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王叶】生如夏花

献给 @吹我一脸离雨 。感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拖了这么久才写,很抱歉。

好长时间以前的250粉点文,谢谢。

 

连城的云翳遮蔽了天际的日光。

在这片遥远的海域,金色的舟荡开碧蓝的水波,棱角鲜明的岩石像刀锋刺向天空。鲜血从石上滑落,凝结成粒粒珠子,倏忽坠落海中,散开一团团的艳色。

这是传说中的海域,勇士举着战矛,冲破层层雾霭,祈望着抵达旅途的终点;商人收起风帆,小心地眺望着宝藏埋藏的岛屿。他们带着无数愿望来到这美丽神秘的海,有人葬身鱼腹寻骨无踪,也有人获得无上荣光。

来自大陆那端的船队驶入风平浪静的海。云团在这一刻打开了细微的罅隙,漏下一线阳光。甲板上举着望远镜的船员急急匆匆地跑回船长室,向背对门口的男人报告:“西舷35度,目标活动痕迹。”

“知道了。”男人的声音有种不常见的轻快,好像什么事对他来说都很容易处理一样。

他听完报告就转身向门外走去,顺手拿上那件厚重华贵的制服风衣,却只是披在身上。当他登上甲板,即使是柔细的海风也让他眯了眯眼睛。他的皮肤是冷感的白色,让人怀疑他是不是每日风吹日晒的船长。但这也只是说笑,有谁敢怀疑大陆最富盛名和传奇色彩的海上王者的身份呢?

“呵。躲起来啦,跑得挺快的嘛。”他没有一点点的遗憾或者是懊恼,反而兴致盎然,甚至带着赞赏。手指熟练地拈出一根烟,没有点燃,叼在嘴上咂摸着。

眼前的海涌着梦幻的蓝色,仿佛一眼就能洞穿,而内里深邃的黑蓝却翻滚着邪气的味道,像是某种不知名动物的触须探着上方恬淡的水波。

他站了一会儿,突然动作迅疾地跳入水中,水面甚至没有泛起几圈波纹。他就像一尾鱼,在水中才能畅快地呼吸。在甲板上的船员早已见怪不怪,观察员迅速就位,保证着自家船长的安全。

黑色的身影逐渐难以看清,他已经沉入水下。一切都似平常一样,船员们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观察测量和记录工作,等待着他们战无不胜的船长带回消息。

然而这一天终究是不同的。在兴欣号航海日志上记录着:

“新玄武纪612年4月2日,帝国兴欣号船长叶修,5A0529号下水实验。风速5米/秒,风力3级,风向西南。位置南十字星38度、44度,黄金海,离岸976海里。温度16度,1米水温10度,体感良好。天气晴,有云团。下水1分钟报告,无。下水5分钟报告,无。下水10分钟报告,无。观察员失去追踪,进行救援准备。下水15分钟指示,左转2度,减速,注意后舷,船员回撤,注意防水。停止救援准备。下水30分钟报告,无。失去船长踪迹。向帝国海务署发送第一次状况报告。下水60分钟报告,无。向帝国海务署发送第二次状况报告。下水120分钟,帝国海务署指示,立即撤退。释放信号箱及自救艇,全船返航。”

 

叶修的意识在迷蒙的水波里逐渐变得沉重。他很想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但身体却不由自己控制。他是海上的王,他的名字就意味着荣光。

他不能就这样沉在海底。叶修努力睁开眼睛,试图看清周围的环境。

太昏暗了。他可能已经到达脱离潜水设备而从未到达过的深度。随着他眼球的转动,那股脑神经上方的压迫感似乎慢慢减轻。他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嘴,水流顺着他的口腔灌入,堵住了他的食道,填满了他的脾胃。

