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伞修】习惯(一发完)

20160214情人节快乐。给@十年,轮回 。伞修only。

 

他们习惯一起走在阳光遍洒的马路上,他们也习惯着互相打闹追逐嬉戏。无论是一笔勾画的时光还是幼稚骄傲的言语,在相遇的时刻,都打碎揉好,成为无法放弃的执念和嘴唇上厮磨的温度。

 

苏沐秋还记得第一次抽烟。他和叶修躲在网吧的角落里,互相推搡着要对方去买烟。两个人还都是对一切好奇的少年,迫不及待展示着自己的与众不同。叶修和苏沐秋在竞技场里打了三场,叶修胜一负二,被苏沐秋推着去对面无证经营的小超市买烟。叶修装作一副浑不在乎的样子走过去,后背的T恤被汗湿了紧紧贴在身上,勾勒出脊骨单薄的模样。

叶修回来的时候嘴唇有点抖,苏沐秋却没像往日那样不客气地拆穿,他接过叶修递出的一根,黄的白的很软弱的样子。他们没钱买好一点的烟草,初次的体验就是在劣质的烟雾里不停咳嗽。叶修谨慎地等着苏沐秋先抽,苏沐秋点了火,很迅速地叼上,一鼓作气生怕自己临阵退缩。然后叶修马上也含了进去。接着两个人的脸色就很不好看。苏沐秋和叶修对视了一下,都偏开头咳嗽,这时候也没什么竞争着看谁更成熟的意味了,都眼看着要把危机解决了再说。

烟雾散开来。他们尽管不会抽也不喜欢这味道,还是努力地咽了几口。呼吸道里烧灼又辛辣的气味蔓延着,喉咙里发干,渴求着水的滋润,或者任何甜美温和的东西。

苏沐秋盯着叶修的脸。他的脸在烟的笼罩下看不真切,有种晕乎乎的反光。他忽然说不出来话,咽喉被烟呛得没脾气,想说的东西梗在胸腔里。

两个人总算耗到烟差不多烧完,戴上耳机开始打游戏。

在刀光剑影技能声效下,苏沐秋似乎听到叶修的评论:“真不舒服啊。”

到底还是像个孩子一样,表达出了自己的好恶。

 

后来叶修抽烟抽得那么凶也是苏沐秋没有料到的。他本人是节制的,但叶修在这方面就是个骄纵任性的孩子。

年轻的身体向往着一切给它带来快乐的事物。叶修打游戏打得天昏地暗,苏沐秋不好说他什么。毕竟他们不是完全为了私人的欲望。那是钱,是每天早晨给沐橙热的牛奶,是家长会上交上去的学费。

叶修熬夜很频繁。他的精力很旺盛,像一株向阳的植物。呼吸里渗透了愉快的味道,眼睛里闪烁着火光。苏沐秋退出装备编辑器的页面,回过头来问:“饿不饿?”

已经是凌晨三点钟。夜很凉,叶修的脸很明亮。他摇摇头,脖子裸露着,有种器质性的苍白,让人很想摸一摸。苏沐秋觉得心里长了一个小钩子,时不时冒出来,挠得自己心里发痒。

叶修翻出剩下的半包烟,站起来,手控制着椅子没有让它在地板上拖出刺耳的声音。苏沐橙睡了。他往阳台那边转,被苏沐秋扯住手腕。房子没有排烟的措施,他只好到阳台上抽,免得熏一屋子味道。苏沐秋拦住他,让他有一瞬间的怔忪。

“少抽点儿。”苏沐秋终于吐出一句。他握着叶修冰凉的手腕,一时间掌心似乎沁出汗来。只好放下,但眼睛依旧执拗地盯着叶修。

叶修背对着月光,露出一个不易分辨的笑。“晓得了。只这一根,你去睡吧。一会儿我来收拾。”

两个人先前打BOSS急急忙忙,没有收拾泡面碗。今天沐橙和同学吃的晚饭,他们也就没那么多讲究。油腻的味道混着清新的风,夹杂着一点点的烟草气息。苏沐秋熟悉这味道,就像熟悉他们家薄荷味儿的沐浴露。叶修全身都是这种廉价的东西——廉价的沐浴露廉价的衣服廉价的烟廉价的泡面,但他的眼神非常炽烈又非常冷静,像燃烧着的冰酒。于是这些廉价都变得自然而温柔,衬着叶修一往无前的傲气,将他小心包裹。

