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王叶】夏之叶

给合志《GloryMan》的稿子,今日解禁。


B市的街道明亮。玻璃幕墙在阳光照耀下折射出不真实的光泽,车笛鸣叫的声音像喘着粗气的野兽。盐汽水、汗液和化了的冰糕渗透了夏天的味道,向着街道两边弥散,凝出一片暴晒的荷尔蒙气息。

男人抬了抬头。皱巴巴的白衬衫像是刚从洗衣篮里捞出来,被随意地挽起了袖角。人字拖有种劣质塑料的质感,仿佛下一秒就要黏结在融化的柏油马路上。他的头发却异常清爽,鼻子上架了一副光鲜的太阳镜,显出一种奇妙的违和,又与夏日的阳光一起奏出了甜咸相间的乐章。

Leaves的广告牌就矗在那里,接受着行人的仰视,默立宛如神祇。广告画背景是妖娆的墨绿色,绘制的叶片几欲滴下馥郁的汁液。

叶修轻叹了口气。怎么看自己也和这亮丽的牌子不搭吧?

他回想起昨天的那个电话。冯宪君似乎被太阳烤昏了头,声音带着电流粗砺的震颤;“叶修啊,不是说我难为你,这次可一定要注意了。衣服嘛……唉,你自己注意就行。怎么说都是拍片,你可不许穿人字拖来!”最后的语气陡然严厉,让叶修哭笑不得。

“好了好了知道啦……我尽量,尽量,好吧!”叶修避瘟神一样飞速挂了电话。

因为这突然的广告邀约条件太诱人,兴欣又急需资金注入,叶修这把老骨头也不得不出来活动活动了。但实际上,叶修自己是为广告商捏了把汗的。Leaves,新秀香水品牌,主打诱惑情调。叶修宁愿相信这家主打的是“重口味”,他无法想象自己“诱惑”起来的样子。

最倒霉的是,为了防止他临阵脱逃,联盟那边根本没告诉他他的搭档是谁。叶修真无奈。接都接了,还怕跑了不成,哥是那么无情无义的人吗?可惜在联盟眼里,他的信用度基本为零,属于贷款都不许贷的类型。叶修自己却觉得好像做出了很大牺牲,他甚至想搭档是小手冰凉都忍了。不过这一藏着掖着,就更容易引发胡乱猜测。叶修不是那种见美女就腿软的宅男,毕竟自家战队里,沐橙、小唐、老板娘都是出了名的大美人。所以他也就是怀着好奇的心情随便猜猜。这个随便不是说说而已,是真的天马行空了。你看这Leaves不按常理出牌,男模特选了他,女模特会选谁,这可真不好说。唯一能肯定的是,这个女模特至少不是兴欣的,也不是蓝雨的。原因嘛,大家都懂的。

叶修想,这个妹子千万别是烟雨那几个姑娘,楚云秀虽然是烟友,拍这种广告,以她的脾性是要掀了他的。舒家姐妹花早就与他有了龃龉,不太好办。他倒是期待来个年轻活泼的小姑娘,厚着脸皮还能以前辈的身份矜持一下。比如肖时钦家的小戴呀,王杰希家的柳非什么的。说到王杰希……好像好久没看到他出现在群里了呀,他忙什么呢?

 

话里的王杰希正悠闲地坐在家里沙发上看电视。一身得体的家居服,虽然是他妈妈拿过来的,样式却是他挑过的。王杰希这人看着严肃,大家又都觉得某种方面他比较随性,但他对生活品质的追求永不止步。叶修吐槽过他像一个怪模怪样的小少爷,王杰希只睨他一眼,心说小不小少爷也不是你说了算,这胡说八道的本事见长啊。

B市频道翻来覆去就那几个花样儿,要么来一出社会新闻,苦口婆心地教导观众两句,让人谨记时刻遵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么搞一台花花绿绿的演出,裙子铺满演播厅的地面。王杰希正有点儿想换台,播到了广告。按理来说大家都不喜欢看广告,总想换个台看看,精彩马上回来。王杰希可不是普通人,广告创意在他的大脑里可以生成一系列奇妙的化学反应,为他增添灵感,堪比天才第一步。

眼下他看的正是大热品牌Leaves的广告片。目前Leaves是缺广告模特的,王杰希也有听说他们另辟蹊径欲与电竞明星合作的消息。大抵是为了给品牌注入时尚元素,迎合现今的电竞热潮,推行自己“只做最好”的理念。不过在缺乏代言的尴尬期,他们也做得很吸引人视线。油画般的布景,神秘的氛围,画面透出一股成熟李子的香气。这就像没了队长的比赛,王杰希心想。发挥不一样的风格,照样可以打得漂亮。

