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喻叶】我于何处丰沛你的温柔 12

原著向。前文清水,有R18情节前会标注。喻叶only,其他人全部友情向。前文客观描写中使用“叶修”一名,涉及其他人心理活动等使用“叶秋”一名。人物自我理解注意,比赛方面有私设。

12

叶秋到底还是没有和他打成,喻文州遗憾地想。

叶秋甚至连饭都没有吃完,就匆匆离开了。喻文州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先是吴雪峰接了个电话,然后转递给叶秋,叶秋听了几句就皱起眉头,跟在场所有人说抱歉,他需要先走一步。

喻文州坐得很近,能隐隐约约听出来对面是个女孩子的声音。他有些意外,第一反应就是叶秋的女朋友。随后他又觉得不对,叶秋没道理有时间跟女孩子谈恋爱。这不是随口胡说,喻文州经过了十分缜密的思考才得出这个结论——叶秋平时住嘉世宿舍,他通过这次滞留H市已经知道了;叶秋两年两冠,赛程安排十分紧密令人窒息,要说有情情爱爱不免有些勉强;夏休期他基本也是在网游凶猛抢BOSS、出席友谊赛和进行其他战队建设活动,要是有女朋友,可能也被荣耀这个最大情敌逼疯——所以他要么没有女友,要么女友本身就是圈内。喻文州不敢断定,但这是他理智分析得出的最大可能。

如果是圈内呢?现在职业联盟女选手数量极其稀少,喻文州不认为他有可能与别队不知名选手碰撞出火花;假如是嘉世本队的预备役选手,他倒是真不了解,但从在嘉世睡的那一夜来推测,也不太可能;假如是媒体、业务、其他部门,甚至是粉丝?这种可能性就太小了。叶秋自己基本不露面,还是比较难以接触到其他人的。所以,喻文州放了放心,电话对面的那位也许只是普通私人朋友,没必要定性为女友。不过他们对话又显得太亲密了。喻文州大脑停滞了一瞬,忽然觉得不对劲,他到底干嘛费心想叶秋有没有女朋友?叶秋有没有女朋友和他有什么关系?

喻文州看着叶秋走出去带上门,戳了一块土豆吃,无意识地检讨自己为什么开始探究别人的私人生活,然后连连咳嗽了几声。

呸,想太多没注意看,这块不是土豆,是姜。

喻文州好怀念蓝雨食堂的白斩鸡,H市的饭菜太具有伪装性了。

接下来微草和嘉世的人还是有说有笑,但少了叶秋这个强力炮火输出源,喻文州觉得不仅话题开始朝没劲儿的方向滑落,菜也开始朝无味的方向发展,后者主要是因为好吃的都被一群手速高魄力强的人抢走了。喻文州望盘兴叹,觉得自己再也不想来H市了。

但他还是会来的,他知道。虽然常规赛还没打完,他已经觉得决赛会在H市了。

这并不怪他,大多数人都是这么想的,毕竟叶秋和他的嘉世,至今为止未尝一败。

 

乘机打道回府回G市,喻文州先和经理和队长报备了一下情况,表达歉意,然后去和黄少天聊了几句。他们现在还是会有一点尴尬,但黄少天已经能很成熟地对待喻文州了。约好第二天的搭档练习,喻文州又赶紧去上训练软件恢复了一下状态。打架主要靠脑子和打架主要靠手的人总归还是有那么一些区别,手可能会生,脑子基本不可能生。喻文州也需要保持状态,但他不会特别费力。这是他重重劣势下的小小便宜,不会因为硬件问题出现故障。他想除非给自己做个大脑封闭术,不然他在场上还是会有价值。

他做了一会儿训练,然后去睡觉,路过黄少天的宿舍听他又在网游里夺命连环call叶秋:“叶秋叶秋叶秋叶秋!出来出来出来出来!别以为你顶个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今天这个只能是蓝溪阁的,必须是蓝溪阁的,识相就乖乖交出来!”

