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王叶】繁星缀夜(一发完)

无料文,混个更。

 

王杰希有一个秘密。十八岁的一个夏日,他看见了星星的使臣。 

 

王杰希一直很喜欢看星星。在他还小的时候,他就热衷于搬个小梯子,爬到屋顶上去,像模像样地架起体积几乎是他自己两倍的望远镜,看浩瀚星海里的浮沉爱恨。哪颗星星闪烁着光芒靠近星团仿若暗恋,哪颗星星环绕着另一颗永远相爱不变,他都记得很牢。他还想着数一数今天看了多少颗星星,然而数着数着他就睡着了,躺倒在屋顶上,手指头还勾着支撑杆儿,衣摆在夜风里微微飘动。

他一直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卧室里的。每次他在屋顶睡着,第二天早晨睁开眼睛,就会发现自己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手边是昨夜冷掉的牛奶,眼前是熟悉的一切。他怀疑过,自己是否有梦游的习惯,不然如何自行回到卧室?抑或是自己做了一场梦,梦里他喜欢看星星,看漆黑夜幕上那些碎掉的音符安静周转。

王杰希像那些红移的星子一样缓慢地散开生长,沉睡的骨节从身体里苏醒拔出,支撑着他骄傲昂起的头颅。从小就极有主见的男孩,终于长成了有想法有个性的少年。他变得成熟,沉稳,然而还怀着少年特有的意气。他像一杯酒,摇晃在杯中,清冷荡漾,惹人迷醉,又少年老成。

在王杰希十八岁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一个稳重出挑的人了。当然,这个男孩在校时的表现让每个遇到他的人都敬重喜爱,但是几乎没人知道他还保持着小孩子的习惯——他仍然热衷于看星星,星子周转,世界轮回,他觉得这是很美的事情。也许正因为如此,这天晚上他又爬梯子到了屋顶上。夜幕冷黑,他注视着那张无限大的网里的星辰,心头涌起微妙的奇异感。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离不开这片天空。也许上一世,他是个骑着扫帚航行在星轨缠绕的夜空里的魔法师。王杰希抽出他的物理书,默念着上面的词句。我们距离其他的星星很遥远。我们是孤独的海豚,在星河万丈里遨游,等待着寂寞的回音。我们拥有如此广阔的天地,然而我们相对于这茫茫宇宙还是太渺小了。人类,究竟是怎样的物种呢?这世界,难道没有其他的智慧生灵与我们一同分享吗?秘密有很多,我能不能在有生之年完全晓彻呢?我难道要甘心于看着这浩瀚星辰之海,不开口打扰它的美丽吗?

王杰希的脑子昏昏沉沉的。那股预感像火种一样在他心口燃烧起来了。

他躺在屋顶上,闭上眼睛。风轻轻地从他耳边滑过去,像浅浅的呼吸。夜晚的月光不能把眼皮的筋脉照出来,白日软红的光晕不复存在,眼睛像涂了一层粘稠的蜜糖,不想睁开也不能睁开。

有什么东西游过来了。

有时候你闭着眼睛,感官却比平时更灵敏。你看不到,但你就是知道,有什么东西,在看着你。他的目光很静,没有温度。但是王杰希还是感受到了。

他没有睁眼。

男人站在月光里,唇片微启,指骨修长。他穿着普通的白衬衫和牛仔裤,却不会有人觉得他普通。他的眉色很浅很温柔,人也很温柔。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伸出了那双漂亮的手,掩了掩王杰希的衣领,然后绕过他的脊背,把王杰希抱起来了。

王杰希尽管还是个少年,身量已然初成,骨架匀称,肌肉饱满,不是男人这样看起来单薄瘦弱的身板可以扛起的。王杰希的心里也蔓延出与眼下情景相符合的惊恐,然而他没有挣扎,任自己的身体自然地垂下去。

王杰希快速地计算着,什么人可能悄无声息地完成这个任务——潜上屋顶,把他抱起来。不是父亲,他熟悉父亲的感觉。也不是其他人,会有谁上屋顶抱起他呢?那么——似乎只有一种可能了。王杰希心下微微颤抖,努力克制住喘息。这个男人,并不是可以为常理解释的存在。不是鬼,也不是人。

他大着胆子,想偷偷把眼皮掀开一条缝儿,看看这个生灵的模样。

男人立定,轻轻笑起来:“啊,你醒了吗?”