叶修的理智提醒他应该产生疼痛感了,但身体却自由自在地飘摇,仿若无物般游弋在这天涯的海水中央。

所谓海的中央,正是无法确定的事情。真正的海水是没有边界的,无论行进到何处,永远都是无边无际的波浪,他们推涌着你前进,却又不给你前进的方向。帝国海务署的十二位船长里,他是最相信这件事的人。固然虚空遇到的风浪最多,但兴欣的船最喜欢冒险。随着海流向不知名的地方驶去,会让人忘记所有尘世的欢欣。久久凝望着海洋的颜色,你会觉得旅途没有起点和终点,世界不存在此岸与彼岸。

叶修想起他在海洋学院讲到这个感觉的时候对他提出反驳的那个孩子,现在是兴欣号的维修专家。他轻轻勾起嘴角,仿若回到年轻时的岁月。他实际已经是海务署的老人了,这里永远需要更新鲜的血液替帝国的统治者去征伐。但如果在海上的话,就还是孩子。永远都是孩子,海洋是母亲,是孕育一切的胎盘。

就在回忆摇荡的时候,一道蔚蓝的波光摆过去,打断了叶修自顾自的思考。他总是喜欢出神,这样可不是很好。

那道光必定裹挟着什么,叶修的心微微提了起来。他还没有忘记来这片海域的目的。最凶险的也往往最美丽,犹如带毒的蝴蝶总是闪着妖艳的羽翼。是那个他一直在追踪的目标吗?

低沉的声音直直楔入他的脑子里,像是不穿透海水而直接打下烙印。

“旅行者,你叫什么名字?”

随着声音出现的是一条碧绿的鱼尾,那绿色很深重,凝结清晨的霜露和雾气。

叶修知道他找到了。在看到那绿色的第一秒,他昏了过去。

 

“我们都是海洋里的生灵,因为雨露的召唤而登上陆地。我们都是风暴的瞭望者,灯塔是驻地,船舶是家。”叶修懒洋洋地拖长了腔调念完这句话,然后照例敲了敲桌子,对着下面的孩子们讲:“提问:什么时候我们要回航?”

那些眼睛里闪耀着渴望的孩子们就梗着脖子答道:“永不!”

叶修很满意地笑,然后开始在黑板上画图。

他教航行学,是帝国海洋学院最受同学们欢迎的老师。不是因为他教得有多好,是因为在他身上,你很容易就发现那种热爱和热情。

教海洋地形学的魏琛喜欢挤兑他,但还是承认他最适合这份工作。后来魏琛的学生里出了一个海洋战术学的喻文州,却不那么针对叶修了。蓝雨号始终是个有力的竞争者,这一点不会改变。但没有谁会说自己是叶修本人的竞争者,因为他就像海洋本身。你可以和他比下水深度,可以比观察,比任何你能比的东西。但你不能比他本人。叶修是海洋学院的旗,不论他自己有没有失败,他都是无可置疑的标杆。

叶修年轻的时候,还没有帝国海务署。他喜欢航海,就在海面上看日落日出。他的父母是帝国的官员,并不希望他在海上荒废时间。然而他十八岁的时候,带回了帝国第一个瞭望岛。这个岛坐落在大陆的北面,有着丰富的资源和绝佳的地理位置,可以防止北方的其他种族入侵。

从那以后他就成为了那些梦想着海洋的少年人的希望。他从来没有失过手,即使并不总是最佳船长。

叶修的名字常常被提起,他仿佛是一簇永不熄灭的火焰,照亮大陆的探险家的旅途。

你不得不承认,有些人冒险的天性,是溶在骨血里的。

 

新玄武纪612年,叶修再次出海,目的地是黄金海,最凶险的地方。这一次他不是那个年轻的冒险家,不是海洋学院充满激情的教授。他比以前更沉稳、更谨慎。因为他深深知晓自己所追踪的事物是多么恐怖,拥有多么可观的力量。叶修很聪明,不会把自己赔进去;但他又是天真而勇莽的,不吝惜使自己陷入危险。他依靠的是野兽般的直觉和良好的适应性。

