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喻叶✿

头像by@织森涼_Mor,请勿使用。

叶&叶受中心/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感谢你的到来。

【黄叶←周】恰似无语东流 2

周单箭头叶,叶不明箭头周。周叶BE注意。主周视角,黄叶只是背景板。私设有。时间线十一赛季夏休期。

重要预警:请无法接受三角背景板的务必不要往下看。


B 慕君子

 

选手随机分成了两支队伍进行对抗比赛。这是真人秀常用的套路了,对抗性增加了趣味,人物的选择也很考究,要注意到宿敌关系、搭档关系以及不同类型的搭配。周泽楷知道,这所谓的随机分配之下,是每个人都心知肚明的节目效果。摄影机再怎么贴近生活,终究只是生活的表面罢了。也许不经意的瞬间会流露出真实,但是绝对的真实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的。

周泽楷被分到了和叶修一队。他没有过多地注意其他队员,这一组安排了大约是吐槽役的叶修、负责降温的张新杰,还有吉祥物担当——他自己。单纯以人物论,爆点也没有很多,突出的特色是打乱了常规搭配。队友、平常关系亲近的人并没有在一起。周泽楷望了望孙翔,这位骄傲的战斗法师仿佛完全不懂人情世故,队长艰难的视线他恍若未觉,只顾着摆弄他的游戏机。没救了……周泽楷想,孙翔还是太年轻了,镜头前也单纯得可以,他就像是专程来郊游的。

自己这边,喻文州已经和张新杰、叶修凑在一起聊天了。那几个人神色游刃有余,倒也像来度假的。周泽楷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轻松自在,他根本插不进去。干嘛要插话呢?他们本来就不熟吧。他站在空旷的野地上,竟然感受到了一点无助。太陌生的情绪。江波涛不在,周泽楷梦回第五赛季——他脊骨铮铮,无法传达、无法呼喊。

叶修眼睛尖,眯了眼招手:“小周,傻站着干什么呢?咱们还得多多拜托你呢。”

拜托我?拜托我什么?周泽楷一头雾水,依言过去了,被叶修占便宜拍了拍肩。这便宜占得很困难,周泽楷甚至想体贴地屈屈腿方便叶修拍。叶修混不在意,接着就把几位战术大师密谋的内容和盘托出。

“小周你看啊,我们几个老胳膊老腿的不擅长运动,我们估计这真人秀肯定有猫腻,要耍一耍我们这些宅男。好在有你——”叶修不掩饰目光里的满意,把周泽楷整个人照了一遍,看得他全身不自在。

“不运动的只有你,别拉上我。”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公事公办。

周泽楷脸红了红,叶修刚刚在夸他吗?在霸图副队面前,他有些班门弄斧的局促感。他摆摆手:“不,也就……还好。”

“别谦虚啊,先说好,有什么力量项目我就不上了啊,谢谢小周了。”

不是,你等等,我还没答应啊……“好。”周泽楷点头。

不出老油条叶修所料,节目组恶意满满,把他们拉到了一座颇有点高度的小土包面前。整体高度也就是土堆的范畴,但是要难为叶修这种宅男是妥妥够了。土包背靠连绵深山,可以预料到顶上景色不错。据主持人介绍,深山间有水潭洞穴,非常美丽。叶修强装镇定,转头和跟在他身边的周泽楷咬耳朵:“我已经看透了,这什么潭什么洞的,绝对是以后几天的坑爹项目。”

靠得太近了,周泽楷小退一步,耳边被叶修的吐息弄得痒痒的。至于他说的话,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只好嗯嗯啊啊表示一下赞同。

任务是登山。每队会配备随队医生保证安全,山中有若干节点,每个节点会有额外的游戏要求,达成要求的可以参与抽奖获得神秘道具。但是节点设置比较绕远,途中可以适当放弃,端看队伍的选择了。

看着这个游戏规则,喻文州立刻和叶修交换了个眼神。周泽楷挫败,再次意识到自己完全不懂这些战术大师在想什么。

叶修没冷落他,看他张着求知的大眼睛,马上父爱泛滥地解释:“你觉得路线规划要怎么做?绕点还是直走?”

“直走吧。”周泽楷喜欢直接一点,他相信以自己的能力正面对打毫无问题。

叶修露出一个狡黠的笑:“你中计了。从节目设计上来说,肯定是绕远的节目效果更好,为了奖励这种队伍,通常偏离正路的节点能获得的道具比较惊喜。我们绕路。”

周泽楷眼睛转了转:“可以分开走吗?”