他的思维开始发散。这种别具一格、剑走偏锋的套路,让他想起了叶修。叶修本质上还是扎实的、精湛的。Leaves其实也是这样,在本业香水里做到了基本功牢靠,然后再用看似普通实则精准到毒辣的设计思路,破开人心底的那点罅隙。他想,这香水真适合叶修。不知道叶修沾上黏腻甜美又辛辣清香的气味时,会是什么样子。眼睛会湿润起来吗?唇角会勾起来吗?还是说,依然是一副狡黠的姿态,掩盖在懒散的皮毛下吗?

现实没有给王杰希太多思考的时间,电话铃响,他从迷梦里惊醒。醒过来,反而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恼怒。他向来自恃自制力良好,这时候不分青红皂白的迁怒也把自己吓了一跳。这不能怪我。全是叶修那个滑头的错。谁叫他突然跑进我的思维里来的,通通封杀,封杀。

王杰希任凭电话响了一会儿,才站起来。下颌咬合的线条紧了一紧,这时候他又是坚毅的轮廓了。没什么事情能烦扰,所有的都可以好好完成。

经理的声音还是那样的谨慎,今天又是格外地谨慎。明天要到联盟总部拍广告片。王杰希听见自己冷静的声音在厅中响起,回荡开寂寞的共振。“那么,是什么广告呢?我想先行了解一下合作对象的情况,以便更好地融入角色。”他深知自己没有多少选择的权力,微草虽然给了他很大的自由,在商业上他还是要尽量配合上面的决定的。所幸他不关心这些,赢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但当得到答案的那一瞬间,他还是语塞了片刻。

怎么会那么巧合?!这就是上天惩罚他胡思乱想的方式吗?很好,很好,very good。关键词:叶修,Leaves。叫你别作死。看吧,一个大彩蛋呢。

王杰希挤奶油一样挤了个充溢着糖精的笑容。没错,是从石油里提炼的糖精,一种化学的、被迫的甜。横扫活力,饥饿无限。

他像第一次穿裙子的小姑娘,窘迫、局促、扭捏。

上帝知道他什么时候这么紧张过了。

 

今天B市的天空一股奶油味儿。叶修心情很好,哼着小调儿进了总部大楼,丝毫没有发现这是昨天被苏沐橙洗脑的某著名女团的小黄曲儿。

每次来总部的时候都要赞叹一下这可以当镜子的地面,让他生出一些荒谬的联想,比如小孩子玩儿的滑梯什么的。小时候他还把叶秋从滑梯上挤下去过呢,当然结果也很惨,他一边要瞒着爸爸妈妈,一边要哄着叶秋。真是个不省心的弟弟啊,他装作无奈的样子呼了一口气。

就在他自我表演正来劲儿的时候,迎面碰上了面若冰霜的王杰希。叶修吓得心脏停跳,等了一下才敢去捋虎须。

“嘿大眼儿,真巧啊!”

王杰希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你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啊,还是贵人记性差啊,行行好吧您哪,看清楚一会儿和你一起尴尬的就是我了。可是王杰希才不愿意落了下乘,按了电梯按键,就点点头,也不说话,很高岭之花的样子。

叶修恰好是你越不理他越高兴的人,见王杰希冰冰的,更加肆无忌惮:“今天打扮得很漂亮嘛,要去相亲?在总部相亲,够特别的。”

王杰希的脸庞以光速晕红起来。他着恼叶修这时候还不忘记调侃他,又对叶修那半句似是非是的夸奖燃起了本能的骄傲。两个人好久没有插科打诨见招拆招,今天还是这样的场合不好发挥,只能先记在账上,回去杀兴欣个措手不及落花流水。

叶修见王杰希迟迟不做反应,也是奇了。按说王杰希虽然不屑于与自己一般见识,却总要逞几句口舌之快的。他把这行为视作是王杰希从别的地方找补回来的优越感——毕竟嘛,自己才是赛场上更加厉害的人啊。叶修沾沾自喜地想。

王杰希今天的状态的确有点出离想象,叶修不做胡乱的猜测,电梯已经到了楼层。叶修想着自己未来的命运,几不可察地展现了生无可恋的神情。王杰希步态从容地跟着他走出电梯,眼神里有隐约的期待和跃跃欲试,拳头不知不觉间攥了起来。

“喂老王!”叶修准备敲门的时候一回头猛然看到王杰希还像个背后灵一样黏在他身后,吓得声音变了调,“不是吧,你这么在意我说的话啊,别在走廊里实行谋杀啊,这里可都是监控,你逃不掉的。”

王杰希像从鼻子里哼出来一句:“你打算装傻到什么时候?”

