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喻叶】我于何处丰沛你的温柔 3

原著向。前文清水,有R18情节前会标注。喻叶only,其他人全部友情向。前文客观描写中使用“叶修”一名,涉及其他人心理活动等使用“叶秋”一名。人物自我理解注意,比赛方面有私设。

3

叶修没在蓝雨待得太久。喻文州本来以为会来个夹道欢送的场景,他以自己浅薄的对社会的认识这样判断着。然而他那天再没见过叶修了。这个惊才绝艳的少年队长在他白纸一般的职业生活上划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回过头来看却是漫不经心的波折。

他并不知道叶修来G市干嘛。不像是旅游,也不像是工作。喻文州没多花心思在猜测嘉世队长行踪这种事情上,他还需要练习,没有想这些事的资格。倒是他的舍友半夜睡不着觉,来回翻着身子,最后还是好奇战胜了傲慢,故意做出满不在乎的样子轻巧地问他:“嗳,喻文州,你说叶队来这儿是干嘛啊?”喻文州脑子里正回放着今天那场退无可退又酣畅淋漓的战斗的细节,没有回过味儿来,随意应了声之后才反应过来他那高傲的舍友竟然语气里带了些许希冀。喻文州有点失笑,不管叶修来干嘛,都绝对不是来蓝雨挑人的。固然谁都不免向往那个立在荣耀之巅的名字或战队,但他们毕竟还是蓝雨的人。蓝雨和嘉世,非要说什么关系,也只能是对手。没有一心往对手那里贴的道理。

无疾而终的谈话并没给喻文州心里带去一丝波澜。然而那个问题的答案他很快知道了。先行到达的叶修率嘉世全队在G市进行客场友谊赛,对蓝雨,给一个耳机赞助商站台。这年头战队都很不易,刚刚发展起来的联盟奖金池堪称窘迫,在一干乱七八糟的联赛里可怜巴巴地支撑着。好在游戏本身受众广,夏休期多跑跑,攒点赞助,还是完全能维持运转的。而且,荣耀发展的势头很好,这谁都看得出来。

这日蓝雨训练营的孩子们就统一带去活动现场了。一来撑点人数,二来见见世面。喻文州不是很喜欢这种要“打得好看”的表演赛,不过嘉世蓝雨水平的表演赛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见得着的。

到了的时候台子已经搭好了,工作人员正在整理布置活动用品,现场散着萧索的冷气。许是G市的夏实在难熬,指望这一点小型露天冷气机降降四围温度几乎是个妄想了。叶修挽着袖子,跟人招呼着:“这东西往哪儿搬?”他抱着的箱子几乎比他的人还要大上一圈儿,看着营养不良的样子做起事来还有模有样的。嘉世的人都在那儿忙着,一点儿架子都没有,不像个冠军队了,像哪家厂子雇的小工,模样还怪乖巧的。

穿得稍微正式点儿的那个估计就是嘉世的老板,一边跟赞助商的负责人说话一边还盯着叶修,看叶修走得歪歪斜斜还唤了一声他们副队的名字:“吴雪峰!看着点你们队长,实在不行别搬了,手要伤着了可得不偿失。”然后又回头不好意思地跟赞助商点下头。

叶修回了一个极其灿烂的笑,表示自己不碍事:“哪能啊?我又不是纸片人。忙您的去吧。”他倒是和老板熟成朋友了,据说本身也是好友,搭伙建战队的。这边老板已经聊完,找了个塑料椅子坐,还被烫了一下,半是苦恼地把嘉世队服披身上,扯开了块旗子。那上面殷红炽热,是嘉世的队徽。

联盟里面没有比嘉世走在前头的了,喻文州想。队服队旗队徽官方粉丝后援会什么的,特别先进。据说还有队歌,里面的内容一半在吹叶秋队长多么多么厉害,教职业圈的人听了都蛮尴尬的,不过也是羡慕啊。哪有这样好、这样光辉灿烂的前程呢?