王杰希猛地睁开眼睛,像被一盆凉水兜头浇下来。

那是怎样的人呢?睫羽轻扬,瞳仁墨黑,神情随意,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被人拆穿后有一丁点儿的惊慌。他就站在那儿,抱着王杰希,低着头微笑着。仿佛天地初开时他就应当在此处了。

“你……你是谁?”

“你猜。”

心里的鼓动越来越快。什么东西挣扎着、生长着、旋转着顶破他的喉咙,让他问不出来接下来的问题。

王杰希想问这些年你是不是一直在身边?你是不是我的守护神?是不是你,一次又一次,把沉睡的我抱回床上?你是不是,星星的使臣?

但是他盯着男人的脸庞,忽然就问不出来了。他是谁,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吗?和此时此刻的心情有关吗?何其有幸,在我十八岁的这个夏日,在少年时期的末尾,我遇见了你。你也许只是我生命里小小的插曲,却一定是最神奇的部分。就让我别打破这个意外……就让我,沉浸其中,不要醒来。

男人仿佛猜到他心中所想,笑得很开心:“你可以叫我叶修。我陪不了你很久了。你是个大人了。”

王杰希点点头。夏日冰过的草莓总有赏味期限,叶修也是如此。他本来没有见到他的可能,将安安稳稳地一路长大,成为挺拔的实际的人,每天为生活和理想操劳,也许会有个可爱的女儿,也喜欢看星星,也在睡熟的时候被叶修关爱着。然而一个小小的偏差,命运齿轮上一个小小的错步,让这一切沉入夜梦中。他做了一个,何其腥甜的梦。

 

王杰希知道,叶修不是什么正经的神仙。他很穷,买不起其他使臣那样漂亮的缀着星星的袍子,但他也不介意。他生活习惯也不好,衣服皱皱巴巴的也还勉强穿着,对人类的烟很感兴趣(虽然他美其名曰烟像节庆的时候天上放的炮仗)。他嘴皮子很厉害,拌嘴从来没输过,王杰希已经很忍耐了,却还是不由得被他气得一愣一愣的——尽管后来他也学会了对付叶修垃圾话的办法,就是一边不动声色一边找机会冷不丁地呛他一下。

叶修还给王杰希起了一个外号,叫王大眼。明明不是什么雅观的字眼,王杰希却觉得有种怪异的可爱。也许是因为起这名字的人太过风轻云淡,调笑的意味融化在他的眼睛里,让王杰希觉得很无奈,这样的时候,叶修比他更像个小孩子。

这样的时光不会很久,王杰希很清楚,但他仍旧不紧不慢地贪婪地吞食着这最后的相逢。

叶修和他漫步在夜色里,街灯一盏一盏地亮起来了,空气里流动着关东煮的香气。小巷子里卖馄饨的姑娘穿着蓝色印花的围裙,一碗碗地捞着,意外带起的水噼里啪啦地砸到锅里。

王杰希开口:“我们去吃个夜宵吧。”

生活习惯良好的少年严谨自律,这一天却在小吃摊子前停下了脚步。蝉鸣一声高过一声,两个人就在小小的沾着油腥的桌子前坐下来。王杰希要了一碗糖水一碟花生米,叶修要了几串烤鱿鱼。刚考好的鱿鱼“滋滋”地冒着油,叶修咬了一口,嘴唇发亮,动作却很优雅。王杰希不动声色,拿起筷子搛了颗花生米吃,倒把叶修逗乐了,教他笑得直咳起来。

“我说大眼儿?你这么斯文啊——花生米还按粒数得?”