行前,帝国海务署的肖时钦、喻文州、张新杰和他自己已经制定了详细的计划,他也依靠着技术部的研究资料做出对他的目标的细致判断。

目标是几个世纪以来最大的秘密和神话。

那条优美的、聪颖的、战斗力颇强的人鱼,他们为他取名为“王不留行”。没有人能够跟上他的舞步。叶修却深深着迷于他,坚信自己可以挖掘出他的秘密。

 

叶修再醒来的时候是在冷清的宫殿里。水波从窗棂前卷过,海草寂寞地痴缠。

之所以叫这个地方“宫殿”,是因为一切都泛着光,王座高高在上,四周的冰晶几欲刺破人心的隐匿。

那条人鱼有着碧绿的鱼尾,那绿色很美。他赤裸的胸膛上肌肉紧实,却并不显得饱满。他有着幽深的瞳孔。他看着叶修,再一次问出那个问题:“旅行者,你叫什么名字?”

叶修绽开笑容。他仿佛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立即找回了那份轻松。“想问我叫什么名字?不如你先说说你叫什么名字。”

对方的表情混合着恼怒、嫌弃和刻意的克制。许久才干巴巴地说:“王杰希,我叫王杰希。你现在应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

“好的,礼尚往来,我叫叶修,你脑袋顶上的地方最厉害的人。”那洋洋得意的样子让人只想打他一拳。

“你追了我很久。”王杰希笃定地说。

“那当然,想要俘获美人的芳心,必须锲而不舍地追求。你确实是个美人,我没来错——哦,当然,除了眼睛。”

王杰希似乎从没见过叶修这样不着调的人,一时间说不出什么话。他的眼睛一大一小,在宁静的海域里像宝石般漂亮。现下恼意染上眼瞳,更显得两只眼睛的尺寸不很和谐。

叶修那边已经自顾自地说开了:“欸?王杰希,你们人鱼不会都是这样的吧?眼睛不对称是潮流?”

王杰希的情绪低落下来:“不。”

“原来我遇了一个最珍稀的。”

“不是那个意思……不是我们。人鱼已经只有我了。”

寂寞的水流划过,他声音里的哀伤像塞壬歌唱。叶修愣了愣,迅速接上:“抱歉。不过这样也有好处,可以独占这片海域什么的……我不太会说话。我是说,你自己也很厉害。”

叶修的脑子飞速运转。王杰希救他是不是因为很寂寞了?是没有察觉到恶意于是留他作伴?要是不放我回去怎么办?自己能不能把他打晕带回去?似乎不行……太沉了。

王杰希很快调整好情绪。“说说你吧,人类。你看起来不是想捕杀我或者别的什么。”

“我当然不是!我是来救你的。”

王杰希冷冷看他,那意思就像是在问他到底是谁救了谁。

“别那样看我,你想,你现在也是孤家寡人一个,跟哥回去,哥罩着你,怎么样?哦对了,你那鱼尾能不能变腿啊?你没有鳃吗?你在陆地上能呼吸吗?”叶修自身难保,却还坚持游说着。

王杰希摇头:“没兴趣。你的族人似乎很喜欢滥杀其他物种。”

叶修耸耸肩:“是的。不过每一个种族都是这样,有好的,就有坏的。有我这样高风亮节的,自然也有道德败坏的。我们没有恶意,我保证我会保护好你。”

王杰希半信半疑地打量了一下叶修。“换个问题,你为什么来找我。”

他语气里根本没有疑问,像是全部的不信任。叶修挑了挑眉,说:“我从小是个不安分的人。我不喜欢循规蹈矩。我喜欢海洋,所以我来到海洋。对于我来说,挑战永远不缺,而你,现在是我的挑战。”

“我不想成为什么人的挑战。我有责任看护这里,人鱼的海域。即使人鱼只有我了。”

