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张叶】关于我的上司总想嫖我这件事(中)

阅前说明见上篇,张副内心OOC魔性瞩目

送给 @李煜是赵匡胤的好丽友 

(回过头看我写的有些……辣鸡。

(中)

叶修醉了的时候仍然不算疯癫。他一边说着“这不太好吧”一边趴在张新杰的背上不愿意起来。张新杰也算明白了你不能指望叶修这人跟你客气,他根本就是能敲诈一点儿是一点儿的那种类型。

不过还是克制的。张新杰想。叶修那样的不放过任何疑点的律师,即使表面上已经疲累不堪,实际也是不允许自己出太大差错的。是以张新杰虽然不怎么想到叶修家里去,也尽职尽责地把叶修送了回去,因为他推测会有麻烦的概率小于30%,可以接受。

万万没想到。

到了叶修家门口,帮他从裤袋里拿出钥匙开门——张新杰以为自己做得足够了,却还是低估了叶修的下限。

叶修拽着张新杰的衣袖,把那平整的袖口抓出一道道褶皱。他眨着眼睛,用一种特别恶心的语气问:“新杰大大要不要留下来啊?”

张新杰内心几乎是日狗的。

他每晚11点准时睡觉的良好作息?!就这样轻易地被打破了吗?!

叶修却不由分说地倒在了地上。

喂谁来告诉我这什么情况?!这演技我给满分?!他陷入了倒地老人扶不扶的纠结。

叶修你等着。我张新杰不会如此轻易地屈服。

 

张新杰本来不想管叶修直接一走了事的,可是冥冥中却有一种力量指示着他前进的方向。他感受到了神圣的召唤,身体不受自己控制了。他看着自己扶起了叶修,起了叶修,了叶修,叶修,修。

哦北京今夜别为我流泪。

叶修他睡着了。

以整点睡觉闻名荣耀的张新杰发现,叶修他居然比自己更快进入了状态。

好吧。我不是屈服于叶修,而是屈服于他的懒惰。张新杰把叶修拖到了床上,说是用拖,其实也是半扶半抱的。去厨房热了杯牛奶,打湿毛巾给叶修擦了擦脸。张新杰站在叶修床边,突然觉得他并不是助理。他就是个保姆。

终于忙完了,张新杰洗漱上床睡觉。要问他用的谁的东西谁的衣服,那当然是叶修——家楼下的小卖店买的。张新杰可没有随便拿人家东西的不良嗜好。

但是床就没办法了。

他刚刚爬上床,女鬼般幽幽的声音就缠绕上了耳畔。“新杰大大啊,为什么爬上我的床啊?”

张新杰把被子糊了叶修一脸。

“那么多事,睡觉。”

“难道想陪我睡?”

“你有这方面的需要,我可以帮你叫人解决。”

今天的新杰依旧不怒自威呢。

 

清晨的阳光如此美丽,而张新杰却选择狗带。

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他本来不想要求叶修和他同时起床。

不过昨天叶修说什么来着?第二天早点到?

好啊,那就不怪我了。

“叶律师,起床。”张新杰面无表情,把叶修的被子掀开。

叶修冻得一哆嗦,不满地嚷嚷:“张新杰你干嘛?”

推了推眼镜,张新杰微笑:“该起床了,叶修前辈。”啊,今天的天气真好啊。

叶修继续滚了几下,无奈地坐了起来。“新杰,我觉得你在旁边我就睡不着。总感觉毛骨悚然的。”

这就对了。张新杰看着丝质的被单从叶修胸膛上滑下去,叶修懒洋洋地揉了揉眼睛,直接翻身找衣服了。

光裸的后背,嗯,他怎么不穿睡衣?薄薄布料包裹的臀肉,嗯,等下,视线在往哪里看?!

张新杰自认并没有特殊嗜好,所以叶修这样绝对是故意的吧?这是不是超出了下属和上司之间关系的界限?