王杰希还没反应过来,已经平平淡淡地回过话去了:“没在吃,看你吃得高兴。”

饶是叶修一张能说会道的嘴,这时候也回不上了。他稍稍睁大了眼睛,又放松脊背线条,撇撇嘴道:“看我干嘛,我不会给你吃的。”

……反正最后都是我付钱,随便你吧。

如果每天都这样逛逛城市的边边角角,其实,也挺好的,不是吗?

 

七月的第一个星期四,王杰希像往常一样睁开眼睛。他呼出一口气,肺里一阵清凉,有一点细微的疼,仿佛在提醒他什么。

枕头边的牛奶是热的。

他蓦然扭头,睁大眼睛,眼前似乎浮现了干涉条纹。他有点儿晕。

“叶修……”声音低哑,语调里有自己都察觉不到的些许颤抖。

他知道的。这一天总要到来。叶修始终是冷静自持的,永远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星星的使臣不会一直陪伴在一个少年身边,他总是要学着长大,变得像叶修一样独当一面,沉着、悠闲、骄傲又不失分寸。只不过这一天的到来,似乎太早了点。他还没来得及感谢叶修,还没来得及和叶修走遍这无边的城市,甚至还没来得及过自己的十八岁生日。

他本来打算和叶修一起去外文书店逛逛的。尽管叶修不像是喜欢外文书店的人,但那里有游戏光碟卖,还有酸甜的蓝莓做的点心。他默默地筹划好了这天的庆祝方式,却遇到了没想到的状况。就像一部布景完美的电影,没有女主角。王杰希还坐在床上,父母没有察觉到他起床,也许已经在客厅摆好了生日蛋糕。可是要怎么办呢?

在他面前才是个既幼稚赌气又故作成熟的孩子。王杰希握了握玻璃杯,把那杯牛奶喝完。他深吸了一口气,站起来,走过去拉开门。

消失了的叶修没有对他的表情造成任何的扭曲,他还是安安静静的、很沉得住气的样子,衬衫熨得很好,头发也很整齐,看到父母准备的蛋糕,笑了一笑,露出雪白的、保养得当的牙齿。

他不是个贪心的人。巧克力从来不多吃,不该觊觎的东西也不会去拿。然而他还怀着少年的天性,寄望着有人能来握住他的手,说:“我带你去看星星。”

但是从这一天开始,不切实际的梦啊,从这一天起,碎裂在了夜幕天穹。

 

“嗨王杰希,还在写报告啊?别写了哈哈哈哈哈我告诉你就算熬夜写也赶不上我们今年的进度啦!快点快点收拾吃饭得了啊!”

王杰希没理同事的垃圾话,而是又摊开一份材料记录好数据,开始新一轮的演算,顺便抽空回了那人一句:“谢谢,我们今年还会是第一,你们部门别想了。”

二十二岁的王杰希在荣耀天文台实习,做天体测量。这是他实习的第四年。一切顺遂平静,每天的生活都单纯愉快。尽管他还年纪轻轻,却已经很有威严了。几个学弟在他带领下工作,丝毫不敢懈怠。虽然几个年轻人闲暇时也会开个玩笑,一碰见他却都噤了声,生怕学长说他们不用心。

王杰希的确有这样的资本。他以高分考取P大天文系,初入学校就崭露头角,一时风光无两。他的思维新颖,甚至可以到离奇的地步,在院内是有名的天才。大家以为这样的人本来应该是狂傲纵恣的类型,王杰希却又毫不张扬,甚至为了测量的精准舍弃了他天马行空的算法。这是一个无人敢小觑的人,他有耐心,肯负责,不认输。王杰希迅速在天文系和台里都确立了受人尊重的地位,没人把他当作孩子,因为他愿意揽下的责任,远比一个孩子能承担的沉重。