训练营的人按着排好的座位坐下来。不管什么赛事,打起来也忘了旁的。经过主持人一些暖场和介绍的话,嘉世和蓝雨的队员依次握过手去。叶修还是照例没露面,反正开场时他往哪儿一窝就行了,没有粉丝认得他,工作人员要接触也是难免。

喻文州盯着屏幕,他总忍不住把视线转移到那个年轻的小队长所操控的角色身上去。然而他还是保持了面上的冷静,强迫自己不要表现得过于沸腾。光影交错里战矛钉上重剑,气流遇到雨点,场面当真是好看至极。他们的队长魏琛控制了一下垃圾话,为了赞助商要求的场面好看,然而东走西戳的模样还是熟悉的索克萨尔。叶修没怎么迂回奔袭,直接戳过去打,一叶之秋意气风发,又猛一回身和驰援的蓝雨队员交缠在一起。趁这机会,索克萨尔突袭了气冲云水,把嘉世的走位搅了一通,得意洋洋地又闪回去躲起来了。

心拍数直线上升,肾上腺素流淌在血液里,甜美而战栗的兴奋从每个毛孔争先恐后地散发出去。喻文州握着手,表情仍然那样冷静,心里飞快过着招数,从屏幕上看更加清晰的局势在他脑海里不断翻卷。

这一刻他特别想抓住什么,一个句子,一个梦想。他要挣开蚕蛹扑飞而上。

 

打完了仪式却还未结束。喻文州小声交待自己要失陪一下去个洗手间,他的位置挺偏,离席也没人注意。不料就这一趟出来,又遇到了偷溜出来的叶修。他还穿着嘉世的队服,但这儿粉丝也不少,就算是G市蓝雨主场穿嘉世队服的人也满场散落,不用担心会被发现。他在路边的摊子那儿,似乎要买东西,喻文州过去的时候恰好听到那摊主问他这是在干什么,场面搞得很热闹。

叶修眼睛还带着一丁点打完比赛的闪闪亮,语气已经抻得很平:“是个耳机宣传活动。刚才那是在打比赛。”摊主有些奇怪:“这放着屏幕打的是什么比赛啊?”叶修噙着句话落不下来,稍稍含了一会儿才告诉他:“电子竞技,是一种以《荣耀》游戏为基础的战斗类竞技比赛。”那摊主马上皱起了眉头,语气也有点控制不住的不好:“打游戏啊,打游戏还这么风光干什么?教小孩子学了去,没有好的。我家那个,作业都要三催四请的,游戏倒是上心,这有什么用啊,以后还是没有工作要被社会淘汰的。”

喻文州下意识地想说点什么,叶修却拽住他的衣角示意他别说话,脸上挂了讪讪的笑意,约莫听到别人说自己的职业本能地难堪,却又不去解释什么,只递了钱过去,接好要的东西。

那是盒烟。不怎么好也不怎么坏的牌子。喻文州对烟没有了解,全凭听过的名儿和那烟的包装瞎猜。他后知后觉地有些惊愕,不由得问出来:“前辈抽烟吗?”说完就立即后悔了,他平时不会这么脱口而出的,前辈的私人事务哪由得他来置喙。

结果叶修很小幅度地笑了下:“是啊,别和我学,怪不好的。习惯就这么养成了没办法,你乖,你不要学。”明明也不比自己大了几岁,他却真心诚意地把后辈当需要关爱呵护的小孩子来看,在队员老板面前的所有属于小队长的一点儿任性都没有了,倒有一点别扭的温柔,即使是用调戏的语气说出来。

喻文州没做声了。

叶修却不肯晾着他,自嘲地提起了刚才的事情,这自嘲嘲得也不到位,脸上还有尴尬的余温。他讲:“咱们这个圈子就是这样的,我知道很多人视它为洪水猛兽,但你肯定也明白,它不是这么简单的。手速、操作、意识、配合、脑子灵光不灵光,都是要考量的事情。你明白的吧?”

喻文州点下头。

叶修继续讲:“不过也没关系,这是一项很美的运动。现在不理解,总有一天会理解的。”他看了看天际,坚定了一下语气,“我会看到理解的。”好像不是在对他说话,而是给自己鼓劲儿似的。

喻文州看着叶修的模样,他在荣耀世界是光芒四射的巨星,然而现实中只是“打游戏的人”。但他永远有种光辉,让你觉得只要看着他,你就充满希望。

我必须走上这个赛场。喻文州想。我也永远不会放弃的。

TBC


评论(2)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