叶修一激灵。这不对啊。王杰希没必要瞎说也不会瞎说,看来这里面有隐情……千万别是自己想的那样。叶修镇定了一下,敲门,得到准许后走进了房间。

头上仿佛住了一只鸟的男人胸前挂了单反,看起来是摄影师了。举着两把刷子甜腻地笑着的男子,大概就是造型师了。呃,粉色衬衫还真适合他啊。

冯宪君慈祥地对着叶修笑:“很好,看来你们一起到了。叶修,你的搭档,王队。合作愉快哦。”

叶修瞳孔瞬间放大。What?Are you kidding?

他觉得心脏很不好。

他终于明白电梯里该尴尬的是谁了。

 

惊吓归惊吓,作为尽职尽责的联盟成员,叶修还是老老实实地配合拍摄。以一种全新的眼光看王杰希,就感受到这位联盟最称职的队长是多么认真、耐心、负责了。

众所周知,王杰希的眼睛使得他在广告拍摄上不怎么令人满意。然而这位队长特有的成熟、稳重的气质却为他赢来了许多好评。他身上糅合的那种奇诡的味道,又让他本人更加神秘,也略微显得高冷。这种奇诡是叶修所熟悉的。王杰希拥有无与伦比的全局观和出神入化的活用能力,使得他可以通过毫不拘束的打法完成看起来不能完成的任务。魔术师,真是实至名归啊。叶修欣赏着王杰希的妆容,心里回想起了对方新秀赛季那破空而降的执行力。真真是令人惊艳的男人。

王杰希这厢并没管叶修在干什么。他被那个看起来就很时尚的造型师折腾着,发型由发胶固定,眼窝涂抹鲜艳的颜料。他产生了荒谬的联想,自己是一尾濒死的鱼,在岸边无助地拍打身体,渔夫却只管用铁钎狠狠戳他。

复杂的拍摄准备终于结束。王杰希睁开眼睛。叶修噙着浅浅的笑容,视线晃动的瞬间他甚至变得妖魅起来。他没有说话,叶修绅士又浮夸地用手臂挽了个花儿,对他做出舞会邀请的动作。

啊该死的上帝。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么如鱼得水啊。

摄影师才不管这两个人之间的暗潮汹涌,粗暴地吆喝着站位。灯光和布景板打起来,炽烈得让人泛出生理性的泪水。叶修眯着眼睛,刹那间似乎是温柔和善的。王杰希偏过头去,盯着背景布上浓绿的叶子看,那叶子真实得如同被风拂过一样轻颤。

摄影师说出了那句咒语:“Action.”

“王队,这边挪一下。眼神要迷离一些,对。不!不是让你眯起来!”

“哈哈哈摄影师你放弃吧,王队本来一只眼睛就是眯着的。”叶修幸灾乐祸,简直想跳起来为摄影师鼓掌。

王杰希不理他,继续调整。

“叶队往这边一点,靠近,再靠近。再近。”

叶修感觉自己都要贴到王杰希的身上了。他的呼吸就在耳畔,敏感的耳部神经传来了酥痒的感觉。可是摄影师还在要求叶修贴近。这简直是不人道的。

“喂大眼儿,你别动啊。”

王杰希觉得很奇怪。别动,别动什么?他知不知道自己根本不可以动?他到底拍没拍过广告?他想说什么?

王杰希大脑里爆炸着一条一条的疑问,他有点思考困难。叶修的气息是凉凉的柠檬味儿,烟草的味道则种得更深一些。应该是他沐浴露的味道吧,但是老烟枪果然是老烟枪。

叶修也不是很自然。他远离镜头太久,炙热的灯光烤得他流汗。王杰希的脸近在眼前。他脸庞上有细密的绒毛,带点孩子式的天真,这可真是见所未见。王杰希的下颌轮廓非常利落,刀削斧凿的美感,这种锋利第一眼看不到,只有靠得这么近的时候,才能偶然窥视到一角。

未免也太热了些。

摄影师的声音有了迷蒙的阻隔,像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扭曲得失真。中央空调“呼呼”地吐着冷气,运转正常,没有分毫错误。

他们却偏离了轨道,在这舞台上上演华美的木偶剧。

“叶队?叶队!”摄影师的声音出离愤怒,“你愣在那儿干什么呢?算了算了,我们给叶队换个衣服吧,找找感觉!”

