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喻叶✿

头像by@织森涼_Mor,请勿使用。

叶&叶受中心/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感谢你的到来。

【冰千/黄叶】夜雨逢君(梦间集crossover)

参加活动请多指教,梦间集x全职高手联动相关,cp意味比较隐晦。可以的话请随手点个热!希望写了之后能出千机,冰雨已经快课到了。

 

被遗留在完全陌生的地方是什么感受?

如果去问昨天的冰雨,他可能会说:“怎么可能嘛,我可是身价几千万的银武,啊可能也没那么夸张啦,但总之肯定是全联盟最好的剑之一!怎么会被独自丢在什么地方哈哈哈哈哈这个前提根本不成立啊!”

但今天他知道了,一切皆有可能。

打个副本的工夫就天降横祸,冰雨怀疑是角色幸运点错了。回过神来的时候,他被抛在阴暗的森林里,四周风物全不认识,同伴也找不到了。作为一件比赛水平的高端银武,冰雨向来自恃迅疾锋利,这次被带着去打低级本已经有点不情愿了,可他这么有职业精神,怎么会抛下主人不管?没想到,黄少天竟然只是揣着他去而已,本人开了个小号,还捡人家的剑用!那剑有我光滑、有我美丽、有我加攻加敏加暴击吗?冰雨委屈。委屈有什么用?他还是被扔到这奇怪的地方来了,只听到叶修最后的那句“怎么掉线了”……

说到叶修,冰雨自然是认识叶修的,不但认识,还熟悉得很。这人和黄少天在场上大战过不知几百回合,黄少天还是每次都兴致盎然地来pk,冰雨揣测主人这是胸有大志的表现,为了赛场的胜利冷酷无情、连朋友的面子都不顾!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成大事,他坚信通过一场场pk主人会摸清叶修狡猾的套路,从而走上人生巅峰。但叶修不是已经退役了吗?黄少天怎么还来找他打架?冰雨不明白,他还是个孩子,他什么也不懂。

再见叶修的时候他身边已经不是自己熟识的一叶之秋了。曾经一叶之秋黑色的战铠总被自己嘲笑不够时尚,却邪一言不合就抽矛的冷酷人设也令他腹诽,可现在他竟然有些想念却邪了。那把战矛总是笔直指向敌人的方向,没有破绽、所向披靡,他护佑着叶修,不容人近身分毫。只要有他在,叶修就是安全的、无敌的、不可战胜的。然而叶修离开职业联盟了,身边跟着的只是个小孩子,名字也傻里傻气的,一身花里胡哨的装扮配着君莫笑的名字,怎么看都怪可怜。冰雨刚打算展示作为高级武器的友好,就被那把新银武一竿子挑到浮空。冰雨大怒,这个可恶的武器竟然敢趁人之危,真是毫无比赛道德可言!想这句的时候他早忘了黄少天本人趁人多少次危了。冰雨决心教训这个叫千机伞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家伙一顿,结果他就迷失在间隙里了!悲愤啊,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也不知道千机伞传送到什么地方去了。

这时候的千机伞正在和天罡打架。要说冰雨莫名其妙,他自己也是莫名其妙的,但是千机伞天生不会紧张,只是考虑着怎么利用森林环境强化自己。银武前期的强化十分艰难,叶修费尽心思不过也是从公会虎口夺食拿到一点材料而已。叶修只是一个人,他的精力是有限的,每次看到他熬夜抽烟提神,只是为了能让自己成长一点,千机伞不免感到心疼。千机嘴上不说,只坚定了要变强、更强、最强,这样才能保护他想保护的人。他在第一区的角色物品箱待了十年,等到叶修开启箱子见到他的时候,他容颜如旧,叶修却已不是当初那个骄傲的少年郎了。被拿出来精心呵护、努力浇灌,千机伞跌跌撞撞却也健健康康地长大,他千变万化,只是为了叶修罢了。先前在网游里不觉得,亲身见了冰雨才知道自己要做的还有很多。只是,如今和冰雨失散,主人更是远在天边……他只好和天罡比试比试试炼身手了。要问天罡是谁,还得从头说起。