这一年的夏天,似乎和以往的并没什么区别。

王杰希像以往每个夏天那样,想起了叶修。

他想念那个巷子里关东煮的香气,想念那杯告别牛奶的温度,想念叶修明亮的眼睛——那里似乎总有一团火焰,跳动着,催促着他去摘取星辰。

在寻星镜的背后,是不是离你近一点?王杰希不知道有生之年他还能不能与叶修相见,但至少他不会忘记这场相遇。他分不清楚是因为喜欢星星所以亲近叶修,还是因为亲近叶修喜欢星星。然而他能肯定,每当他仰望星空,都能想起那个叼着烟的影子,执拗地驻扎在他的心里不肯离去。

王杰希揉揉眼睛,放下笔,站起来抻了个懒腰。没有人注视着的时候,他还是那个孩子,仍旧天真别扭。

做了这么多运算,该放下了。该去睡觉了。强健的体魄才能维持旺盛的好奇心和求知欲。王杰希给自己热了杯牛奶,喝掉,动作缓慢然而一气呵成。他回到自己的宿舍,没有像往常一样看看星空,就直接躺下来睡了。

夜梦如蜜糖般令人沉溺。王杰希感觉自己沉浮在海上,躯体没有知觉,只有眼睛能看。

天空是丝绸一样的黑。让人联想起巧克力的那种质感,王杰希想到这里,无意识地舔了舔嘴唇。星子像沉在酒里的冰块,他想抬起胳膊触摸,却没有一分力气。

一张放大的脸突然出现在他眼前。叶修挥了挥手,笑嘻嘻地说:“大眼儿?你怎么傻了?最近怎么样啊,我可是天天看着你的。”

王杰希张了张嘴,觉得自己说出的话是无声的,话都变成一串气泡吐出去,然后破碎掉。“叶修?你——你还记得我?”

“说什么傻话,荣耀天文台的天才实习生,我们都传遍啦。嘘——老板娘可是很八卦的,说话小声点儿。”

王杰希不明白什么老板娘,只是觉得这样的叶修真好。他能说话,能做出生动的表情,能靠近。叶修不再是活在记忆和想象里的人了。真好,真好。他扯了扯嘴角,没有笑出来。为什么你不碰碰我呢?为什么不像小时候一样抱起我呢?那个时候我在睡梦中,现在,我也在睡梦里呵。

是啊,这是梦呢。王杰希晕眩着,不回答叶修,专心想着叶修是不是真的。

叶修挑起了眉毛,看起来很惊诧的样子。“天啊,王杰希你在想什么。哥不存在的话,你难道是妄想症吗?”

王杰希这回反应很快:“我是妄想症你是小精灵吗?”

好恶心……叶修做出一个反胃的表情。实际上,他和小精灵,从存在意义上来讲,没什么差别嘛。

叶修的脸在摇晃,水起伏得更厉害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花,缠绕上了叶修的脖颈,那花张开嘴,吞掉了叶修的头。王杰希猛地一挣,想要抓住叶修,然后他醒了。

散落的夜樱被风吹得摇摆不停,夜还是那么冷,几只蝉儿寂寞无力地鸣叫着。

王杰希翻身下床,扣紧了睡衣扣子,沉默地出门打了一杯牛奶喝。他的思维向来与常人不同。他觉得,他似乎还能抓住叶修。他可以做到的。

 

托尔斯泰墨水的汁液在纸上拖拽出一道蜿蜒的痕迹,王杰希连袖子都没挽,迅速地写下浸透新鲜薄荷味道的句子。

清晨的雾气还没散,没有人打扰他。

你的目视星等是六吗?你是孤独的恒星吗?我追得上秒差距吗?你喜欢我吗?

