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喻叶✿

头像by@织森涼_Mor,请勿使用。

叶&叶受中心/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感谢你的到来。

【喻叶】我于何处丰沛你的温柔 39

原著向。前文清水,有R18情节前会标注。喻叶only,其他人全部友情向。前文客观描写中使用“叶修”一名,涉及其他人心理活动等使用“叶秋”一名。人物自我理解注意,比赛方面有私设。

39

苏沐橙觉得叶修最近很不对劲。

别的不说,她和叶修彼此扶持一同生活也有不短的时日了,还真没看到他苦恼过生日礼物的问题。他孑然旅居H市,本来能送的朋友就少,而寥寥几个需要他送的人都太熟稔了。叶修送什么必然是熨帖的,苏沐橙很喜欢那种微微惊喜又分寸适当的礼物。什么人能让他苦恼呢?但她没有过多打探,斟酌了一下问他:“你和要拿到这份礼物的人,关系怎么样啊?”

叶修怎么回答她的?

——“很特别吧,不好随意,也不能生疏。”

苏沐橙陡然想到一个特别可怕的可能。

“你该不会……恋爱了吧?”

这时候她还来不及品味一直照拂自己的人被旁人分走注意力的微微酸涩,一心想的只有震惊。叶修无疑会恋爱,但是他就这么,就这么骤然爱上谁了么?

回复来得有些迟。

“是啊……沐橙,稍微有点难为情,不过还请帮我保密。”

“天啊,好,当然帮你保密。不过你成天待在战队,我怎么没发现你和哪个姑娘对上眼了?不会是训练营的吧?”

“你别瞎说好吗沐橙,这名头我可担不起啊,我有那么丧失吗?是你认识的人。”

“啊?!云秀?!”苏沐橙大惊失色。

“打住打住,你就认识一个楚云秀吗?是喻文州。”

“啊,还好还好不是秀秀。是喻文州啊。”

平静只持续了半秒,接着苏沐橙巨大的感叹号充满了屏幕:“你再说一遍是谁!!!”为了表达她的惊愕,这姑娘还飚手速改了字体,叶修被吓得往后一缩,活像那字会从屏幕里钻出来把他吃了似的。

“别这么大反应成吗,喻文州,蓝雨战队队长。”

“……您真行。”许是实在太过震惊,连半句评价的话都说不出来了。最开始的恐怖劲儿过去,苏沐橙立即开始担心。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的的确确要兜住了。要是随便哪个姑娘,曝光了顶多被嚼几句不够专注战队事业,这要是和喻文州的事情爆出来了,那就是资敌叛国,外加同性恋歌的社会新闻了。苏沐橙开始遐想,万一真兜不住了告诉大家叶秋大神其实是个女的会不会有人相信呢?

“人呢?帮我选选礼物呗,我实在不知道送什么好。”

敢情这位还惦记着呢。苏沐橙手忙脚乱地回:“你要是不说是谁我还可以帮忙,现在一想到是送那位队长的我就……不太能想象他会喜欢什么,此事还要从长计议。这样吧,哪天有空了和我一起逛街去看?”

“好好,遵命。不着急,还有比赛要打呢。不然我送他一张mvp证书?”

“向喻文州示威吗?”

“开玩笑的。他想要也要我得有啊。这赛季这么风起云涌……”叶修本来想说自己也不能托大说一定拿得到,又意识到不能和苏沐橙说这个,于是强行转折,“但mvp还是我的。”句尾还衔了个叼烟的酷酷表情。

苏沐橙笑出来,其实叶修多虑了,她始终坚定地相信着他,即使他自己说没把握,在苏沐橙这里他也是绝对的王。她信他,战无不胜。

 

喻文州撩骚水平不高。这是叶修总结的。两人都有一大摊事情要忙,没工夫眉来眼去。正是要过年的时候,往日里也就叶修和苏沐橙两个人笑笑闹闹,瞧着有些孤单。喻文州还不知道他和家里那些龃龉,叶修不确定他是不是要同叶修来点什么旖旎邂逅。想着应该不会,蓝雨自己都焦头烂额,正准备季后赛呢。于是喻文州的话也变得无趣了起来——在忙?等会儿,好的。叶修叹了口气,看喻文州的模样还以为是位模范情人,结果也就是个初尝禁果的小朋友嘛。

