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喻叶✿

头像by@织森涼_Mor,请勿使用。

叶&叶受中心/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感谢你的到来。

【喻叶】圣子降临

圣诞节快乐!希望喻叶永远平平安安。一发简短的贺文,投注了一点私货。

预警:信徒请谨慎观看,有演绎成分,考据十分不究,如有冒犯,在此致歉。(我本人不是信徒)

 

大教堂的尖顶闪耀着不真实的光辉,雪落在街道上,薄薄一层宛如苹果挞上的糖霜。喻文州裹着围巾走过冬季的城市,四周人群熙攘,异国的卷舌音清脆好听。他来这座城市念书方才半年,没有体验过圣诞节的气氛。从他居住的小公寓出来步行二十分钟有座商场,本想赶着买些节日的原料做菜,看着长队只好打消了这个想法。想着今天也是难得闲暇,绕道去了小酒吧准备稍稍来上一杯暖暖心肺,如果有合适的也可以一度良宵。

喻文州二十二岁,孑然一身,不介意在节日欢乐中略微放松一下。小酒吧不是gay吧,他不太习惯这里金发帅哥的邀约,尽管他们浪漫而迷人,他还是觉得缺少了什么。吧台前的小哥已经相熟,对方很有职业精神,尽管喻文州来这里的次数屈指可数,酒保还是记住了他的名字和喜好,笑脸相迎与他寒暄。也可能是喻文州太特别了,亚洲人,总是温温柔柔的,不过眼睛里会闪过凌厉的光。在他拒绝别人的时候,没有人能更进一步了,他就像是自己王国里高高在上的王,平素亲民然而轻易招惹不得。

“老规矩吗?”酒保摇荡着调酒器,这里的吧台也装饰得充满节日气息,红色的光球悬垂在灯畔,一圈一圈宁静地转着,松枝妆点着今日特价的标牌。

“麻烦了。”喻文州对酒保笑,“不知我有那个荣幸得到圣诞特别甜点吗?”

“当然。”酒保对他眨眨眼,“您这样绅士又有趣。”

栗子蒙布朗和淡朗姆酒很快端上来,馥郁甜润的味道令人心醉神迷,喻文州笑笑,露出雪白的牙齿:“多谢。”

他坐在吧台边,零落的灯光把他的脸颊打亮,雕塑的轮廓似被上帝垂怜般美好,喻文州饮酒的动作很诱惑,袖口弯折过去,带点禁欲的表情被酒精晕染成不至于失礼的微红。他耐心地等待一只飞鸟撞入他的罗网。

他如愿地等到了一个被自己吸引的人。男人身着做工精良的衬衫,领口却随意地扯着,眼睫下是水一样的波纹。喻文州本能地想抬头细看,随即控制住自己的冲动。

他听到那人对酒保说话:“请这位先生一杯,他的笑容很好看。”听不出来口音,对方的声音像松香抹过的琴弦一样微微铮动,温润之下隐含着电流和金属的震颤。

喻文州举杯:“谢谢。”他看到对方的脸。

那人的表情戏谑,眉目却悲悯,宛若圣子降临。

喻文州的心脏慢慢解冻,血管跳动起来,欢呼着喧嚣着,他对那人勾起了一个略带点引诱的笑:“不知能否得知你的名字?”

“叶修,我叫叶修。”他用中文回答,那声音一下子和背景音分割开来,变得熟悉而又遥远。

 

喻文州打定主意要把叶修拖上床去,当然需要对方自愿。他不算太正人君子,到了年纪自然兴致勃勃,虽不认可纵欲但也不反对小小的你情我愿的情事。

叶修看起来很美味。他已经好久没碰到过让他想要得到的人了,不抓住这个机会怎么行呢。

叶修很好说话,有问必答,但十分狡猾,他不想你知道的东西有一万种方法迂回引开话题。喻文州得知对方是隔一个街区的住户,做艺术品相关的工作,最近刚刚完成撤展,正是放松的时候。被问及圣诞节为何不回家,叶修举起食指抵在唇前:“秘密。”他的唇珠翘起一个暧昧的弧度,看上去很适合接吻,但眼神却极尽清澈纯洁,喻文州在肚子里盘旋了半天的邀请究竟没有出口。

是叶修主动招惹他的,喻文州想。吧台边这么多人,他唯独挑中了自己送酒,是什么意思应该明了。大家都是成年人,虚与委蛇正常,但客套太多就显得不够爽利好看了。喻文州决定探出钩子给他。

“不知你今晚有安排吗?和你在一起很愉快。”喻文州询问的时候直直看着叶修的眼睛,他不容许自己的猎物脱逃。

叶修马上笑了,那笑带着一点促狭,像是洞察喻文州的心思:“没有。我只是为了认识你而来。”

喻文州吞咽了一下,要被这句过分的情话梗住,他也是个见过世面的男人了,这时候却控制不住全身血液集中流去。尽力维持了平和的外表,他问:“那我们出去走走吗?”

