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喻叶】黎明未明01

三次元有点难熬,随便写写,应该不会很长,走向什么都没有想。
『白雾』
冬日并不都是非常寒冷的。孑然的白雪散落在土地上,星星点点失却了温度。街道上没什么人,茫茫匆匆的身影一闪而过,仿佛这样的冬日也会使人感到焦灼。只一个人提了塑料袋慢吞吞地走,唇边缭绕着若有若无的白气,不令人感到森寒,反而酝酿出无匹的温柔。
今日的风并不十分凄紧。白日挂在枝头,散发出温煦的暖意;然而雾气就像蒙蒙的帘幕,隔绝了一切清晰的意味。这样的日子让人的情绪也晦暗不清,掩藏在眼睫下的波痕,只点了一点,便慢慢扩散开来。
这人提着一袋看不清楚形状的物品,没有戴手套。尽管并不很冷,但也与秋天有所区别。他这样并不会冻得指骨僵寒,但也会使关节附上一层些微的疼。于是他便隔一段路换一只手拎那袋子,两只手交错的片刻轻轻揉一下手指。
他的手非常好看。不是普通意味的柔软细白或者骨节分明。而是每一根手指都仿佛蕴蓄着一点力,腕骨略微突起,是经过爱护的兵器。是那种锋利刀刃被轻轻收入鞘中的美丽。
喻文州一开始认出的是那双手。他已经有点记不起来对方的模样,但还能勾勒出那人菲薄的唇片、微敛的眼神和他最好看的那双手。喻文州并不过多关注他人的身体,他很清楚与人交往的分寸。但是手不一样,那曾经是他的,他们的,最宝贵的东西。
不过也只是曾经了。
喻文州想了想,还是加快脚步走了过去。他节制地没有做出过大的举动,只是在将行至那人侧畔的时候唤出对方的名字。很笃定,没有缠绵,也没有生疏。他一直都很擅长把握那个微妙的尺度。
他说:“叶修。”
于是那个人就回过头来,自然而然地等了他一步,脸上是盛得很浅的笑意,虽然浅淡却并不遥远,仿若时光过去了,但他们还在从前。
“文州来出差吗?”叶修自然地接过话头,略过寒暄,随意得像多年以前嘉世和蓝雨打完比赛的夜晚在街头偶遇一样。
“是,也不是。”喻文州也跟上了节奏,“我可能会在b市待很久。”
“那你得多穿一点了,少年你可不要太天真。”叶修指指喻文州的风衣,无声地嘲讽他不看温度只看风度的状态。然后又状似随意地问起:“很久的话,女友没来吗?或者——你已经结婚了?”
退役以后叶修免不得渐渐淡了和从前认识的那些选手的交流。起初还是有些热络的,毕竟他还爱着荣耀,关注着这些同伴。然而后来认识的人渐渐也退下来,他自己的工作似乎也很忙,一来二去的,虽然还会说说话冒冒泡,也有些脱节了职业生活的那些点滴轨迹。他还打荣耀,但是时间已经不多,更别提关心其他选手的私生活了。黄少天曾经抱怨说老叶这样一点情面也没有,但喻文州觉得叶修是很聪明的人,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关系的发展是怎样的脉络,他从来都是清楚的。叶修还是会联络他那批熟人——韩文清黄少天苏沐橙什么的,然而这里面并没有喻文州太多的位置。
不过这话问得未免刻意了。叶修不应该这样乱了章法的。喻文州心想着。他是不是有什么含在口中没有说的意味,或者单纯只是想问问喻文州的近况。他是不是比表现出来的,更关心自己呢。喻文州想到这里就打住了,他已经想了太多。他理智地停下来,然后得体地回复他道:“没有的,我还是单身。”浅尝辄止,没有顺势问叶修的情况。很善解人意,也很距离得当。
叶修微微一笑又消弭了表情。喻文州也许是在提醒他他逾越了一些,但他并不在意。其实在他心里,那些年的喻文州和现在别无二致。
谁说在这里遇见不是某种冥冥天意呢?叶修很快就接受了下来。
他突然很想聚一聚了。这么多年怀念过那些人那些事很多次,但这还是第一次他有见一见面的念头。他想他可能真的有点不一样了,他终于不再年轻。
叶修和喻文州交换了现在的联系方式和地址,喻文州没有什么抗拒。告别的时候叶修提出哪天和b市的“那些人”一起见个面吃个饭,喻文州也没有推脱。
也许b市的冬天真的有点冷。喻文州拢了拢风衣,忽然想吃火锅了。
过了这么久,叶修还是那么容易蛊惑人心。喻文州无奈地想。他总是自由自在,却把其他人拖进某团未知的雾中。
可惜他竟然有点情愿了。喻文州抿了抿嘴,不再想这个问题,脸上浮出一点温和的情意。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