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喻叶】我于何处丰沛你的温柔 2

原著向。前文清水,有R18情节前会标注。喻叶only,其他人全部友情向。前文客观描写中使用“叶修”一名,涉及其他人心理活动等使用“叶秋”一名。人物自我理解注意,比赛方面有私设。


2

叶修说话算话,把蓝雨训练营的学员一个一个打下去,几乎没落下谁。

学员们都很兴奋,叽叽喳喳,有的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想赢叶修,有的紧张得都不会说话了,还有的干脆掏出个本子求签名,差点没叫魏琛轰出去。

轮到喻文州的时候,叶修已经有点儿累了,倚在椅背上一副恹恹的样子,魏琛嘲笑他:“你看看你这不行了吧?”喻文州忐忑地看向叶修,生怕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就这么生生错过。叶修却笑了:“不妨事,我一只手虐你就够了。”喻文州坐下去,大脑有轻微的空白。他注意到叶修的手长得很漂亮,透出一股子精心保养的美。这美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美,而是杀伐果断、极有攻击性却内敛的美。叶修漫不经心地击打着桌面,喻文州像是被吸引了一样,想不起来什么东西了。

叶修抬头,对着他笑了一下。喻文州刹那间心神归位,意识到他坐在这里,对面是荣耀最强的选手,是“不败”的“叶神”。

他插卡,准备开始。

叶修拿的是魏琛准备的账号卡,也是战斗法师,装备属性就完全没一叶之秋好看了。但叶修一上手,仿佛就有了什么加持,普通的角色硬是拗出不一样的风骚来。

喻文州用的就是自己的角色,他一直带到训练营来的号。是个术士。

叶修没特别做什么,进了竞技场直接冲上去,千篇一律的开场。喻文州操作着角色小心绕着,防止过早被近身,然后急忙先吟唱个小技能,叶修就像没经过思考似的绕过去了,这人好像没有什么能坑到他一样。

然后就是近身,一通一气呵成的连击,喻文州看了几个空当找好位置尽力突破了几次,最后还是没有悬念地趴下了——说要把叶秋打趴下,却是他们全部被叶秋打趴下了。下了座位喻文州还晕晕乎乎的,说了句“谢谢前辈指教”就要离开。没成想前辈开了口。

“小家伙意识还可以哈。还要多想想,继续努力!”

喻文州怔了怔。他成绩不好,职业圈子里,只有叶秋对他夸了一句。他几乎要相信自己的才能了,然后迅速意识到了真相。叶秋不是特别欣赏他的意识才说了这句,这只是最普通的提点了,看到他什么地方做得好,什么地方有问题,轻飘飘地指出来,只是无比顺带的他的搭话而已,连指导都算不上。但是,还是很温柔。他这么一回想,就觉得不大对劲了,叶秋的空当是那么好抓的吗?方才那些突破,只是他特意留出来给自己的吧?

喻文州望着人群里笑得懒懒散散的叶秋,突然意识到,这人确实是个好人。只是普通的好人的那种善意,却还是让他记住了。喻文州是个,非常认真的人。他要看清楚所有细节,才能好好做判断。

 

喻文州跟着室友吃完饭,没再得到机会接近叶修。这样说好像他很想接近叶修,但他自己知道不是。他只是偶尔逡巡着视线找找那个人,那人四周包裹着层层叠叠的仰慕,让人没法看到他的里面去。

什么是春风得意马蹄疾呢?

要年少才能有的风光,是十八岁的状元郎骑着高头大马看他的长安城,是年纪轻轻的学生发表他的重要学术成果,是眼神鲜亮的叶秋打遍天下无敌手。

喻文州当然渴望这样的生活。但荣耀玩家数目众多,职业选手可以说万里挑一,叶秋这样的大神更是凤毛麟角。他的理智告诉他这不是适合的道路。喻文州本已经有人生的规划,电子竞技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但是人总是有什么执念和喜欢,可以燃烧得无比炽烈的。荣耀对于他来说,并不仅仅是一款游戏,它承载了他全部的还没有来得及消失的少年热情,他的思维他的操作都成为他自己尤为重要的一部分。他并不想放弃。但是他可以成为叶秋那样的人吗?

打职业比赛,要考虑的就远不是好玩这么简单的事情了。电子竞技淘汰选手的速度太快,很多人蹉跎掉自己最好的那几年然后就沉寂,一点水花都没有留下。只有拼命去赢才能留下来。也许对于叶秋那个段位的大神来说,赢,是荣耀。可是对于一些小职业选手而言,赢,是活下去的必须要求。[1]

这条路充满荆棘与血泪,喻文州觉得自己应该离开。但是,他是真的真的不想放手。

再靠近一点。再做好一点。他单纯地、理想主义地期望自己可以捧回自己的荣耀。

最初吸引少年们的那一点极骄傲极热烈的光,仍旧在不知疲倦地烧灼着喻文州的心扉。他看着叶秋在最好的地方俯瞰风景,就起了心思也想到那最高的位置看看。看看这世界是否一片沧海,看看什么是绝顶的荣耀,什么是纯粹的快乐,什么是对自我超越的不懈追求。

叶秋是天才,喻文州觉得。他不是天才还有谁是天才?那仿佛刻在骨血里的统率力和超前的意识,那单纯强大的打法所向披靡。他曾经觉得在这个领域里自己天赋卓越能力超群,真正到了这里才发现远远不够。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平庸之辈,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肯疏于练习。那么,他还要向前走吗?

要回头,还是要继续。不管选择什么,喻文州都觉得自己会痛苦,只是一种是失却的痛苦,一种是得到的痛苦。

然而他凭什么顺顺利利取得荣耀呢?要风光无限,就要坚持下去。

他不怕输。他输过很多次了。他只怕自己不敢去赢。

TBC


[1]参考我的某位做电竞职业选手的小学同学的感言。从零零星星的社交网络痕迹里探寻到职业圈的一些事情,希望能写得真实一些。


评论(6)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