常规赛轮次打完,叶修和苏沐橙拿到了最佳搭档,让陶老板颇为满意,对叶修也和蔼了很多——不是说之前不和蔼,而是现在几乎和蔼过头了。叶修堪称逃难一般离开陶轩试图劝说他和苏沐橙一起出道的现场,苏沐橙没急着追他,而是好脾气地帮他善后,说了几句软和的话,陶轩才肯放走。叶修心里知道商业活动已经是陶轩的心病了,他也不想和老板关系搞僵,但是唯独这件事没有办法。陶轩现在还是遗憾的情绪,万一以后看着别家眼红才是真的难缠。好在目前的联盟,没有人的价值能越过他叶修去。尽管压力稍大,却也安全。和家里的矛盾、不愿被发现的难以启齿的心情、微渺的渴望家庭接受的祈愿都搅和在一起,他独身在外几年,早就知道自己当初离家出走的行为幼稚,但重来一次他也许还会这样做。每逢佳节倍思亲,今年的春节,也不知道家里如何了,他的家人知道他已经做成了什么又将要去做什么吗?他们知道自己……正在和一个男人恋爱吗?想到这里叶修梗了一梗,把多愁善感都抛在脑后,喊了一声刚应付完陶轩的苏沐橙:“走吗?”

“从来没见你陪我逛街这么勤快过。”苏沐橙抱怨,眼睛里却闪着狡黠的光。

“这不是今天请苏小姐陪我逛街嘛。”

“停停停,别叫我苏小姐,太恶心了。”苏沐橙打了个寒战,“你到底有什么想法没?咱们去哪儿?”

咬咬牙,叶修说:“去XX路的那个商场吧。”

他还没去过那里,苏沐橙也没有。一年以前,苏沐橙还是乖乖上学的好孩子,叶修也不存在出席活动的机会。他生活不算拮据,但也没享受过什么;苏沐橙尽管身价大涨,却还残余着过去精打细算的习惯。这次为了给喻文州选礼物,叶修想怎么也不好太寒碜,思来想去还是去一趟商场,新年快到了他还可以顺便给苏沐橙买身衣服。H市的冬天风都带着彻骨的刺痛,苏沐橙的冬衣穿了几年,有些不合身了。

两个人一起往商场里走,大厅空旷得过分,地板光可鉴影,穹顶灯如星河。鞋踏上去的时候会有让人心慌的响声,周边的店面遥远而冰冷。叶修不知道苏沐橙心不心虚,他自己是心虚的。小时候也参加过衣香鬓影的宴会,但那些都已经是儿时旧梦,如果他不离开,也许会和弟弟一起成为得体优雅的大人,但是这不可能。叶修属于赛场。攥着一张车票在火车站警惕拐卖犯的自己、凌晨三点强打精神代练初试烟草的自己、和友人送外卖把汤水洒了一地忍痛赔偿的自己,以及现在签了高薪合约穿着浆白衬衫站在堂皇大厅里的自己,好像从未变过。苏沐橙向他靠了靠,小声说:“这么空不浪费地吗?真是没良心的资本家啊。”叶修笑了出来,回她:“就是,嘉世应该买来做训练室的。”苏沐橙瞪他一眼,两人往前走,总算没那么不自在了。

路边看过许多男装店,苏沐橙怂恿叶修给喻文州选一件,叶修总觉得差了什么。送衣服还是过于亲密了吧,而且喻文州一套一套的壳子不少,干嘛还要为他选个光鲜的笼子呢。尽管有几件叶修是真的觉得喻文州会穿得好看,他几乎能想象到对方身着衣服的样子,然后再联想到他脱掉衣服的样子。

叶修稍稍赧然,男人最易食髓知味,只分别如此时日已经对那天的舒爽上了瘾。喻文州年轻,且有力,他的肌肉是暖的,摸上去是薄薄的一片,就这样一过手,就令人割舍不开了。醉酒没能产生适应问题,回去再想渐渐也不难为情,反而放开地觉得情事如此甜美迷人。

叶修快步离开这店子,心想自己真是中邪了,挑个衣服还上脑了。

转弯过去,叶修倏地停了。

“怎么了?”苏沐橙问。

他缓缓笑起来,“找到了,送他的礼物。”

橱窗里,天鹅绒小心地托起那礼物的身躯,射灯为它镀上迷离而温润的色泽。一只钢笔静静躺在那里,叶修想起他来到蓝雨训练营那日,沉默的少年不曾被投注恩宠,但他会用笔记下每一处心得。

那时他不关心喻文州,也不知道喻文州能独自长到今天这个模样。现在,他不会错过了。

TBC.

失踪人口真诚致歉!再次保证不会坑,这段情节卡了很久,如若还有愿意看一看的读者,致以诚挚感谢,以及对不起让大家等了这么久……


评论 ( 31 )
热度 ( 117 )

© 河外星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