刚来这森林,就遇上一种名叫魍魉的怪物,自己也不能变形了,只好狼狈抵挡魍魉们的攻击。撑着伞面,他不知道自己眼前的那条缝隙正以一种十分诱人的姿态邀请着他们前来。[1]所幸千钧一发之际,一位名叫天罡的道长救下了他。千机深知副本里的东西都不可信,更何况他的BOSS还没有打,他当然不愿意就这么离开。冰雨也不知道去哪儿了,不是说帮他拖住怪的吗?一番解释,千机才知道原来他已经到了异界。这大概就是苏沐橙看的小说里那种“穿越”吧。来都来了,慌张也没用,他更担心的是叶修没了自己会不会遇到危险。叶修保护他这么久,无论是被追杀还是被围剿,叶修从没让他落入敌手过。而他也想保护叶修,用弹火、用矛尖、用剑雨、用一切他能想到的形式保护他唯一的主人。

天罡道长为人直率,直言千机目前力量被削弱,恐怕不妙。千机自是凛然,却不会因此放弃。眼下他就和天罡打打架,顺便采集材料,以求突破形态——这事情对他不难。叶修曾经说过:“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不过是从一级再度开始,千机没有什么不情愿。

但他还是想见到冰雨的。在这绝境,冰雨是他与原来世界唯一的联系了。

 

“前面就是间隙了,你说要找人的,他可能就在间隙的背面。”天罡指了指那道缝隙,“你确定真的要找他?间隙一旦闭合,你会回不去的。他也不一定会等你吧。”

“会的。”天罡的话不好听,却是正常人的合理推测,千机没有赞同这种看法,而是选择相信冰雨。他和冰雨算不上熟,但叶修和黄少天很熟。那人嘴上埋怨叶修随随便便就把自己叫来打本,心里却是很高兴的。千机知道黄少天这种人,平时聒噪着和朋友比试,真正不喜欢的人面前一个眼神也不会给。武器自然是随主人的,冰雨完美地继承了黄少天本人的滔滔不绝,应该也会继承主人的热心肠。他现在已经通过材料解锁形态了,有自保之力就更不想抛下冰雨自己回去。虽然他确实急着回去确认叶修在他的保护之下,所以一定要快。

“当心!”天罡看到魍魉王扑来,立即出剑大喝。

千机不会让天罡独自为战:“格林机枪!”果断变换枪形态,朝前方射出一串弹药,火光连绵成线,水流一样精准流畅的操作,如同白纸上一道墨色,在森林中开辟出一行弹迹!

接着他听到了冰雨自信满满的声音:“三段斩!”三次剑击,变换三次方向,每一剑都带着位移。冰雨高超的技术使得每一斩都落在魍魉王的身上,剑气纵横间,他已经快若闪电地飞向自己的身边。魍魉王受击,狂暴地大喊着,身周释放直线式的瘴气,天罡见千机冰雨二人没有经验,立即提醒闪开。

千机的变化以快闻名。散人的低级技能连招密如蛛网,让人根本分辨不清他的动作。千机化身为伞盾向前一撑,沉稳可靠的声音传来:“退到我身后!”[2]冰雨旋身后退,第一次觉得这个小孩子是如此坚定、如此可靠,像他的主人一样。

魍魉王瘴气放过,千机立即近身刺杀,凭借轻盈的身体一击即退,绕到大体型魍魉王的背后。“集火Boss!”他只说了这么一句,冰雨却是完整地理解了他的意思。冰雨压上,肃杀的剑气肆意出入碎风,他的剑快,他的人更快。衣袂上下翻飞如蝴蝶,冰雨在一个瞬间已经变了几个身位,他在风中穿梭,也在千机的子弹里穿梭。远程压制的千机伞气场全开,子弹凶狠地咬着魍魉王而去,漂亮的押抢使得每一次攻击都保持在一点,他随着开火的后坐力不断在空中调整身形,一转身又是龙牙上挑浮空四连刺!

天罡在旁看得称奇,魍魉王如此笨重的体型,竟然生生被挑起在半空中。冰雨的配合也是妙极,在魍魉王浮空的一瞬间,冰雨直接开大,银光落刃!