叶修神识归位,意识到自己走神儿了。这并不应该。在拍摄的时候就要配合拍摄,正如场上只能拼尽全力去赢。他低头道了歉。“抱歉,我整理一下情绪。”

王杰希的目光看起来很渺远。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动作仍然有着矜持娇贵,整个人却是散乱的。他们都需要调整一下。社交距离的侵犯,带来伪装的亲密感。这种亲密,似乎过了头儿。一碗汤里胡椒放得太多,就不是刺激,而是灾难了。

 

叶修再次出现在棚内的时候,已经换了衣服。眼下他的设定更加符合布景的感觉,头发湿漉漉的,衬衫被水淋透,将将覆贴在肌肤上,显出苍白坚韧的骨架感。

王杰希自第一眼起就没办法把视线挪开。这太难了。

叶修的肌肉轻薄,骨架匀称,平时穿衬衫总有些松垮,现今布料被润湿,透出一点肌肤的颜色,浸透的白,微弱的粉,轻盈无匹。然而联想到他的身份,这个男人是联盟最坚强最目的明确的人,用这副身躯扛起风雨,披荆斩棘。这怎么不是一种反差式的美?

他甫一靠近,王杰希就嗅到了Leaves的味道。显然是喷过香水,极清冷的香气里隐隐透开极馥郁的甜。他开始有点懂得Leaves的用意。找他们来做模特是再合适不过。暴雨,夏天,丛林。勇敢而柔韧。专心而充满魅力。他们认真起来的时候,性感得过分。

摄影师满意地笑了。“来吧,我们再来一遍。”

叶修这次表现良好,表情放松,线条合衬。王杰希代入情绪,也能做好动作,神色舒展。

在聚光灯下成长起来的王杰希,明白怎样面对最初的恶意,也明白怎样隐瞒着真情,为了队伍做出选择。他在框架内展现着最大的自由。

而叶修,一直迅速适应着各种条件和身份,没有什么事情是不擅长去做的。只要愿意,就能像变色龙一样变幻着迷彩的颜色,本质单纯而方法超脱。

叶修配合着摄影师的要求与王杰希背对背,肩胛相抵。他低沉又暧昧地吐出一句:“大眼儿,还是忍不住说,你今天很不一样。”

至于是哪种不一样,他没有说。不需言明,这就是最好的解释了。

 

拍摄暂告休息。叶修和王杰希都换了下衣服,坐到休息区那边去。两旁穿梭的工作人员忙忙碌碌,成为了闲谈的背景。棚里的生活充满热闹,哪一刻都活力四射。

叶修想掏根烟出来,王杰希递过去一瓶水。不仅是出于拍摄的考虑,背后的心情怎么也说不清。

“大眼儿啊。刚刚拍的时候我又想起来你第三赛季的时候,才这么一丁点儿高。”叶修胡乱地比划了一下,遭到王杰希的反驳:“怎么可能,我第一次见你就比你高了。”

叶修挥挥手,不甚在意的样子:“后来是怎么回事儿呢?我有点记不清楚了。第一次看你出场,就是雷霆万钧的气势,那会儿就够凶的啊——可惜还是没有我厉害。”他轻轻笑起来,眼角延出小小的纹路。

“我对你却是印象深刻了。”

“也对。我是大神嘛。”叶修一点也不觉得应该谦虚,“咕嘟咕嘟”喝下一大口水,“你一开始就这么锋芒毕露,不怕新秀墙吗?”

“彼此彼此。”王杰希停顿了一下,才接着说,“墙这种东西怎样都好。要么打破,要么绕开。因为害怕而不去做的话,比赛有什么意思?”

“真好,真好。”叶修望向远方调整灯光的工作人员,没有再说话。

身在场上自然知道,什么必须去把握,什么可以用来放弃。在意他人的话,就不是他们了。

“选择退役,会难过吗?”

“四个冠军,有点遗憾,也能放心了。还有兴欣替我吊打你们呢。难过不至于,有点感慨吧。我也是退役的人了呢。还有大好时光去战斗啊!”

王杰希稍稍沉默了下:“微草会赢的。希望你一切都好了。你是很好的对手。”

叶修挑了半边眉毛:“能从你嘴里听说这句话,我死而无憾啊!”

