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黄叶】心跳游戏(下)

@吹我一脸离雨 改了一点儿再发的,but还是觉得怪怪的……上次说不正经谈恋爱好像还是没不正经到哪儿去?

(下)

 

穿过回廊,就是离雨将工作的房间了。她没有好奇地东张西望,这是黑暗世界通行的保命法则。

叶修在一片绒毯的簇拥中等她。

“你好,我是叶修。你任务很重,把这个家伙看护好,知道吗?我没什么可说的,听老板娘安排吧。”叶修歪了歪头,“不过……你可以借我两根烟吗?最好。我的又被没收了。”

离雨还沉浸在晕眩中反应不过来,这人狡猾、无赖、没有一点儿正经样子,怎么是那个叶修?

带她来的唐柔好像很习惯,说了声:“那我走了。”就要带离雨出门。

叶修在门关上的那刻轻轻提醒:“下回和那小子拼完酒记得擦擦干,拖地也很麻烦的唐柔。”

唐柔的脊背僵硬了一下,没回话。

离雨好奇着这里的人,这里的工作方式,还有这里的叶修。

可惜她没什么机会再清醒地考虑了。

一打开房门,那个聒噪的声音就传过来了:“欸怎么还给配备服务生吗?叶修呢?我是输了我承认,再打一架不行吗?快去叫叶修叶修叶修叶修那个混蛋来,我堂堂剑圣干嘛要被关在这破地方啊?”

离雨目瞪口呆,眼前的人一头金黄乱发,趾高气昂乱喊乱叫,被困在笼子里,没什么可以挣脱束缚的当口,只能自暴自弃。

这是危险分子、剑圣夜雨声烦?!好像不太对吧……今天冲击有点儿大,先是叶修的懒散击碎全部幻想,然后你方唱罢我登场,夜雨也不甘示弱要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撕裂给人看。悲剧啊,彻头彻尾的悲剧。

她进这行两年多,还是第一次接触上层人物,结果这些人是来干嘛的?搞笑吗?

不可否认,紧张状态下的黄少天与叶修,都是一等一的人物,招数诡变能力上乘;但是平和状态下的他们,就只是普通人罢了。甚至是两个幼稚儿——她在心里补充,很明显,这副样子和被抢了玩具的小孩儿以及抢人玩具的坏哥哥没什么差别。

她现在确定了这两个人之间一定有阴谋。一个杀手,一个上位者,他们之间有什么轻松气氛可言呢?只有一个可能,他们的身份,不再是单纯的杀与被杀,杀与反杀。

黄少天看求这姑娘见叶修没什么可能,干脆闭嘴,睡觉。

反正现在他有筹码,不急。

 

叶修来探望黄少天的时候,黄少天正在睡觉。叶修很满意,黄少天睡觉就意味着黄少天说不了话。

谈完条件以后那段时间叶修几乎要被黄少天吵死了。

当时叶修把黄少天制住,就开始和他谈条件。黄少天自然是不信的,接下来又是鸡飞狗跳一通好打。叶修心情放松下来,也没多为难黄少天,象征性地招架几下就叫人来绑黄少天走了。

黄少天气极之下,总算还明白叶修的诚意,讨价还价死缠烂打半天才肯将将同意。

叶修敲敲墙壁,唤他一声“少天。”

黄少天从睡梦里悠悠醒转,叶修却毫不客气地拆穿:“别装了,我一进来你就醒了吧。没这点儿功夫还当什么杀手啊。”

黄少天倒也不急,勾起嘴来笑笑:“这不是看你来了给点面子。怎么,我一直叫着见你你就是不来,这下怎么又突然来看我了?是我太帅的缘故吗?别担心啊叶修,我这么有情有义,绝对不会反悔逃跑的你尽管放心好了,现在我又不杀你你怕什么?”

叶修乐了:“我怕什么?你在我手上我干嘛要怕?”

黄少天转转眼睛:“不怕你来干嘛?啊——不会吧,你不会看上我了吧?!事先跟你说啊,我可不是那种人啊,少打我的主意,生意归生意感情归感情啊别瞎想!”

