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喻叶✿

头像by@织森涼_Mor,请勿使用。

叶&叶受中心/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感谢你的到来。

【喻叶】我于何处丰沛你的温柔 41

41

喻文州打车到了叶修住的地方,门脸不大,这两年联盟发展迅速,大家出门打比赛渐渐也有了固定的酒店住。不过叶修可能是习惯了不太好的生活条件的,毕竟他从开荒年代走过来,喻文州想。

进门打招呼,就看见叶修乖乖地坐在椅子上看报纸。感觉到有人进来,他立即抬起头,笑了:“文州。”

喻文州顺势在他旁边坐下,凑过去看了眼他在看什么。“新春促销返利回馈,全场八折。”喻文州念了下标题,含情地睨了叶修一眼,“还以为你在看什么。”

“等你好半天了,这报纸我来回翻了四遍。”叶修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里渗出的泪。

“困啦。”喻文州挨得更近,手指抹去那点泪,动作自然里带着狎昵,把叶修惊得往后仰。

“你干嘛,吓死我了。”

喻文州抿抿嘴,没回答。这样子的叶修难得一见,也许是困意的原因,他现在有点反应不上来的意思。喻文州停手不再逗他,心里回味了一下手指的触感,愉快地带叶修去吃早茶了。

路上清清冷冷,没什么店开着,好在G市酒家这种大店还是营业的。本来喻文州应该和家人一起吃早茶的,但是想到叶修还孤零零的就匆匆赶来了,也没和家人扯谎,只是说有朋友过来要招待。家人知道他待人好,没说什么,稍稍怨了一句时间罢了。两个人取号排队,等了一段时间入座。照例点了一些点心粥品,自然也选了鸡来吃。边吃边聊,直到午间才尽兴。叶修实打实体会到慢生活的感觉,笑喻文州的手速是不是这么来的。

饭毕叶修就开始好奇喻文州安排什么节目,他自己想约会安排是不行的,只能变成两个人打一天荣耀。不过打一天荣耀也挺好的,叶修摸摸下巴,这附近有网吧吗?新年上网的人应该不太多吧,不怕被认出来。

还在自由畅想,喻文州已经把他拉进计程车,一阵东拐西拐,进了一家一看风格就很“硬汉”的店。叶修惊悚:“喻文州,要不要这么铁血,来健身房约会吗?”

喻文州笑眯眯:“我看你是需要被健身房操练一下咯。”这句声音压得很低,听上去无比危险,叶修转身要逃,胳膊已经被拿住了动弹不得。天啊,喻文州竟然力气这么大,他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叶修绝望了。

喻文州去前台,熟练和老板讲:“两个人各三组,饮料唔好加冰。”叶修在一旁等,完全听不懂他在说啥。取了钥匙回来,进了馆内,才知道喻文州拉他要干嘛。

那边厢喻文州已经脱了外套和围巾,伸手接了叶修的衣服叠好放进柜子里。“不要挣扎啦,我来教你。”

叶修站到安全位置,看喻文州姿势潇洒地搭弓,瞄准,拉弦。箭射出去,挟着裂空的风声正中黄心。喻文州射完箭,回头看他:“怎么样?”

“没想到你还会问我怎么样。”叶修说了句,他不懂射箭,纯看舞台效果,喻文州绝对及格了。喻文州自己也满意,起码刚起手这一箭没失误,不给叶修留机会笑他。问怎么样只不过是在含蓄地自我推销,喻文州还不至于靠叶修的赞美找自信。当然,叶修捧场地赞美了一下:“好看。”

“那你站过来吧,我教你。”喻文州帮叶修摆正站位,叫他侧身,帮他试了下弓弦的强度。叶修伸手拉开,感觉有点吃力:“怎么这么沉?”

“我都说了你缺乏锻炼。”喻文州制止了叶修继续拉弓的动作,“这个很危险,一定注意安全。”

“文州大大不准备保护我?”

“怎么可能。当然是你自己来射啦。”喻文州嘴上这么说,还是站到叶修的身后,身体贴上他,明目张胆地占便宜。不仅身体要贴上来,小手也得摸着,还往叶修耳朵里吹气,十分不正经。叶修要扭头瞪他,反被喻文州教育:“眼睛要随时看箭,不要看我。”

“谁要看你。不要贴这么近,你是贴膜的吗?”

