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喻叶✿

头像by@织森涼_Mor,请勿使用。

叶&叶受中心/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感谢你的到来。

【喻叶】我于何处丰沛你的温柔 40

复更。此章公农历时间关系为情节需要纯属瞎掰,请不要代入现实时间。


40

叶修打电话给喻文州的时候,他正在和战队的选手们道别。虽然严格来说,他才刚当上队长没多久,这副气派却已经拿得出来了。喻文州看到来电,没有接,先把队员送上了车,才接通过去。

“喂?”叶修语气里还带点笑意,“做什么呢,半天都不接。瞒着我找小情儿?”

“是啊。”喻文州顺势答话,“刚把小情人送上车,怎么了?”

“好啊你喻文州,不乖不乖。”叶修随口调戏几句,又接,“有空来看看你大房吗?”君子坦荡荡,自称大房毫无耻意的样子。

喻文州听着这话,脑子里就想歪了。他已经擅自勾勒出叶修宝相庄严,捏着帕子怒斥接近自己的男男女女那样子了——想到这儿,喻文州一阵恶寒,把脑海中乱七八糟的东西驱走。虽然妄想停下来了,心里还余着小钩子抓他,使得他的声音暧昧起来:“夫人可是思念我了?”

叶修哈哈大笑,被他的称呼雷得从凳子上翻下来:“是是是,你来不来。”

喻文州这时候已经走回宿舍,拿起自己的小本子来,翻了翻说:“唔。你来吧,我明天回家,要陪着守夜,后天还有点事,走不开。你后天来我招待你。”

叶修立即拒绝:“不行。”

“啊?”喻文州难得大脑当机一下,不明白叶修怎么就无情拒绝了。

“我没钱。”叶修明示了。春节期间,没人报销,自己从H市飞G市太贵了。坐火车时间又不够。

喻文州只当他在撒娇,并不知道叶修本人财政有很大问题,不过也大手一挥批准报销:“你来吧。待会我给你转过去钱,你先买机票。”

叶修不太得劲,自己和喻文州谈恋爱,没有让喻文州请他任何东西的道理,他所受的教育也不允许他那样做。然而一定要分得清清楚楚,乃至于喻文州生日他都无法陪伴身边,这又是另一种无理的顽固了。叶修想了想,还是先这么着,以后周转开再请回来好了。机会多得是。想明白了,他就马上表示得令:“感谢喻文州大大慷慨解囊。”欢天喜地地订票去了。

春节期间票不好订,尤其叶修还没提前多久。按理说大家都赶着除夕夜前回去,次日的票应当空下来了。结果叶修一查,反倒是明天往G市的航班还有空座,后天竟然订不到了。航空公司说这是因为后天有管制,一班直接取消,叶修看这样子只好明天就动身。

他不想明天就走,至少除夕夜是要和苏沐橙一起过的。苏沐橙见他为难,问明白了事情,顿时有种嫁哥哥的感觉,催促叶修赶紧把明天的票订了。叶修也没有觉得对不起苏沐橙什么的,只是他们是家人,一起过除夕太正常不过了。苏沐橙叹口气,拍拍叶修的肩,佯装不舍的情态:“我也不想,但是你以后总会和喻文州变成一家人的。就当提前体验了吧,今年你去他那儿过,明年带回来给我见见。”

“见什么见,比赛还没见够?”叶修觉得好笑,品着那个“一家人”回味半天,好像还有点甜。

“去去去不要打扰我和姐妹聊天啦。”

于是叶修在大年三十当天夜里降落在了白云机场,两手空空,就近躲进一家小招待所过夜。

 

招待所本都没人了,只剩老板一家煮汤圆看电视。见叶修大过年的在外面睡觉,好心叫他一起上桌吃饭。叶修看着桌上就老板一家三口,没再推托,拣着白瓷碗吃东西。鸡他不敢动,盛了碗靓汤喝。G市人过年不煮饺子,叶修感到别扭,实实在在体会到身在异乡。虽然H市也不算他的家乡,可至少有苏沐橙陪着,眼下在人生地不熟的G市跟着萍水相逢的人过年,着实是他没想过的。