万千银光一坠而下,那分明是最温柔的照拂,却像冰冻过的无数细剑,每一把都带着雷霆万钧的力量压下去!冰雨跃空,衣摆散开,像春日颊边纵恣绽放的狂花,而他的剑却坚定不移,直插最脆弱的地方。

“我可是最有名的机会主义者!在我面前露怯,快快受死受死受死吧!欺负千机,你怎么不欺负我呢?啊啊啊我知道了,你是怕本大爷的剑把你捅个对穿吧哈哈哈哈你逃不掉的!看剑看剑看剑!幻影无形剑重剑大剑短剑光剑不管什么剑都是你冰雨爷爷的剑!”

“你消停点好吗?你已经把剑武精通的类型都念出来了。”千机无力吐槽,他好想戴上耳机,可惜这儿没有。一边回冰雨一句,他也没有忘了集火Boss的任务,已经转换形态在下面对魍魉王进行惨无人道的全方位无死角按摩服务。冰雨的招式虽然华丽,至少不会迷惑魍魉王杀死眼前敌人的决心,而千机飞速细密的攻击直接把魍魉王晃晕了,他好像是瞎了,忘记自己是谁在哪要干什么……

“他瞎了吧。你晃的吧。绝对是瞎了吧,我不可能看错,看玩笑我视力裸眼五点零的好吗?欸他为什么会瞎啊,他有眼睛吗?他那真的是眼睛吗?他能看清我是谁吗?”冰雨一边说一边还抽出时间特意分了六个剑影步,“嗨,朋友,你能看清我吗?”接着剑影合一拔刀斩落凤斩迎风一刀斩刷刷刷把魍魉王砍死了。

“我觉得,他情愿死在我手里也不愿意被你吵死。”千机很诚恳地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现在我们来整理一下情报。”千机席地而坐,一条腿折起来放在地上,另一条立起来贴着伞,手握伞柄冷静思考。他鲜红的披风绵延身后,白金色的铠甲威风凛凛——假如不看他身边几位的话。金丝冰绡觉得千机的披风很好看,不由自主地盯来盯去。银缕拂尘见状摇头:“我即便杀人也不沾染一滴血红。”[3]毒龙银鞭却好像很喜欢这颜色的样子,立刻出声:“哼,俗人当然体会不到鲜血生花的美丽了。”

千机马上把披风往里收了收:“披风的事之后再说,你们要是喜欢我上淘宝批发一些,人人都有份。”

那迦不懂就问:“桃宝是什么武功的?我们天竺武功是第一的。”

冰雨见千机落难,深感有义务为他解围,于是开始转移话题:“好了好了诸位朋友,俗话说人有三急,我和千机现在就是急着回原来的世界去,本以为穿过间隙就算结束了,但现在看来并非那么简单。要我说这个世界也是奇怪,随随便便就把职业选手的武器传过来,万一下周比赛的时候黄少没有剑岂不是很危险,联盟应该允许一名选手登记两种武器才是……千机伞你就不要了,你一个等于十八个。”

话题越来越歪,千机还是把冰雨打断了回归正题。他是挺感激冰雨,也认可了这个朋友,不过不代表他忍得住冰雨魔音穿耳的噪音攻击。叶修向来的做法就是随他说吧,反正我一句也没听见。可是千机现在就在冰雨眼前,他做不到啊!

吵吵闹闹把目前的线索捋了捋,千机觉得这算是服务器连接错乱的一种表现,也就是他们的荣耀服务器连接到了异界,正在断档回传,然而服务器已经找不到连接错误的端口了。事情是这样的话,叶修本人就没有危险,因为一切错连都是限于服务器范围内的。千机松了一口气,回头看冰雨。冰雨正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看他,一时间不说话,千机都有点不适应了。

“你怎么了?”

他们刚才讨论出的办法就是暂时休息下来,服务器波动的时候他们一定会感觉到异界的吸引力,到时再通过裂隙就没有问题了。眼下两人正要向安排的房间去,停在廊下面面相觑。

冰雨放下手,俊俏的脸上剑眉微挑,看上去就很叛逆。“我突然觉得,你还挺老成的。叶修愿意把你带大也是有原因的吧,虽然可能没有本少侠风流倜傥,关键时候还是有头脑的,不愧是叶修的剑啊。”黄少天是肯定夸不出来这番话的,但黄少天和叶修难得不在场,冰雨稍稍放纵了一下。

千机惊讶地扬眉看他,白皙的脸上浮出一点尴尬的红:“你不知道吗?我十年前就被制成了。”冰雨听了这话倍觉惊悚,他之前还一厢情愿地管人家叫小朋友,什么原来比自己还大吗?