苏沐秋看他反手关上阳台的门,没再说什么就掀开被子躺下了。

叶修抽完烟回来,倚在电脑桌边上看了一会儿苏沐秋的脸。他和妹妹长得很像,是那种充满活力又聪明伶俐的样子。

苏沐秋很清楚自己要什么。叶修也很清楚自己要什么。但这两种清楚是不一样的。说到底,苏沐秋不任性。他懂得自己的责任并一直担负,而叶修始终觉得自己离家出走是可耻的逃避。他的目标是很明确,他热爱着游戏和自由。但这不能成为逃脱的理由不是吗?叶修沉默地靠了一会儿,忽然自嘲地笑了笑。烟草能让人想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无论如何能看到苏沐秋安静地躺在这里就已经很好了。在他的心里,叶修苏沐秋苏沐橙三个名字紧紧挨着,这已经是完满的了。

叶修躺过去,胳膊挤了挤苏沐秋的,然后盖好被子睡觉。

 

大晴天。沐橙上学去了,难得没什么活儿,叶修赖在床上不肯起来。

“多大的人了,鄙视你。”苏沐秋穿戴齐整,打开了电脑。

叶修躺着喊:“不就是打打游戏嘛,和我赖着有什么区别。又没BOSS可抢。”然后他眼睛转了一转,表情变得狡黠,“难不成你大清早看片儿?”

轻佻的话语从年轻的男孩子嘴里说出来没有猥亵和轻浮,充满了夏季雨水的潮湿气味。

苏沐秋紧张了下,然后试探地问:“不然我们来看吧?”

叶修的耳廓红了。他张了张嘴,点点头。

两个人随便搜了搜,急急打开一部看。叶修的椅子紧挨着苏沐秋的,他们凑在一个屏幕前又嫌碍事,靠得更近了点儿。

视频里的人物纠缠,肢体交结,房间里的空气正在升温。苏沐秋抹了把不存在的汗,叶修喉结动了动。

不知是谁先看向对方。不知是谁先开始凝视。叶修的脸颊染着情欲的粉红色泽,苏沐秋犹豫着伸出了手,抓住对面人的胳膊。叶修轻轻哼了一声,靠过去贴上苏沐秋的脸。苏沐秋抓住机会,咬住了叶修的嘴唇。

他的唇瓣很热,和触手温凉的胳膊形成显著差异。含着它类似含着果冻,但比果冻更柔韧。叶修抽出没被抓住的胳膊,搭上苏沐秋的脖子。皮肤相触的时刻犹如过电,两个人都轻轻颤动,然后更用力地纠缠在一起。

苏沐秋伸出舌头,很顺畅地滑入叶修的口腔。叶修闷哼了一声,轻轻咬合,牙齿撞到苏沐秋的舌头,又被他的舌头拨开。津液从唇边滑落,他们拼了命地追逐着对方的唇舌。叶修的眼睛湿润润的,苏沐秋想舔一舔,但又不肯放开叼住的两片软软的肉。叶修挺着胸,跪坐到苏沐秋的椅子上,两个人的重量压得椅子发出危险的嘎吱声。叶修由于姿势的原因位置高了一些,他顺势抱住苏沐秋的头,压过去搅动舌尖,像只舔牛奶的猫咪。

苏沐秋猛地吮吸了一下,然后抽退出来:“有烟味儿。”

叶修懊恼地看着他,心下想着干脆听苏沐秋的戒烟得了,当在这个时候说这么一句,真真是要命。

所幸苏沐秋没有停顿太久,一鼓作气地亲上了叶修的喉结与锁骨。

关键处被人掌握的感觉太过糟糕和刺激,叶修向后仰头,发出了濒危的“呜呜”声,含混着听不清楚。苏沐秋的手开始不安分,伸到叶修的T恤里面,抚摸着他软软的肚皮。叶修浑身一激灵,也扯开苏沐秋的衣服抱着他的背。他们胡乱摸了一会儿,就危险地往床上倒。

看起来是晕晕的样子,心里却都清楚意义。一旦突破了最后的防线,就是不能错认的关系。但眼神的温度太高,烧掉的内心的警惕;烟草的味道又太浓,让人情愿被蒙蔽。苏沐秋带着叶修滚了滚,眼神晶亮亮地看他:“好吗?”

说这话的时候,他抚摸着叶修胸前的红樱,搞得叶修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叶修没有言语回应,却是伸手拉下了苏沐秋的裤子。

两个血气方盛的男孩儿在房间里不知疲倦地相互抚慰,兴奋得浑身颤抖,直到再也射不出来。窗外蝉鸣正盛,偶有飞鸟高亢鸣叫着划过天空。屋里闷热,一切都蒙着水光。

叶修爬起来,艰难地够着床边的烟盒儿。苏沐秋赶在他之前把烟收走。

两人互瞪了一会儿,叶修又躺下来,安静得出奇。

 

那之后苏沐秋总是尝试把烟塞到离奇的地方,但从来没让叶修成功放弃过。

他们玩着猫和鼠的游戏,直到这游戏刻进骨子里。

习惯是这样慢慢渗透的东西。它教会人如何生活,如何爱。它让你在街上行走时永远不孤单。

评论(7)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