叶修想,喻文州家的年夜饭有什么呢?听老板说鸡是必需的,还会不会有点年糕之类的?喻文州那么爱吃白切鸡,一定很开心吧。他开心的时候是看不出来的,但你能从心底感觉到。喻文州让周围的人都很快乐,叶修希望他自己也能快乐。

零零落落地吃完,老板一家看春晚,电视里面很热闹,这样即使身边冷清也显得温暖。借着招待所的电脑,叶修给家里发消息,当然还是他弟弟负责转达。叶修面对他爸不动如鸡,威严太盛下不了嘴。叶秋照例埋怨他不回来,总之是年年来的老一套。这老一套上演出了《难忘今宵》的节目效果,没这两句埋怨好像就过不了年似的。叶修熟练安抚,调笑扯淡,让叶秋相信自己过得好。其实他也觉得过得挺好,做着自己想做的事,还有什么不满足?只是喻文州的事情不能提。叶修自己觉得这事没什么大不了,但必须考虑他爸妈的心情和颜面,这和他的工作一样没什么可丢脸的,但是他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家庭的底线。他们的关系已经紧张,何必再添一笔徒惹伤心。

上上下下打点好,叶修旁听了一会儿春晚,怎么也看不进去,只好悄悄溜回房去,不打扰老板一家温馨的气氛。

 

招待所床有点硬,叶修没挑床的习惯,睡下也没多大问题。但是他现在睡不着,这床板就成为令人烦心的要素了。叶修辗转反侧,窗外的烟花砰砰砰连放,那声音被隔在玻璃外,显得尤为不真实。

喻文州说要陪家人守夜,他的家庭会是什么样的?叶修自顾自描绘他父母的样貌,空白的脸上被安上喻文州的神色,却怎么看都不是那个他。他会受到责难与非议吗?就像叶修自己那样。应该不会的吧,喻文州和自己做事风格并不相同。他有相似的执拗和不管不顾的自信,但他的尖锐用温柔的水流包着。

叶修有点想他了。

 

与此同时,喻文州在给朋友们发消息。一条一条新年祝福送出去,字句都写得熨帖,每个人的问候不同。他表现出惊人的亲和力来,就连联盟主席都觉得,这位年轻的队长实在太令人放心了,待人接物挑不出错处。这份温和很容易被误解成伪善,但喻文州本质上仍然是个锋利的人,他对某些事情有着不容辩驳的坚持。他只是把能做的做好,并不刻意寻求亲近——那会折杀他的骄傲。喻文州耐心地问候完所有人,然后敲开叶修的聊天窗口。那一瞬他已经生出了放松与疲倦,却在看到离线状态的时候转变为微微的失望。

叶修不在。

他不太开心,虽然知道叶修应该不会待在线上到处发新年祝福,但他连自己都没有问,是不是有些不合适呢?他是叶修的男朋友,喻文州想,要让叶修明确这一点,怎么提醒他才行?要让他潜移默化地觉得,自己才是最特别的,要让他审视自我。

等了一会儿,叶修还是没有上线来,喻文州留了言讲第二天的见面地点和时间,也撤退了。

 

次日一早,叶修一边打哈欠一边下楼来,睡眠不佳的痛苦他已习惯,额外的那份不自在只是因为喻文州。他昨天没再下楼借电脑,是觉得年夜反复叨扰不太合适,但因此也就错过了和喻文州说晚安的机会。

开电脑,登录QQ,看到喻文州的留言,扶额。叶修感受到了喻文州的不开心,这份不开心被对方故意显示出来,也许就是为了增添自己的负疚感。

好吧,你过生日你最大,叶修心想一会儿得哄哄他,回一句“我已经到了,我们早点见?”

喻文州秒回。

“你昨天来的?!”

“嗯,一起吃早茶吧。”

喻文州五味杂陈。他想着错怪叶修了,原来他昨夜一个人待在旅馆里过年。想着有些可怜,即使叶修不需要可怜,他也要强行怜爱一下。又敏锐地觉察叶修的家庭关系恐怕和常人不同,这点他以前就隐约发觉,要不要问下去,他还没想好。脑海里划过万千思绪,手下打字倒很快:“你等等,把住的地方告诉我,我去接你。”

 

TBC.

居然没写到,下章约会。有没有广东朋友满足以下我的好奇心,你们过年吃什么?


评论 ( 27 )
热度 ( 53 )

© 河外星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