“不是说十年之前吗?那你怎么还是这副模样啊?不是特意扮猪吃老虎骗我的吧?应该不能啊,要是已经满级了叶修干嘛还叫黄少陪他下副本啊,难道说他们下副本不是为了升级千机你,而就是为了下副本才下副本?!我说呢,叶修明明有很多可选的对象为什么还要找黄少一起,黄少明明在宾馆里就好为什么还要跑过来实地考察……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真是太狡猾了!”冰雨感觉自己已经接近了真相,那就是——黄少天和叶修已经暗通款曲了!

千机一眼就能看出来冰雨脑子里的黄色废料:“打住打住,真是为了升级我才下副本的。我不是在骗你,我真的还不够强。”他说这话的时候十分平静,没有一点承认弱小的羞耻,只是在担忧和愧疚,怕他长得还不够快,怕叶修仅剩的黄金年华因为自己而流逝。他实事求是地陈述着自己的弱小,却令冰雨感到一阵过去抱抱眼前这人的冲动。太逾越了,他对自己说。他现在理解了黄少天的心情,那一瞬间他仿佛跟着主人站在网吧吧台前,面对着自得其乐卖泡面的叶修,忽然很想抱一下他。

两个大男人,酸来酸去算什么劲儿啊。

可是他心里的东西多到盛不住了,魂情四溅,几欲教人窥到一分半分。怎么能有这么傻的人呢?怎么能有这么聪明的人呢?怎么能有,落到这种地步还笑着说“不过是从头再来”的人呢?

冰雨偏了偏头,很用力地笑起来:“我明白了,那你以后要是有什么事儿,记得找我帮忙啊!”

千机愣了愣,点头:“行,我还缺不少材料,明天列份单子送到蓝溪阁?”

冰雨难得感到无语,这还真说来就来啊?

 

两人分别睡下,晕晕沉沉间,听到夜雨敲竹打叶声。

千机推门而出,冰雨已经在屋外等候了。见他出来,露齿一笑。两人留下书信告别友人,未发一言,便相携去了。

越过那道间隙,他们与这个独特的剑境分离,向着服务器穿梭而去。

回到荣耀这个游戏,两人顿感轻松,不论异界多么神奇美妙,这里总归还是他们的家。和主人分离太久,也是会想念的。回去的时候荣耀场景也在下着雨,月光皎洁,河川激荡,雨丝缠绵地溶在夜色里。

冰雨还是忍不住摸头调戏千机:“就算你说你比我大,还是觉得不太对啊,所以你还是赶紧多长长吧不然我带你出去就像带孩子一样,放心吧我们还会常常见面的,回家了以后不要忘记我啊,我等着和你赛场重逢呢!”

多悱恻的场景都能让他给破坏了。千机把冰雨的手拿下来,对他展开一个有点邪气有点天真的笑:“你也放心,赛场上我一定不让你输得太好看。”

千机撑起伞,走在无边夜雨里,心想,虽然有点吵,不过还是个很好的人嘛。有机会的话,还想一起打打架说说话,做什么都可以。重要的不是时光,而是那个人吧。

他再也没有回头,前行着渐渐远去了。

 

FIN.

匆匆结尾了,怕刹不住继续搞银武之恋……简单速成傻白甜,能博一笑就最好了!然后是本人的嚎叫:你们快去体验一下游戏里冰雨的三段斩!!!虽然没有三角三段变向折身返回原位的神操作,但是超级帅!飞身位移拔剑太帅啦!不知道有月厨吗,就是看门大爷燕返的那种潇洒感,不过少天还要更活泼一点。


[1]联动剧情原文。

[2]台词取自《梦间集》千机伞、冰雨实装角色技能及受击音效。

[3]《梦间集》角色语音原文。


评论 ( 11 )
热度 ( 91 )

© 河外星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