张新杰严重怀疑起了叶修内心的纯洁性。

叶修虽然懒,但作为一个标准的大龄单身独居男青年,还是会做饭的。虽然他最拿手的是泡面。他也没让张新杰打下手,所以张新杰就按照平时的习惯看报纸了。但这报纸看得可不安宁,张新杰总想从报纸上方瞟叶修几眼,就好像有人特意拿胶水把他的视线粘在自叶修身上似的。叶修煎着蛋,油微微冒着泡儿,发出细小的破裂声。他的围裙上绣着兔子,感觉是女孩子的品味。是谁给他买的呢?他的前女友?他会有前女友吗?张新杰马上否定了自己的猜测。叶修的生活习惯明显是长期独居养成的。不过,兴许是很好的女性朋友呢?他们会不会发展出一段良缘?

想得越来越歪,看到叶修端出早餐时张新杰才发现自己好久没有翻过那张报纸了。

 

乱想归乱想,班还是要上的。

两个人神清气爽地出现在电梯间的时候,迎面撞上了叽叽喳喳的黄少天。黄少天明显被吓了一跳,一脸的卧槽。他指着张新杰,“你你你”了半天,又转向叶修,闭上了嘴,瞳孔大得简直可以装下一只碗。

张新杰本来想解释,不过和黄少天解释……还是算了吧。而且他穿着昨天那套衣服,再解释也撇不开了。

叶修倒是笑盈盈的,特别无所谓:“哟,这不是黄少嘛?你今天很早嘛,说说昨晚干嘛了?”

该解释的是你吧喂。

足以令人尴尬症发的电梯惊魂32秒钟过去了。黄少天梦游般地出去了。叶修心情似乎很好,率先走进了办公室。

找到所谓的张新杰跟进的第一个案子,打开资料袋,张新杰就感觉到了莫名的不舒服。

这个有重大历史意义的案子,是个办公室性骚扰案。

来跟我念:办、公、室、性、骚、扰、案。

早上给叶修的毛骨悚然现在全部还给自己了。

 

“侮辱妇女罪,一般是以不特定的妇女为对象;而侮辱罪中侮辱妇女的行为,是针对特定的对象实施的。*”叶修转了椅子,正对着张新杰敲了敲案情陈述。

“那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妇女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现在这种情况应该是不符合了?”张新杰问。

“不,如果从强制猥亵的角度,是没有问题的。”叶修思考了一下,直接把椅子靠过去了,“你看这里,喏。”

两个人讨论案子讨论得热火朝天,张新杰却渐渐有些分心。这对于他来说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但是叶修——实在是靠得太近了。而且,这个案子怎么看怎么别扭,他是——在暗示我吗?

“专心一点。”叶修拍了拍张新杰的肩膀。动作过于熟稔了。张新杰敏锐地感受到了什么,不过工作时间,他还是收回了心思认真讨论起来。

 

午饭是和喻文州黄少天一起吃的。

因为张新杰吃饭的时候不喜欢说话,别人一般会识趣地绕开他。来了叶氏以后,叶修却不屈不挠地拉他一起吃饭,今天更加过分,居然还跟喻文州他们拼桌了。

黄少天果然憋不住说话,大灾难。

“喂喂喂你们俩怎么回事儿啊?干嘛突然跑过来跟我们吃啊?去那边去那边,那边还有好多位置呢。”

张新杰不说话。

“前辈。”喻文州笑眯眯地,“一起吃吧,别管少天。”

叶修毫不客气:“我怎么觉得你一笑就要坏事儿。”

“前辈说笑了。”

“呵呵。”

“新杰在你那里待得还习惯吗?”

“他吃饭不说话的,别指望了。”

“我问的是前辈你还习惯吗?”

叶修挑了半边眉毛:“我自己招进来的人,我自然习惯。”

“那就好。”喻文州笑笑,夹了一口秋葵。

黄少:?!为什么我听不懂你俩说啥?!

张新杰表示我听得懂。我什么也不想说。

 

TBC.

*参考了百度百科内容或法条内容,如有不妥请指出

 

评论(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