“哎哟喂,你是哪种人啊?还挺来劲儿的啊?”叶修挑高了一边眉毛,看起来很好笑。

黄少天和叶修两个人都明白,话说着是很轻松,实际结盟却困难重重。他们不可能对对方给予全然的信任,在插科打诨的背后是小心翼翼的试探。水面上平静无波,可一颗小石子都会打破这种宁静,甚至卷起漩涡。

他们还是亲近的,在最危险的角度,互相拿捏着对方的一点,居心叵测地用刀子抵住咽喉,抱着全身而退的想法,不可避免地靠近纠缠,又奢望着互相压制。

从第一眼见到对方起,就该明白的不是吗?眼前的人和自己是一样的生物,一样的眼神,一样的冷静。可他们又深深不同。叶修是用懒散掩盖他的坚持与锋芒,黄少天则是用凌厉武装他的活泼与骄傲。

他们彼此独立的时候,只是两颗遥望的星辰,在茫然的星系间寂寞地游转;而一相遇——嘭,一个宇宙。

 

网路上的言语浮动成一行行的游鱼,男人紧紧盯着那些词句,然后回头报告,声音夹杂着不易察觉的颤抖:“老板,夜雨失败了。”

西装笔挺的男子点点头,没说什么,依旧看着窗边的灯火。

男人犹豫着发问:“要不要……再找一个?”

“没用的,夜雨既然失败,也不会再有别人能成功了。我很好奇,叶修的弱点究竟是什么呢?”男子兀自笑开,“我已经尝试了太多方法,只有最后的一条路了。”

虽然不明白男子指的是什么,报告的男人深深低下头去:“是。”

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争斗。有的浮在水面上,有的隐藏在黑夜里。最聪明的方式是迂回着接近,最愚蠢的手段是自投罗网。有些人生来是为了争抢,他们张合着食肉动物尖利的齿列,撕扯着得到的一切。有些人长着适合扑杀的爪,却如同猫咪温顺调皮。被雇佣的人,不由自主竖起他们的刺,却在遇到同类时握手言欢。幕后的人,从不曾出手树敌,却时刻张着优雅的网,等着他们的对手自取灭亡。

 

黄少天逃脱的消息在叶修的势力范围掀起了滔天巨浪。

负责照顾和看守他的离雨被陈果带走做记录。离雨有点儿想不明白,黄少天陷在这样一个密闭的空间,四周没有丝毫缝隙,他是怎么逃脱的呢?但是他就这样消失了。饭还是热的,离雨手里的杯子摔了。也许做杀手的就是有这种超乎常人的能力?

陈果安慰她:“没事儿,叶修不会责怪你的。”

离雨更害怕了。谁知道那人到底会不会生气啊?!黄少天谈起叶修调儿可是怪怪的啊……

如她所愿,叶修调儿也怪怪的:“夜雨跑啦?”

离雨心想这不废话吗,不跑你找我干嘛。但她表面上还是客客气气:“啊,是啊。”

“好。”

好是怎么一回事儿啊?你是希望他跑还是气糊涂了啊?

叶修转着烟,似乎在思考要不要点燃。他又问了一句:“他走的时候东西都带全了吧?”

离雨更加莫名其妙。这敢情是离家出走的戏码?叶修最近改行当爸爸了?她努力回想了下,还是老老实实地报告:“带全了。”

“好,你留下来在这儿。一会儿别乱动。有个意外的客人可能会来。”叶修叹了口气,“我也该见见他了。”

这时候的离雨还理解不了叶修的意思。有趣的事马上就要发生了。

 

门突然打开的时候,叶修极其迅捷地拔出了枪。

黄少天还是那身衣服,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拿枪指着叶修。

这一次他的身后还站着个人。离雨眼睛睁大——这不是刘皓吗?先前是叶修的副手,后来主动请辞的。那人走进来,也拿枪指着叶修,露出一种很油腻的笑容:“好久不见啊,叶神。”

“很好,很好。”叶修笑了。“你走以后我一直过得不太好,幸好老板娘还能多少帮帮忙。好久不见。”

刘皓的表情很不可思议。叶修竟然还这么云淡风轻地讲话,明明死到临头,二对一,这样的局面他还这么平静?

