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王叶】三千里地山河(中)

叶修生在官员之家,自小食的是税禄,穿的是赋衣,见多了养出来的温润如玉的公子和娴雅淑德的小姐,若不是他太顽劣离家出走,更见不到那样敝衣粗茶的小孩子。在那之前,他眼里只有灯红酒绿的京城晚街,他被教导的美只有缓带轻裘;在那之后,他才知道,即使是拙劣针脚磨光铁甲也是美的。

他十八岁逃亡北漠,那里的天是很苍凉的,风里是让人呼吸不畅的沙土,什么都种不起来,什么都长不起来。那里的人的脸上是刀刻斧凿的印痕,戴着宽大的风帽,眼瞳里的光很惊人。

他认识了一对兄妹,没有人照料他们。哥哥和自己年纪相仿,很快熟悉起来。妹妹长得很好看,总是想去大昭看看。北漠在理上是属于大昭的,不过这里只有不毛。叶修觉得,尽管他过得很苦,但也很快乐。

诏令下来的时候叶修没有想到后来的结果。君王叫他们抗击更北方的蛮夷,他和友人都被征召了。起初是心有戚戚,然而还能苦中作乐,怀着一腔热血做着有关功名的美梦。当初那个仆射叶修没有做,这会儿却盼望着立个大大的军功回去了。但没有人能对自己的命运做出控制。

那一天云烟叆叇,九重城阙烟尘生,他们向着彼方去了。一直打到傍晚,血染了夕阳,残肢堆叠在晚照之下,像大昭那些醉倒城郭的华衣美人,散乱迷离,身下流淌成河。叶修被血色迷了眼睛,恍惚间不知今夕何夕,就要向着他想象里的金觞玉柱走去,沉重的铁甲被血污洗过,他仍举着剑,锋芒雪亮,照彻这千里暗夜。还未来得及反应发生了什么,他就仓促转了身。他的好友被钉死在残缺的背景上,羽箭还在微微颤动。

叶修张了张口,还是没有喊出来他的名字。

后来他知道,这一天,千乘万骑埋葬在北漠的烟尘里,大昭撤兵赔款,边境又往后退了些许。与此同时,京城的台子上了新戏,讲北漠死了好多人,讲姑娘失去丈夫,母亲失去孩子,血填成海尸堆成山,权贵们看得动了动心,把剑舞的小女子招来幕前,倚着软臂吞下快马运来的樱桃。

叶修就是在这一刻决定杀回大昭的。他带着孤勇,专为夺命而来。

 

“报——”长吟划破静寂的夜空,王杰希从案台前抬起头来。这几日他心气始终无法平顺,君莫笑行进很快,他空有应对之招也难耐大昭的松散筋骨反应迟钝。

“讲。”他也不多废话,只问报信人情况,脊骨仍然挺得笔直,眼眉没有松动半分,天若倾塌也有他顶着的模样,平白教人安心几分。

“君莫笑已经杀到卫城了,禁卫军紧急调运中,圣上您看是否撤离?”

王杰希转头去看沉沉的月色,窗外是他生长的地方,是他以为一辈子都不会远离的地方。那里仍然燃着幽寂的灯,宫人的脚步还是那样安静不会惊扰谁的睡眠。这时候了,谁还能安睡呢?不过是自欺欺人。

他想起小时候在兄弟席间默默不语冷眼观之的景象,想起父亲奢靡倾乱独断专行的样子,想起他苦苦周旋终于活了下来登上皇位的情形。待坐上这位子才知道这帝国的风景,带着迷醉的哀伤,要把整个帝国浸在无望的等待里。他无法沉溺,无法抽离,他怎么才能支起一整艘大船,用自己的脊梁做桅杆,补好招展的残破的帆?

王杰希只知道他不能退。他只要退一步,就是兵败山倒。他站在帝国的最前线,倾力想要挽救它避免滑落深渊。

王杰希回过头来,说:“不要了。通令下去,守好京城,或战或亡。从这时候起,不允许离开。所有娱乐日即停止,全力抗击,不要留余地。”

待送信人离开,王杰希放下案卷,步回殿内,预备睡他可能的最后一觉。

TBC.

非说我有敏感词,一点都没改就分段就能发,好气啊,哇哇大哭。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