酒保眼见着熟客邂逅浪漫,眼睛里都是笑意,体贴地道别,小声和喻文州说了句“好运”。

他已经足够好运,在落雪的冬夜,这赞歌遍地银铃流泻的温暖日子里找到一个暂时的伙伴。转而他又想起这行为是不受圣父祝福的背德之举,他又觉得黑色的粘稠液体流过四肢百骸,拖着他向深渊而沉沦。

酒意被风吹得熏染,喻文州眼里的叶修也不一样了起来。对方沐浴在光明正中,瞳孔里的漩涡是恶魔的馈赠。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们。”

喻文州胸中似乎回响起至诚的祷告,他想,如果这是我的罪,那么我将永负我的罪,直到死亡尽头。

 

喻文州在绵绵春情中睡去,造物主偏爱叶修的身体,他的肋骨精巧得如同神迹。他的身体是虚无的梦境,只要沾上就会将对方擒获。喻文州觉得自己躺在一片无垠的水中,水是平面的,宁静的,时间仿佛停止了。

他很累,他也许回到了母体,安心地睡去,没有痛苦,没有忧愁。

叶修撑着手看喻文州,他的表情几乎是在看自己的孩子,但虽如此慈悲,也流露无情。他的眼眸还是单纯的样子,单纯得几近残忍。听着喻文州呼吸逐渐平稳,他靠近了亲吻喻文州光洁的额头,如羽毛一样轻,如今夜的雪一样凉。

“愿主赦免你的罪,赦免你的快乐与幸福。”他喃喃,用手指在喻文州胸口画了个十字。

睡梦中的喻文州感觉到叶修作乱的手,一把抓住了揪过来。

叶修怔了怔,笑起来,重新躺下去,任他把自己抱了个满怀。

夜间的欢歌仍未停歇,简单的卧室里只余浅浅叹息:“越长大越没有勇气了,这世间……没有枷锁能困住我。”

 

醒来的时候叶修已经离开了,昨夜的一切都像是梦一样,喻文州抚摸了一下发顶,有点奇怪自己一丁点宿醉反应都没有。他回想了一下前夜餍足的感受,心里涌起一股股热流。他有点想念叶修,这种想念很淡,却有种熟悉的意味。

他好像本就应该想念,应该想念很久很久。

喻文州忽然想再去找一找叶修。他把自己的房间翻遍,对方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线索,他们所在的城市虽然不大,找起人来却很麻烦。他想起对方说住在隔壁的街区。

喻文州打听了一遍,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叶修说他是做艺术品方面工作的,最近刚刚撤展,他查遍了这个浪漫城市每一个刚结束的展会,一无所获。住地那边也不曾有消息。他去了趟酒吧,得知那日叶修是第一次来。叶修就像落在他杯里的一片叶子,没有引起一点声响,离开了之后也寻不到踪迹。喻文州只能期待在酒吧再次遇见他,徘徊了一段时间,仍旧再也没有见到他。

他把叶修弄丢了。

喻文州没有丢过东西,不知道这种感情如此揪心。他觉得自己本来并没有很想要再见叶修一面,然而在惦记起了以后再见面成了他的心病。他觉得叶修理应是自己的,所以是他把叶修丢失在一个圣诞夜。

仁慈的主赐下礼物,他无比感激地拆开了,殊不知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有期限,叶修是只在午夜十二点出现的灰姑娘魔法,而现在他已经失效了。

主不会宽宥心存妄念的子民。喻文州站在空荡荡的街中,自圣诞那夜的第二场雪已经降临,这次无比盛大,要把一切汹涌的情绪掩埋在威严之下。

喻文州跪下来,伸手去接飘扬的雪花。

节制是一种优雅,而他容态尽失,祈求原谅。

 

叶修闭着眼睛,漆黑的血液流淌了一地。洁白的羽翼被浸染,藤蔓束缚着他的身躯。

我不在束缚之中,我即道路,我即真理,我即生命——他将会重生于无邪的天国,亲吻每一个他的信徒;他将会荡涤世间污秽,为世人赎罪。他曾一遍遍追寻何为爱,他在普照的光辉之中产生了偏爱的心神,他走下神坛,去救赎一个不安的灵魂。

他们在千百年前相爱,在千百年前分离,在千百年前认识到真我的分离与结合。他们不受祝福,上达天的无尽,下达地的无间。然而他们又一次重生,在无尽的苦楚中找寻何为爱的真义。

我不在枷锁之中。叶修想。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叶修在光与暗的分界里睁开眼睛,他看到喻文州对他伸出手,他将手递了过去,对方虔诚地一吻。

 

“终于找到你了。

“我信你。只是你而已。”

 

FIN.

这次有些忐忑,完全的门外汉描写,但还是私心很喜欢这个梗,所以送给大家。愿你得到祝福,愿喻叶永结同心~


评论 ( 5 )
热度 ( 173 )

© 河外星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