“叶神,看看清楚,这是夜雨,你还是省省吧,人呢得服老。”

“我知道啊。”叶修仍然是没什么反应。

刘皓摇头:“看来你已经忘了啊,我们来请你离开,这地方这么大,叶哥也管不过来吧?”

叶修看起来没理会他,他的表情突然碎裂开来,叶修简短果决地喊了句:“少天!”

刘皓缓慢地回过头,西装笔挺的男人拿枪抵住了黄少天的头。黄少天眼睛眯起,显然是发觉了身后人的动作,但无法做出措施。

“陶轩。”叶修唤出来人的名字。“你一直觉得我不应该坐在这里,现在终于肯露面了吗?你派出夜雨来,是想到这一刻了吗?我们自己的事,自己解决就好。何必一直拿其他人开刀呢?”

叶修知道自己的心跳过速了。他已经很久没感觉到这种滋味了。在达成了盟约之后,本来最危险的应该是自己,但是眼下最危险的是黄少天。他认可黄少天,无论作为对手,还是队友。那么,这种心跳过速的感觉……是因为什么呢?惋惜吗?

叶修只知道自己刚才不受控制地提醒了黄少天。他应该相信黄少天的。不管怎么说,黄少天不是会被陶轩制住的人。只有他才能对抗黄少天,也只有黄少天能对抗自己,不是吗?

“叶修,我想我们现在可以坐下来谈谈了吧?”

“离雨,去沏茶。”叶修说完就转向陶轩,“不管你要谈什么,我都觉得我们没什么可谈的了。”

茶水放在陶轩的面前。刘皓控制着黄少天。叶修笑了笑。

离雨对陶轩微笑了一下。就在那个过电般的刹那,屋里枪火声响起。

叶修站了起来,他旋转着角度,射击刘皓:“我说过我们没什么可谈的。”

黄少天迅速歪头,配合着叶修的射击。他的枪在刘皓手上,没办法射击,只能抓住机会把刘皓引向枪火那畔。这是拿命来赌博。他没有选择。既然当时答应了叶修的条件,这一刻就要完成这一场游戏,不管多么危险,依旧只是你情我愿的游戏,即使心跳的速率在大脑程序运行中造成溢出,他的全身反应已经紊乱。但他选择相信叶修,相信那个开始的夜晚,叶修握住他的那双很凉的手。

叶修边打边走,陶轩和刘皓两个人的射击他终究还是躲不过去,中弹的手臂涌出大股的血,染红了他白色的衬衣。今天的他没有穿拉风的披风,却依然很漂亮。他在射击的时候表情那样冷静,在形势不妙的当下依然是这样的冷静。

黄少天终于看准刘皓射击的空当偷到了枪,直接回手射击,“砰砰砰”几枪下去,刘皓已经无法行动。

“叶修!”黄少天高声叫着,冲了过去。叶修捂着手臂,退到墙角,摇头。

是的——黄少天冷静下来,现在不是担心叶修的时候。和陶轩的对射变得容易许多,黄少天趁机拉了警报,陶轩先前支开的人员,很快就会来到这里——叶修经不起更多的等待。他必须马上接受救治。

唐柔赶来的时候,黄少天马上回头抱起叶修,点点头,就向外冲去。

自己是个杀手,二十多年来,从来没有哪一次受伤会让他变得惶恐。这一次他依然没有惶恐,他相信叶修。黄少天把手放在叶修的胸膛,感受着他的心跳。逐渐地,他们的心跳合二为一。

“呐,少天,我赢了吗?”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你确实没有输。所以快点好起来快点好起来我们一起去看海吃肠粉撸串喝酒啊!”黄少天抱得紧了一点。

那天晚上叶修问他要不要玩一个游戏。如果他们都没有死,那就一起度过之后的日子。恩恩爱爱,打打杀杀。

黄少天感谢自己当时的允诺。这是一种无限美丽的可能。

尽管惊心动魄。但是赢了真好呢。

血液在燃烧,心跳在加速。今后,也许我还会和你继续打打杀杀,那么,请多关照。我会全力以赴。

评论(6)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