“我很敬佩你这样负责。你可以继续看护,我会协调。我会帮你看护,我只是邀请你来帮助我们研究,这样可以吗?”叶修伸出手,笑得有点晃眼,“人年轻的时候应该多走走。”

 

王杰希第一次看到大陆。

纯白色的建筑,闪亮的金色徽章。帝国海务署的大门永远为叶修敞开。

“你们这里还不错。”

“是吧!”叶修陶醉的模样就好像是他负责设计这栋建筑。

对于叶修船长的回归,兴欣的人反而没什么反应,问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方锐甚至问他有没有带什么海鲜,就像他是去了哪个岛国旅游了似的。王杰希穿着叶修给他准备的西装,打着绿色的领带,显得有点拘谨。

直到苏沐橙问他:“这是谁呀?”

叶修才想起来这还有人没介绍,顿时向大家推销:“这位是王杰希,我们伟大的王不留行先生,勇敢为科学献身,可喜可贺,值得表扬。”

兴欣的人“啪啪啪”使劲鼓掌。

王杰希竟然觉得有点痛心。叶修的船跟自己的想象不太一样。这些人好像都缺心少肺的。

他由一个叫安文逸的少年引去见叶修提过的“张新杰”,心里还有点忐忑,回头看叶修一眼,叶修在那儿躺着抽烟,见他看过来高兴地招招手。

王杰希内心长叹一声随他去吧。当初答应叶修那厮的无理要求,是欣赏他的能力和对生活的态度,以及得到他的保证。他相信叶修是个说到做到的人。但现在他害怕叶修在这里乐不思蜀忘了下海帮他看地。

其实大可不必担心。叶修一天不下海就会枯萎。他需要海水的滋润爱抚。

 

风和日丽的一天,叶修与兴欣号护送王杰希回黄金海。

海平面上波浪翻涌,白色的泡沫像绽开的花朵。

叶修倚在船的栏杆上,和王杰希一起眺望远方——即使远方其实没什么可眺望的,触目可见的全部是水。

“你曾经问我为什么喜欢海。”叶修点上了一根烟,眼神在烟雾里变得迷离又怅惘。

王杰希心说我没问过。你自己演戏不要带上我。

“海是很神奇的东西。”叶修接着说,“我们从海里获得了太多。我第一次下海还很年幼,只觉得水很舒服。后来知道了海是很凶猛的。你现在看不到他张牙舞爪的一面,可也许今夜,也许明早,一切都会变了样子。

“风会变得狂暴,水也不再安分。我们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慌张。面对这种海,要顺着它的皮毛。我喜欢危机四伏的它。它并不是一幅画,而是有呼吸、有生命的。

“我弟弟问过我为什么不怕这些。我还是怕的,但不会因为害怕停止出海。如果哪天我死了,我也想死在这片浪花上,活着就要灿烂一点。不过我弟弟骂我这些都是胡话。因为我当时是拿着他的行李离家出海的。如果我死在海上,他也许会很伤心吧。”

王杰希没想到叶修突然这么正经,只好小心地安慰他:“没关系的,要是有风暴,我就带你到海底躲避。”

“哈哈哈哈哈!”叶修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王杰希你还真是可爱。哥哪有那么容易死。我说了,你头顶的地方,我才是最厉害的人。想超过我,再练几百年!”

云散开,太阳向海上投射万丈金光。两个人眯了眯眼睛。至少此时此刻,生命如此美好。

 

后来的生活像往常一样。叶修带着兴欣号到处捅娄子,把海上搅得血雨腥风。

王杰希一半时间在岸上,一半时间在海里。他甚至在海务署有了工作,获得了一艘船——微草号。他还没有负完海里的责,又负上了海上的责。叶修经常跟他串串门交流感情套点利益,王杰希学得越来越精,说什么也不给叶修便宜占。

当然最后他们俩还是互相占了便宜。等帝国海务署发现这两个船长搞在一起的时候,冯宪君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到海里去。


评论(8)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