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黄叶】心跳游戏(上)

@吹我一脸离雨 点文放送!

为了剧情断一下,这一部分刷刷帅气值,下一部分崩坏预备

杀手黄×黑道上位者叶 正经办事儿,不正经谈恋爱

 

酒杯里的冰块随摇晃的动作而沉浮,气泡炸裂的轻微响声清晰可辨。灯光闪烁,美人海藻般的长发和白瓷般的肌肤在光照下显得迷幻而靡乱。

薄荷和胡椒的气息扰乱人的感官,安静却张狂的空间里危险一触即发。

金黄色头发的少年表情轻松,动作迅疾,握着枪的手没有一丝颤抖。他年轻,优秀,前途不可限量。

叶修手腕翻转,把电子屏合上,脸上仍然是漫不经心的微笑。

“别拦他。”

听到这句指示,侍立一旁的短发女孩瞳孔扩张一瞬,又恢复到平时的样子。“是。”她点头离开,高跟皮靴在光洁的大理石地板上留下一串水渍。叶修瞟了一眼,没有说话。

拿枪的少年眼睛很大,流露出一种豹类的机警与迅猛。现下他正用那对漂亮的眸子盯着走廊拐角处巡查的警卫。只差一步了。心跳规律,呼吸平稳,他把枪倒了下手,在心底数着秒数。

三。警卫转身,迈开步。

二。侍者托着银质的盘子,与警卫擦肩而过。

一。少年勾起唇角,贴了过去。

完美的计划,完美的执行者。成功率最高的杀手黄少天,在这个平常不过的夜晚,预备扼杀那个神一样的人物。黄少天没有失过手,很遗憾,叶修也没有。

人群如潮水退去,在黄少天的身后,门“咔哒”一声落了锁。

现在,是只属于他和他的游戏。

坐在天鹅绒铺面的高脚椅中的男人眉目安然,双手搭在权杖上,披风上的流苏犹如流泻的金子。他的周身萦绕着血与火药的气味,也萦绕着烟草与玫瑰的气味。他是黑暗世界的王,是命令本身。他不容许一颗螺丝钉的错位,不容许自负的挑战,也不容许自己轻易被突袭。

黄少天举起枪。瞄准镜里,叶修的表情蒙上一层虚幻的光效。

他仿佛全然不在意。“你叫什么名字?”叶修站起来,动作有种意外的、军人的利落,让人不禁怀疑起了他的出身。

黄少天可没空想这些。他不知道,无法知道,也不需要知道。今夜叶修将会成为枪下亡魂,今夜他们决一死战。即使自己失手,也同时失去了探听叶修的机会。他们都说叶修不需要理解也不需要陪伴,但黄少天想,那是错误的。美丽的苏沐橙小姐在黑白两道都很有名,她看起来不像是会因为雇佣关系照顾人的。

叶修一步步逼近,黄少天调整着瞄准的角度,刻度打在叶修的脸孔上,他就像一尊恶魔,有着漆黑的眼睛和白生生的脸。黄少天没有扣下扳机,也许下一步,摇晃在瞄准镜里的叶修就可以扼住他的喉咙,但黄少天知道游戏不是这样玩儿的。

他们选择遵守规则。那种沉默的粘稠的冷冽的东西,悄然扩散在空气里,让这出游戏的节奏变得甜美熏然。

眼前的男人超出想象,黄少天微微缩了下瞳孔。从眼神,到衣摆幅度,以至于叶修袖口上冷冷的反光。一切理所当然,一切匪夷所思。

黄少天听到自己的声音,比平时低了半度:“我想您已经知道了,我姓什么叫什么从哪里来做过什么工作遇见过谁喜欢喝什么牌子的凉茶又讨厌什么品种的饮料——不是吗?”