“真聪明!”叶修很喜欢一点就透的周泽楷,“分几拨快速探点应该是很有效率的选择了。主要就是随时保持联络。”

周泽楷的嘴角无法自控地翘起来,很好,他想,这很好。

他们队的计划很快定下来,喻文州坐镇中线走直线,左边节点由张新杰带人负责,右边由叶修带周泽楷负责。兼顾思维与体力的分配。听到分队的时候,周泽楷感觉自己真的像是出来春游的小学生了。他还想对队友们挥挥手,说声我们走了。太欢快了,他努力调节自己的面部表情,希望不要露出什么端倪才好。

“小周很高兴嘛。平时憋得太久了?”叶修打趣。

他们已经走上了旁道,周泽楷垂下眼帘,遮住自己明亮的眼眸,心跳从简单的节律骤然加速,一拍,两拍,然后连绵成模糊不清的颤音。憋得太久了?是啊……他不知道自己已经这样忍耐多长时间了。想触摸的感觉、想接近的感觉、想注视的感觉。对方太敏感了,他藏匿在温顺的表象之后,尽情贪婪呼吸着那几乎是悖德的气息。叶修轻飘飘地扔过来一句话,完全不知晓这句话里隐藏的危险。

周泽楷点点头。你会察觉吗?你会明白吗?那是我自己也不敢相信会开出的花。扎根于我默默无语的心扉,我不曾为它浇水施肥,但幼芽挣扎着破土而出,终于我也制止不了了。所以,你会看到吗?

叶修随口说:“其实我觉得这条路上我们应该会有收获的。”周泽楷投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他才接着笑了:“我可是幸运值满点的啊,跟着我有肉吃,嗯?”

他们十分钟后抵达第一个节点。运气很好,游戏没有人数要求,叶修和周泽楷颇有童心地顶了一会儿气球,被拍下无数精彩瞬间,工作人员才堪堪放过他们。抽奖是自称幸运值满点的叶修来抽,果然也很幸运,他们拿到了计算登顶用时减少的道具。

“呼,累死我这一把老腰了。”叶修明明没多大年纪,却时不时来一句倚老卖老的话。周泽楷不太赞同,但他想也许叶修是以这种方式调节心情呢?他已经不是在役选手了,周泽楷曾经不敢想象没有叶修的荣耀是什么样子的,可事实证明没有他的荣耀依然是荣耀。周泽楷依旧对冠军戒指志在必得。不去分析他的思路,不去观察他的动作,不再把他当作强敌对待,那种孺慕的心情是否会有半分减少呢?

做不到。叶修不在这里,他却无处不在。就算他离开了,他的技术还在这里,他的意识还在这里,周泽楷无法将他与荣耀本身剥离。于是那份说不出来的心思,在封存的酒窖中发酵得更香甜、更让人无法抵抗了。

“我猜没准儿之后还有能干扰对手的道具。”叶修张望了一下,“不知道他们在哪儿呢?”

也许是担心兴欣的姑娘和方锐,他望过去的表情有种不常见的温柔,周泽楷经常能捕捉这种格外温软的情绪,即使叶修从未把这情绪投注到他身上。周泽楷想,自己不需要那种温柔。他已经足够坚强,足够锋利,他不要保护、甚至不要惺惺相惜都可以。他只要一点点赞同就好了,就是称赞他聪明的那时候,叶修明亮的眼睛。这个眼神是属于他的。

“我们走吧。”叶修笑了笑,“要快一点啊,文州那边要嘲讽我们了。”

我们。实在是很甜蜜的词语。周泽楷默不作声地加快了脚步,越过岩石的时候,自然地伸出了手。

叶修也不和他客气,握住了那只手,借力登上去。

周泽楷没有放开。他没有回头看叶修的表情,心跳已经叫嚣着冲破他的鼓膜,浑身经脉拔山填海,每一次呼吸都是海潮涨落的韵律。

山行不久,他们不得不查看地图了。叶修荣耀地图看得明白,现实地图却晕头转向。周泽楷小心观察了一下,确定他真的完全看不懂,右手指了个方向:“那边。”左手已经放开了叶修,在身后握成拳头,渗出细细密密的汗。

偶尔,我也是有坏心眼的。周泽楷不擅长说谎,额头都要冒汗了,好在叶修对他根本不设防,爽快地就跟上了。

地图上写那边有个很漂亮的洞穴,周泽楷想带叶修去看看。就一会儿,他向自己保证。就稍稍放纵,这么一点点时间吧。

 

TBC.

小小过渡。稍微摸一点,防止之后忘了要写什么……


评论 ( 13 )
热度 ( 50 )

© 河外星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