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喻叶】我于何处丰沛你的温柔 1

原著向。前文清水,有R18情节前会标注。喻叶only,其他人全部友情向。前文客观描写中使用“叶修”一名,涉及其他人心理活动等使用“叶秋”一名。人物自我理解注意,比赛方面有私设。

 

1

起床的时候天还没亮。在这个地方星辰是看不见的,月亮也是看不见的,只有幽微的白光散在桌椅上。蓝雨训练营的学员宿舍比较简陋,上赛季好不容易联系到的赞助商提供了一定资金,他们好歹能住进还算像样的屋子里,一间住4个人,还算行有余裕。

喻文州坐起来了。他很少夜起,就算醒了也会闭眼翻身再度睡过去。良好的睡眠和休息非常必要,他母亲叮嘱过很多次。这一天却有点不想再睡了。

喻文州不是会打扰别人的那种人,他尽量放轻动作下了床,走到窗户边。窗帘没有拉得很完全,只罩好了一侧。走到这里就能看到月亮了。

没罩上的那一侧的床位是空的。上周一个舍友被他妈妈死活拽回去了,前天另外一个没通过这周考核收拾收拾回家。他只剩下一个舍友了。就连这位也是半道儿换过来的,喻文州没摸清楚他的脾气,看起来很认真,但也很自负。先前的那个可能是把训练营当夏令营用的,没过多久就撑不过去回家。

喻文州深呼一口气。他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回家。

是偶然也不是偶然,他太喜欢荣耀,他不是不知道自己的人生规划是什么,他只是还寄望于一点微末的欢欣。

夏天的烈日下,虫儿缱绻着死去了。他还想挣扎,在一遍一遍蝉鸣里重复不知重复多少次的操作。

他看看表,四点零八分。要不要再躺回去睡呢?室友的鼾鸣响亮,他站在一地流水泻银的月光里,低头看自己的影子。

还是不了吧。他打开抽屉从中拿出他的笔记。望着模糊一团的字迹发呆。他不想再这样挣扎,可是怎么办呢?他的心属于荣耀了。然而他还跟不上荣耀的脚步。也许他从来不是被幸运女神垂青之人。他埋头向摊开的笔记,撞上的那一刻蓦然闻到一股油墨的气味。

是他进训练营的时候买的新笔。味道和在学校用的不一样。

他还不知道明天会带给他什么,他只是在命运偶然的怜悯下不经意捕捉到了什么东西的闪亮行迹。

 

荣耀联盟第一赛季的夏休期,学员训练室里空气潮湿而闷热,空调运行的时候带起来吱吱呀呀的声音。总有人抱怨这声音教人心烦,但蓝雨似乎并不想要改一改。学员们早就有觉悟战队不会太在意他们的需求,似乎在各自的学校生活中都司空见惯了行政效率的低下。

喻文州的额角有汗滑落。训练室温度不高,但这么多孩子挤在一起做高强度的练习还是不免让人流下汗水。年轻的男孩接近成年,尽力保持个人卫生的整洁度,T恤是蓝雨战队的周边产品,洗的次数过多,已经柔软起来了。他操作角色保持着跳跃,渐渐有些跟不上节奏,正在这时那滴汗落下来,在他的睫毛上停留一瞬,而后义无反顾地滑进眼睛里。

他眯了下眼睛,手便一歪,角色掉下去死了。

然后那个声音响起来:“小家伙很认真啊。”

他抬起头,就对上一双很清澈的眼睛。男人看上去不大,脸上还余有一些稚嫩的痕迹,像个实验室的学长,但姿态已经很成熟,那是把他与学生分开的隐约的社会人气息。

喻文州不认识这个男人,但他迅速想到,这里是蓝雨学员训练室,肯定不是一般人能进得来的。他还在猜测这人的身份,蓝雨战队队长魏琛那极富辨识力的声音就杀到了——“哎哎哎叶秋你给我注意点儿啊干什么呢欺负我们小朋友?”

喻文州的心跳漏了一拍。这个男人就是叶秋?

接触荣耀的,没有谁不知道叶秋。最起码,也应该知道他的账号卡一叶之秋。他就像个丰碑,像面屹立不倒的旗帜,守卫在冠军奖杯前,谁来都要打回去。那锋芒太过闪亮,甚至看得人心中惴惴。在他的带领下,嘉世刚刚拿到了他们的第一个、也是联盟的第一个冠军。他的粉丝,甚至叫他“叶神”。神是不应该下凡的。叶秋也是从不露面的。

喻文州第一次见到叶秋,连他的长相也未记得,他只是人为描画了一个光亮的轮廓给叶秋,仿佛他不是个实实在在存在的人,而是什么符号。

叶修只是随口一说,根本没想着在喻文州这儿停留。他随便瞥了一眼,喻文州的手速一眼就能看出来太慢,在基础练习里都能暴露出问题,实在不大可能在训练营留多久。叶修听魏琛喊他,马上笑得眯起眼来晃悠过去,没骨头似的搭个手在魏琛肩上:“老魏这园子不错啊,要不要来pkpk啊,让我也看看水平呗?”

魏琛挥开他的手:“去去去我告诉你啊别打我们孩子的主意,你不会又要使什么阴招吧?”他怀疑地看了叶修一眼。

叶修挑了半边眉毛:“我是什么人?打你们还需要使阴招?”

那得意的样子看得魏琛气不打一处来,直想把叶修揍一顿:“我算是明白为什么霸图的人都想揍你了。”

叶修又还回去:“那是他们打不过,崇拜哥。”

“你可得了吧。”两人一来一往地喷垃圾话,倒也没耽误正事。尽管说了不pk,魏琛还是心里有数的,来跟叶秋打一把没什么坏处,说起来还是他们赚了。俩人拉把椅子坐下,互相看看,愣了下。魏琛这才一拍脑袋:“坏了,光记着和你讲话了,忘记介绍了。”然后他就又站起来,笑容满面地拍拍手:“同学们静一静哈静一静,都看我,看我。”

叶修这时候也不忘插句话:“老魏你这不是过当年没文化的瘾cosplay老师吧,真恶心。”

魏琛瞪他一眼,继续说:“这位,说话不大得体的这位,就是嘉世战队队长叶秋。”

底下坐着的学员们刷刷刷亮起眼睛,窸窸窣窣地说起话,魏琛也不管,只是强调了一下:“嘉世是什么人,就是我们的敌人!叶秋,就是头号敌人!咱们今天,就要把敌人打趴下,知道吧!谁打趴下给谁加餐!”

喻文州很平静地看着叶秋,他表面上波澜不惊,手却慢慢渗出汗,心里已经是惊涛骇浪。 

 

TBC

 

这篇可能写得稍长一点儿,大纲已经打完了。一直都想写原著向,这篇的感觉大致基于去年我写给喻队的生贺《诗酒趁年华》发散,人物性格我设计了发展的态势,前面看可能有点出入,也是基于个人理解在写,如果有不足之处还请海涵。每章字数都不多,本来想存稿,忍不住先放上来了。下次更可能稍晚,等稳定了再说,不好意思。先对可能理解偏差的喻队和叶神说声抱歉。

评论(12)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