叶修拔枪的速度比流星陨落还快。他还没来得及酝酿好那个微微嘲讽的微笑。

黄少天看不清他的动作,却感知到自己的心跳。

嘭、嘭、嘭。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叶修扬着头,下颌的弧线流畅锋利。他用右手执枪指着黄少天的头,左手从衣袋里摸出一根烟,手指屈起用力,随意地弹出打火机,以杂耍般的动作将烟点燃。

随着打火机落地的清亮响声,黄少天脑内的弦断了。他的心率开始不稳。这并不是个好兆头。

“何必这么紧张呢?夜雨声烦先生——”叶修故意把嗓音压得很低,使得语尾染上了魅惑的意味。“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名字,不是众人皆知的,而是,只属于我的,只告诉我一个人的,你的名字。”

他今天一定喝了太多的酒,导致眼睛里也盛满了醉人的香气。黄少天把枪插回腰间皮带,举手示意了下,向前走去。

叶修蓦然扬唇,也放下枪:“乖。”

黄少天坐到叶修旁边,笑了笑。那个笑是一个信号,打开了黄少天体内的某个开关,他开始讲述自己。他和叶修挨得很近,叶修有种错觉,他们好像一对儿闹别扭的情侣,敌对又亲切,热热闹闹挤挤挨挨的。

“我叫黄少天,黄呢就是红橙黄绿青蓝紫的黄,少是少小离家老大回的少,天是只手遮天的天。我呢十二岁就在接任务了,很厉害吧。没办法,我家人这一年把我赶出家门,只有这条路可走,我也不想走别的路。我聪明,身手也好,晋升得很快。但是每天做这种事也是会累的,我没有正常生活,这种感觉你懂吧?我想你一定懂的。你也身在其中不是吗?”

黄少天转过头,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冰冷的枪口抵在叶修的太阳穴,黄少天宣布游戏结束:“你输了。”

叶修笑得更开心了。那张脸像水中倒放的莲花,有近乎婉转的狡黠和天真。“这可未必。”

顺着他的目光,黄少天低头看向自己的腰肋,匕首危险的冷光一闪而过。黄少天眯起眼。他觉得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了。

“你说的那些,半真半假吧?为了迷惑我的眼睛,我的耳朵,为了与我共鸣,但你应该知道的,我从不依赖所见所闻。我只相信我的心。”

“……是。我父母和我关系良好,我也从没有厌弃这份工作。但是我说我叫黄少天,不是骗你的。你问了我,我不能在这个问题上欺骗你。叶修,认识你很高兴,也许有机会我们可以一起去烧烤喝酒,但这一次我想不能了。”

“我想也不能。”叶修捉住黄少天的手腕,“你是个优秀的机会主义者,换句话说,你太不老实了。”他抽出黄少天手里的刀片扔到地上。“我很欣赏你的勇气,但奉劝你最好别用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小招数。我玩儿这个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黄少天只觉得叶修的手很凉。那只手骨节明晰,手指修长,像女人的手一样柔软白皙,却带着不可错认的韧性与力气。他拿烟的样子很诱惑,拿刀的样子更加诱惑。黄少天无意识地吞咽了一下,抬头直视叶修的眼睛。

心跳已经到达峰值,向着天际冲撞上去。

 

“您好,总部助理事务司。”接电话的女孩儿有一头栗色的长发和一双温柔的眼睛。她刚刚调入助理事务司月余,还未得见那位传说中的人物。但是她马上就要接到这个让她欢呼雀跃的任务了。

“离雨小姐,总部紧急抽调。唐柔小姐希望您能在四小时内到位。请收拾好随身物品,到叶修先生的宅邸报到。陈果小姐负责您的人事安排。”

电话挂断了。女孩掐了下自己的胳膊,张了张嘴,突然跳起来,风风火火地收拾东西。

    “我的天哪!这不是真的!叶修先生,四小时,好的,没问题,当然没问题!我的大衣呢,我的枪呢?哦!我怎么忘了那条德国毛毡的红裙子!”她快速地翻找着东西,即刻动身前往叶宅。那个人们口中的地方,终于要呈现在她眼前了。当然,此时我们可爱的离雨小姐还不知道,四小时五十七分钟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而命运的齿轮,已经愉快地转动起来了。

评论(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