喻文州表情严肃:“想什么呢,我明明是在教你。思想不纯洁。”

到底是谁不纯洁啊?叶修腹诽,还是让喻文州握住他的手帮助他掌握感觉。握着也挺舒服的,不计较了。喻文州分担了部分压力,让叶修陡然轻松,眼睛也可以试着瞄准靶子。

喻文州轻声问:“找到感觉没?”

……没找到射箭的感觉,但我找到别的感觉了行不行?叶修还是不太熟练,不过放箭的位置基本有数了。他以为喻文州会直接帮他射一箭,没想到喻文州突然撤手,压力不够,差点回弦。叶修拉住了箭,问:“就这样射吗?”

“如果你玩过气手枪,会知道瞄准是从上往下的动态过程,需要良好的时机把控。射箭不太一样,但是起手也需要流畅地开弓,需要你从零开始,自上而下到满弓,然后靠一下脸颊再放手。”

“听起来挺复杂的,我直接试没问题吗?”

“没问题,你小心别空弓就行。”喻文州退后两步,说,“射吧。”

这句台词太恐怖了,叶修大脑空白半秒,已经姿势优美地开弓了,但是他忘记偏弓靠位,离开了瞄准轨道,第一箭射空。

喻文州微笑,看到叶修吃瘪一次真不容易啊。他默默给自己的约会日程点赞,果然沉迷电竞的青年不擅运动是合理推测,喻文州思考了一下距离自己的男神人设立起还有多远。

叶修摸了摸弦,说:“奇怪了,我怎么可能射偏。”

朋友,你太自信了!喻文州反问:“为什么不可能?”

“我荣耀里神枪手都一瞄一个准儿的好吗?还会押抢呢。”叶修挺起胸脯,非常自豪。

喻文州被强噎一口神级操作,哭笑不得:“不要炫耀你玩别人职业的能力了好吗?神枪手们还吃不吃饭了。你来和我学一下靠位。”然后他就顺理成章地继续为自己谋福利,握着叶修的手向脸靠去,轻轻碰一下,分开;轻轻碰一下,分开;轻轻碰一下,分开;碰一下分开碰一下分开碰一下分开……

叶修怒:“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喻文州满脸不舍:“哦。那好吧。”

叶修自己试了一下,动作已经没问题了。把这组射完,他已经找到感觉:“我就说嘛,我玩游戏很少输的。”

喻文州不开心,叶修学得也太快了,他还没摸够呢。不过再怎么遗憾都只能分开了,他们间歇性停下喝饮料,把三组箭都射完。叶修下场的时候胳膊已经有些酸疼了,直教他污蔑喻文州用心险恶,试图在场外搞坏嘉世干将的手臂神经。喻文州竟然还思考了一下,觉得这个方法也许可行——当然是开玩笑的。不过要是让他手很累,或许还有其他方法?喻文州满脑子黄色思想,觉得自己没救了。

两人运动了半天,看着不耗体力,实际上都走路打飘了。喻文州平时比叶修多运动一点,但也没好到哪去,只偷偷捏着叶修的胳膊为他缓解疼痛。

临出门了,叶修才想起来那个礼物,翻了翻身上没找着,想起来落在旅馆里了。

“还得让你把我送回去。”

喻文州心说当然了,嘴上并不饶他:“怎么,想和我多待一会儿?”

“我发现你这话一套一套的,骗女孩子习惯了?”

“我哪有,我骗谁你还不知道吗?”喻文州拼命眨眼睛,明示叶修就是那个心甘情愿被骗的冤大头。两人插科打诨回了旅馆,叶修才找出来那个被精心包装的小袋子,一边拿一边说:“这还是我第一次送人这么精美的礼物,太有纪念意义了。”

喻文州舔舔嘴唇,有点激动,他以为叶修不会准备什么像普通礼物的东西,但是他眼下看到了叶修成长至今第一次的谨慎与用心。

“打开看看?”

喻文州抽出天鹅绒的袋子,看到一支钢笔,随他度过每一天、在他的小册子中留下无数生活痕迹的东西。

喻文州抬起头,叶修正笑着看他,眼睛里闪动波光:“生日快乐,文州。”

 

TBC.

对不起更晚了!


评论 ( 10 )
热度 ( 49 )

© 河外星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