听门是很不道德的,喻文州只是站了一下就自觉地走开回房间,心里万千种思绪在翻江倒海搅拌层析。黄少天戴着耳机,他听不到那边的回答。叶秋的事情都解决完了吗?他是欢快的还是烦躁的?他到底是去干什么了,这不像他啊?种种疑问在心里反复,等到他推门进入自己的房间只剩下温温的余音。

喻文州拿了条毛巾,准备进浴室洗澡。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已经平复。他拧开花洒,试了试水温,关上玻璃门。水雾很快弥漫上来,一切都看不清。他闭着眼睛洗头,洗发水的泡沫挟着湿发的水滴流下来,快要淹进眼睛里。只有在这样的时刻,他才轻巧地打开内心的罅隙,审视自己的思维,审视自己的心境。

他在联盟遇到许多人。不正经的、过于正经的,叶秋是前者;温柔的、粗暴的,叶秋也是前者;水平高超的、非顶尖的,叶秋还是前者;捉摸不透的、清晰明白的,叶秋依然是前者。他在没真正决定进入这个厮杀残酷的赛场时,叶秋来到蓝雨,给他一点助力的信心;他在慢慢进步的时候,参考了叶秋的战术;他以为自己已经学到很多的时候,叶秋一场比赛令他惊愕;他没有找到和黄少天和解的台阶的时候,叶秋漫不经心伸来一只手拉他们上岸;他的私人事务需要处理,叶秋跟着他忙前忙后……叶秋不是他的真正的前辈,只是联盟后辈共同的前辈,他不能称他为老师,但确实从他那里懂得许多;叶秋什么都没做过,只是普通的扶持与关照,换成喻文州,甚至可能做得更体贴;但是叶秋是个谜,喻文州无法消解,他为什么这样强大?他为什么这样温柔?他又为什么说出很亲近的话却又让人感觉很遥远?

喻文州曾经觉得他是在仰望一个传奇。

现在他想了解一个传奇。

当他发现传奇有名字、有眉眼、有他独特的性格和他不那么传奇的一面——喻文州产生了好奇心。好奇心很危险,好奇心也很美妙。喻文州看到一只传说中的神鸟,隔着玻璃欣赏它的光辉;渐渐的,他有时看到神鸟出现在玻璃的这一面,他看到它羽毛的花纹、喙缘的颜色、喜好哪里的水、对他露出什么样的表情;然后他就想看一看这只鸟究竟是什么样貌了。他眼前的玻璃已经融化,那只鸟仍然披着它骄傲、繁复又生人勿近的羽毛。

喻文州冲好,关了花洒,用毛巾擦拭好。他一出浴室,所有想法都清明了起来。他预定次年出道,已经加了职业选手群窥屏,从群里翻找出叶秋的QQ号,发了个申请过去。

然后窗口最小化,他点开荣耀论坛浏览帖子。他没指望叶秋很快通过,甚至还不确定叶秋是否会通过。叶秋刚才估计是和蓝溪阁抢起BOSS来了,也不知道现在完了没有。他划着进度条,翻看那些或技术或八卦的帖子,很有闲心的模样。

有些人说得在理,他就用小号发朵鲜花,也不回复;有些人说得不太正确,他也就叉出去了。八卦他实在看不懂,只念一遍标题就翻过。如此反复逆时间线刷上去,断断续续刷到去年。喻文州拖出来QQ窗口看了下,叶秋无声无息地同意了他的申请。

喻文州给他加了特别关注,那栏里躺着蓝雨的队员们和预备队员(除了黄少天,他设过,然后被不停的消息逼到取消),然后就是一个叶秋了。然后他没急着回,还是慢慢把自己正在读的帖子看完,叉掉。

最后打下一行字:“前辈^_^看你着急出去有点担心,事情可还顺利?约好的一战,等你有空打。”

点击发送,喻文州心想,索克萨尔的话,是他带着没拿回去才能和叶秋对打的。眼下为保本赛季席位,神级账号卡依旧出镜率较高,由方世镜选择性使用,喻文州只是练习需要熟悉角色。那么这个没有兑现的承诺,最初由叶秋提出来坑他的要约,真的不知何时才能完成。

希望完成的那一天,可以在比赛场上。他想要毫无保留的对决。

TBC.

 

今天应该还有一更!喻队I love uuuuuuu之后可能补一点叶这个时候对喻的感觉(之后是指很远以后)。我发现叶的名字真的很纠结,可能过两天统一一下叫法。


评论(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