王杰希摇摇头:“我向来实话实说。”

造型师打电话的声音挤入空气,他的声音高得亢奋,听起来是和恋人打电话,甜腻热烈。“啊亲爱的今天不行,我有重要的工作~改天可以吗?爱你~”

有点尴尬。

看来这位时尚的boy,性向也足够时尚。王杰希显得有点儿局促,叶修干巴巴地笑了笑。

“这种事情,还是头一次见到啊——”

“你会在意吗?”王杰希打断叶修的感叹。

“在意什么?”

“在意对方的性别。”王杰希刚出口就后悔了。叶修是率性的人,但也存在于世俗的框架内。他想要叶修回答什么呢?这不是很不负责任的问话吗?

叶修被噎在那里,缓了缓,说到:“这种事情……对象也是重要的吧。”

王杰希莫名松了一口气。

摄影师又在催促他们过去,王杰希和叶修却定定看着彼此,要从对方的反应里探究出什么。

 

两个人换了几套服装。这一次的西装很合身。叶修也是穿过西装的,不至于很难受。王杰希能撑起西装的版型,就更加挺拔。

虽然不知道Leaves怎么想的,要用西装来搭配雨林。但这种微妙的落差,反而营造出了绝顶的诱惑力。

叶修的西装领口扯开,领带半解。他和王杰希站得很开,彼此针锋相对地推开。

荒谬的场景有着非凡的张力,叶修的眼神燃烧起来。是谁能夺取最后的荣耀?是谁能排除万难站在顶点?王杰希紧紧盯着他,流淌在那双奇异眼睛里的东西清澈浓烈。

摄影师很满意两个人的状态,不停变换走位拍摄。直到他觉得足够,才慷慨地举手宣布两个人的工作结束。

王杰希和叶修还有些晕眩。广告片需要投入的感情也分文不少。他们可能是陷入了一种迷幻的境地,也可能是受到了不明的诱导。

叶修换回常服,状似随意地拍了拍王杰希的背:“怎么样?要不要来一杯?”

叶修想他一定是疯了。明明喝不了多少却执意继续体会晕眩不想醒来。人生还是需要任性,为什么不任性呢?

王杰希点了头。

没有回头的路了。

 

世上的酒吧千千万万,不变的是令人头痛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两个人还达不到一酌千金的地步,只是随便坐下来喝点东西,说点平时不说的话。

王杰希很少来这种地方,准确地来说是几乎不来。他向来根红苗正从不湿鞋,怎么也不像是会沉溺酒精的人。

叶修就更不来了。职业选手远离酒精,为了自己,为了战队。他不善于喝酒,正好省却一堆麻烦。今天来这里还是对王杰希感到抱歉的,没有考虑他不应该沾染这些,只是为了自己的放纵找找借口,这不算什么道德。

女招待的妆化得夸张,眼睛里冷漠混杂着风尘。她端着托盘,风一样掠过人群,裙子的下摆犹在摇动。

“您的薄荷莫吉托,您的冰水。”

王杰希咬了咬嘴唇。这个动作猛然出现在他脸上,蓦然就给情景染上不真实的色调。

叶修试图找回正常的说话方式:“大眼儿,咱们头一次一起来这种地方吧?我其实应该小心点儿的,不该教坏小朋友。”

王杰希突然觉得恼怒。这时候干嘛要把自己的理智强行加到戏份里?照着普通的朋友的讲话方式,不前进一步,却还扭捏小心地约他出来?他看着叶修点点醉起的面庞,又熄灭了。不责怪叶修的做法,本来也不是他需要一直主动。

王杰希盯着叶修的脸,他的嘴唇还吐着那些胡话,眼睛渗出水分,话说到半截儿又吐一截儿粉红的舌头,教他心烦意乱。

如果我主动一些呢?

王杰希突然撞过去,按住叶修的后脑,激烈地吸吮他的嘴唇。

叶修瞪大眼睛,恍然不知所措。

“今天一直想这样做了。叶修,”王杰希的声音低沉,像一架大提琴,“我希望你诚实回答,要不要更进一步?”

叶修凝视着王杰希的眼睛。他的眼睛里沉眠了万千星辰。

他回吻了过去。

“为什么不?”

 

恋爱的种子,扎根,破土,适当阳光,适当雨露。

如果有长成的一天,请感谢每一秒的努力。

我决定成为你最亲密的人。是因为我们彼此相爱,直至今日,蓦然发现。


评论(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