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喻叶】一世长安(二)

叶修随着喻文州和黄少天坐下来。茶舍的老板很热情,端上来白玉的杯子,连声说这是蓝雨城最源头的那道泉煎的茶,叶子是清明前掐的嫩叶,全为上上之选。

喻文州浅浅笑着,给叶修斟了一杯。他的手很稳,茶水芬芳四溢,没有半点儿的溅出。

叶修笑:“文州这一身功夫,可以做表演的茶博士了。”

喻文州还没说话,黄少天先跳起来:“老叶你怎么回事儿!我们城主才不需要做那表演呢!”

“少天。世间各人司其职,并无高低贵贱之分。前辈只是说笑,不可逾越。”

黄少天还是愤愤的,却安静下来了。叶修半挑了眉毛:“嗳,文州,少天可是为你说话的。我不说啦,省得破坏蓝雨正副城主的和谐,教有心人听了去,我不是成了罪大恶极挑拨离间的人了。这锅我可不背啊文州。”

喻文州只是笑笑,说了句:“前辈听听我们蓝雨的歌舞罢,和你们那里想必是不大一样的。”

歌女走上来,站定,唱起了渺远的歌。

饶是黄少天此时也安静下来了,蓝雨的天气这样好,阳光明媚,冬天里还是那样的温暖宜人。蓝雨的歌也这样好,风姿独有,让他们一时间都沉静下来了。

终究还是不肯好好地尝这碗茶水,黄少天捅了捅叶修的胳膊:“老叶,你们那儿的茶,可有我们的好?”

叶修乜斜了黄少天一眼,这显然就是无话找话了。他们那里是哪里呢,嘉世城的茶是这世间人悉皆耳闻的。清明前的龙井,被女孩子掐下收入篮中,呈上来是幽幽的绿。叶修倒没有提茶叶的事,却是故意说起了煎茶的水。“我们那里啊,拿初雪去煮,过了一遍,茶叶就沁着不一样的味道。雪水的美妙,你们蓝雨的人怎么会懂呢?”

黄少天顿时不乐意,喻文州却是先一步开口:“前辈有所不知,蓝雨虽没有雪,却有那细心之人。只要用了心,茶怎样都是好喝的。”

“文州呵——”叶修盯着他,笑得很是开心,“你这自夸得很不错啊。”

“前辈说笑了。”喻文州睁着眼睛,狡黠的闪光那样明显。他此生一直如若温润君子模样,未曾想有一天为了口舌之利和前辈争抢起来。大约叶修是有种奇妙的魔力吧。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人不由自主就忘了身处何处,不去想他还是前辈,也不去想他的那些丰功伟绩。喻文州眼里,叶修只是个糟糕又可爱的人,凭借长着的岁数睁眼说着胡话,打打闹闹快意非常。他不介意谈论那些江湖格局,却也不吝于在这小小的茶舍,谈起他所在的地方,稍微挤兑一下朋友。

喻文州这时候也感到了舒畅的意味了。他先前那些由黄少天与叶修相熟而勾起的异样情思,此时消弭无迹。坦然,放松,他不介意叶修说些什么,因为无论他说什么,自己都有绝对的把握可以接上。

蓝雨的天暗得很慢,此时却已经是灯火初燃的时分。喻文州不好相留,也愁着怎么安排叶修的住处,这个身份半是尴尬,以他喻文州城主的身份,若说安在内阁绝不会有人说半分不是,但他毕竟还是蓝雨的基石,他要考虑的太多。叶修如是打探敌情又当如何?蓝雨向来敢于冒险,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缺乏谨慎。

叶修并没有让喻文州过于为难,他眯着眼睛叫喻文州:“你们先回去吧,我还很喜欢蓝雨城的,随便走走然后住个旅店,也算体验风土人情了。”

喻文州心下有些多余的揣度,想着叶修这是在欲盖弥彰还是确实地善解人意。未果,他自哂了起来,想这么多还不如随叶修去,他是什么样的人,这一天间也大略可知,何况黄少天也熟悉叶修的,有什么不妥也能相互照应。自己这样提防着人家,倒是可笑了。

于是两人拜别叶修,回了内城。叶修得了自由,便四处走走。见惯了嘉世的风物,蓝雨这里更加暖,花开得艳丽,水依旧潺潺,如果一直待在这里好像也不错。可终究自己不是蓝雨的人。叶修看了看,转回巷子里,推开住店的门:“老板,住上一月,要多少银两?”

“客官,您是城主的贵客,光临敝店,我们蓬荜生辉,怎可再向客官索什么旅费?”那老板看着也是精明的样子,一躬到底,谦和得很。

叶修生了打趣的心思,问那老板:“若是你们城主天天有客来访,你们不是做不了生意了?”

这人反应也快:“城主待我们好,我们自然也感激不尽的。何况城主并未有什么访客,他待您是极恭谨的,想必您也是会福荫蓝雨的,吾侪鼠辈,没什么可报答,这样已是万幸。”

叶修听得,自顾自笑起来。喻文州的口才了得,蓝雨城里人也这样玲珑。不知道是谁影响了谁呢?

天色渐凄,叶修歇息了下。灯火摇曳,他回顾着白天所见,愈发觉得喻文州很是有趣。这人长着一副无害的模样,心思却多。不等他有什么多余心思,恐怕也是要争一争天下的。现今还是和平的样子,可一旦兴起祸乱,谁是敌谁是友,谁能成为赢家,也是说不定的事情。

如果能一直安逸下去就好了。可是这不由得他们选择。蓝雨有丰富的水和矿物,周围环境恶劣的城早已虎视眈眈,这不平衡不能靠贸易解决,就只有一条路可走。

争端是无法平息的。叶修叹了口气,只想身不由己,却也忽视了自己本身是局中人物。他做不到袖手旁观,亦做不到手刃朋友。只愿到时溅的血,没有自己的一刀。

在这尚且安然的日子,为什么不纵情歌酒呢?

不论立场如何,他总归是喜欢喻文州。对手也罢,同伴也罢,他是能理解自己的人。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