相处,却不太能理解黄少天的处世哲学(并且怀疑此人并没有这种哲学),也不羡慕他的存在感。周泽楷的性格是很低调的了,奈何他挂着那样鲜艳的皮囊,赛场上又拥有那样恐怖的统治力,他的存在感几乎要溢出来了。

叶修说过,不要忽视周泽楷。是在什么时候说的呢?叶修离开赛场很久了,一年的时间在这个地方实在太久了。周泽楷记不住。但他还清楚地记得叶修说过这句话,他觉得有些诧异。常人认为周泽楷是无解的枪王,永远不可能被忽视;然而叶修却说不能忽视自己。生活里的小周太温驯了,让人忘记场上的刀锋,似乎这两个人,他、和在赛场上的他,是完全不同的。叶修觉得不是吗?在场上的周泽楷,也会有那样的一面——耐心等待,隐匿自己,温柔无声,看着谁陷入自己的节奏。生活里的周泽楷,也会有那样的一面——威压全开,无法抵抗,凶猛迅捷,像猛禽注视自己的猎物。那么叶修是视线过于敏感了,还是本来就在关注他呢?周泽楷借由叶修的审视审视自我,意外地发现对方的审视比自己的更加清晰。

千回百转的念头定下来,叶修正好自然接起了话事人的角色,抻着脖子喊了声:“拍不拍啊还?”活像个等着工作的群众演员,就是脾气大了点。工作人员立马小心伺候着:“马上了,稍等一下。”

叶修很惊奇:“哟呵,我又不是老虎,小同志你别紧张,要是再等会儿呢我就先上凉快地方待着,要是就拍了我也懒得挪窝。不着急不着急,你们慢慢弄。”最好弄到晚上,干脆咱们就别拍了。

叶修不太上镜,他自己觉得。

天不遂叶修愿,架势很快摆起来,摄影师先是要求随意发挥,一看这些非专业人士发挥得毫无美感,又指挥大家摆出各种古怪的姿势。暑热在山间得到有效缓解,鸣蝉不知疲倦地助兴,周泽楷感觉有汗落下来,顺着他的耳鬓流到他的脖颈,最后绕过手臂,堪堪停在腕间。

叶修的手轻轻撞了他的一下。皮肤摩擦的幅度如此轻微,但那滴不合时宜的汗珠却带来宛若隐秘情事的氛围。喧嚣都抽空了,周泽楷心神大震,惟余那接触的一片燃烧着,缠绵着,似落雨倏然融入湖中。他们交换了皮肤上无数微尘,暧昧而愉悦,波心荡起涟漪,周泽楷没有把视线挪过去一毫,脸侧却灼热起来。

他们分享着这一刻,天真,盛大。


TBC.


文前不好太长,文后解释一下:这篇篇幅很小,大概放几段就能放完,本来打算参加十区活动现在大概赶不上了,所以速度没有保证,要写的重心还在隔壁的长篇,那篇会写完。这篇文的核心是周和叶的感情,背景可以无视,目前选择只是出于冲突考虑。按大众观点来看应该是单箭头,但我没法说明白他们之间的感情具体是什么,有兴趣的话请继续观看并自行解读……一切ooc属于我,一切美好属于他们。放这种感情倾向的东西稍微有些挑战勇气,希望有人包容这篇。还要说一句感谢沈沈沈不归太太的黄叶←周《如果我沉默》,是我想写这篇的一个重要契机。




评论 ( 16 )
热度 ( 69 )

© 河外星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