王杰希向后一倒,跌回椅背前,觉得自己简直是疯了。那样虚无缥缈的事物,寄托了又有什么作用呢?他不会回来了。

是吗?有声音在他脑海里发问,叶修真的不会回来了吗?他刚刚还对我说话,语气熟稔,抹却了悠悠时光。

王杰希放下笔,想着叶修瞳孔的颜色。他想他是喜欢上叶修了。患得患失不是他的风格。他想要的东西,自己就会去争取。可这一次,要上哪里去争取叶修呢?茫茫天地的际会,人尚且可以离散;星星与自己的距离,要怎样传达这份心情呢?

他没有什么答案,但总有一天会得到答案的。

 

荣耀天文台的人都说,王杰希更加认真了。这简直是无人可迎其锋芒的程度。他本来就很耀眼了,咬着牙努力的样子也令人由衷升起一股佩服。他开始向导师提交测量报告,密密麻麻的数据后面写着清简的结论。他认为有一颗小行星的轨道偏移值不符合常理。他做了十一次测量,结果都得不到完美解释。这一次的质疑,可以算作是天文台好几年以来,比较重要的发现了。

台长分配给他一个项目组,希望他能接手,整理观点,也许会得出什么重要的结论也说不定。

王杰希比从前更加忙碌,纸片飞雪一样送过来,打印机不知疲倦地吐着字。台里的人行色匆匆,围绕着这个发现,每个人都在尽可能地努力。

他们日夜操劳着,直到一声惊呼划破黎明。

“哦天哪!组长!你看这个!”发出声音的人已经激动得肌肉僵硬扭曲,他不顾平时对王杰希的敬畏,跌跌撞撞地跑过去,带翻了六把椅子,撞开了三道玻璃门。

“这次的实验数据有调整,根据波的模拟图,我们有理由认为——这里,有一颗新星。”王杰希面色沉静,然而手在细细颤抖。

他是不是看到了,那颗很重要的星?

 

“晚间新闻为您报道,今日,我国荣耀天文台发现一颗新星,这对我国的天文观测有重大意义。该星已得到确证,并有一定可能存在液态水。项目组负责人王杰希获得命名权,他向记者表示,将会命名该星为‘叶’……”

王杰希走过去,“叮咚”关了电视。这些都不重要,他只想给叶修一个家——不管那是不是自己异想天开的自我安慰。

如果真的有神明啊——我想叶修和我一起,而不是像相隔亿万光年的星星一样遥遥相对。

这一晚,王杰希没有看星星,叶修也没有来到他的梦里。隐约的失望,还是有一点,不剧烈,然而缓慢发作。

 

王杰希成功地入职了荣耀天文台,生活还在继续,就算没有那个曾经带给他无限向往的男人。

“王队,新来的实习生。他导师说还挺聪明的——”拿着资料进来报告的同事身后,跟着一个看起来懒懒散散的少年。

王杰希不喜欢这样的实习生。他皱了皱眉。要在这里实习,要坚决,要有信仰,要有爱,要吃得苦。这个男孩看起来漫不经心,能有什么作为?

但他还是任由少年走进来了。

看到少年容貌的那一刻,他浑身灼烧起了没有过的热度。

“你是……”

男孩眨眨眼:“我叫叶修,P大天文系,请多关照。”

星星的轨迹交缠重叠,他们回到了初见的那一天。

 

 

【剧场】

叶修:你知道我有多辛苦吗?啊?为了见你我都不做神了,有我这么大公无私的人吗?烟来一根~

王杰希:(冷眼)我看你是为了理所应当地抽烟来的吧。

叶修:啧,给一根怎么了,懂不懂尊重前辈啊?

王杰希:你现在比我小。

叶修:(沉痛)是我当初把你带歪。我就不该说那些垃圾话。

王杰希:知道就好。

叶修:不过老王你也真是的,让让我不行啊?我都潇洒那么多年了,冷不丁回去上课背书,我牺牲多大啊。

王杰希:所以赶紧背书,一个小时以后,我抽查。你上学期大物是不是挂了?别说我教出来的。

叶修:……我宁愿戒烟。

 

评论(23)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