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乔叶】请问你要来点猫咪吗?

还点文 @:-D ,时间耽搁了太久,抱歉!

Only a 无脑小甜饼,严重ooc,有自行车,请自觉闪避

BGM:96猫《愛猫闊歩》大桥のぞみ《黒ネコのタンゴ》

 

今天出门的时候大抵没看黄历。叶修如是想。他看着自己脚边躺着的黑色小猫,认命地叹了口气。

小猫有着一身柔软的皮毛,风吹雨淋之下已经缠结成了脏兮兮的一团一团。他在巷边可怜地一抖一抖,眼睛里盈着水光,很招人疼的样子。叶修蹲下来,直视着猫咪那双深黑的眼睛,然后笑了笑:“我真是拿你们这种小猫没有办法。”

叶修小心地把猫抱起来,上手的时候他清晰地感觉到这猫的重量实在很轻——苏沐橙说上次他捡的那只已经胖成球了,被新主人悉心照料的橘猫发胖起来就像吹气球。而这只小猫抱起来感觉就很柔弱,叶修觉着自己像拿了一件瓷器,那脖子随时可能折断的样子。

带着小猫回了家,叶修先拎着他去洗澡,小猫不喜欢靠近水,但是细细的爪牙一点威胁性都没有,只好哀哀地喵了几声,被无情的叶修扔进了盆里。好好梳理以后,叶修才发现,这只猫浑身上下是黑得发亮的毛,好看得紧,如果有主人也大抵是不肯离弃的,不知道为什么独自徘徊在城市的一角。

叶修洗完猫,把他放到收快递用的纸盒子里,就系上围裙去做饭。不是给自己吃的,而是给猫咪的。他懒的时候可以吃泡面,猫却不行。仔细料理了拌碎的鱼饭,盛到粉色的小碗里,准备端给猫咪吃。

正这时候门铃响了,叶修连忙过去开门,拎着大包小包的兴欣群众站在门口好不壮观。

陈果:“Surprise!来来来搭把手,咱们这锅可沉了。”

叶修目瞪口呆地看着鱼贯而入的姑娘男人们,这是上周就定下的火锅聚餐,但他没想到他们带了这么多东西来。

“吃得了吗老板娘?浪费了可不好收拾啊……”

“你管那么多干嘛?我高兴。”陈果嘴上这么说着,却开始往叶修的橱柜里塞东西。

苏沐橙走过来拍拍他,笑眯眯:“总吃泡面对身体不好哦。”

叶修有点儿明白了,这些人还是怕自己在家不注意饮食,特意给他买了备用的吃食,又不肯好好说话。他心领好意,说谢谢也有些难为情,嘴上回:“至于嘛,我一个人哪吃得完?”

魏琛支上锅:“得了便宜还卖乖,别愣着了快帮我把电插上。”

叶修解了围裙去插电,也不耽误拌嘴:“老魏你是越来越退化了,电都不会插几岁了你。”

魏琛还没来得及挤兑回去,就听到苏沐橙问:“咦?你又捡猫了?”

女孩子们立即过去围观,唐柔回头问:“我可以摸摸他吗?”

叶修摆摆手:“这你得问他自己乐不乐意。”

黑猫的皮毛顺顺滑滑,但他只让唐柔摸了两下就不肯了。女孩们又坐回去,包子兴奋极了:“老大老大你家又长出来猫了!”众人啼笑皆非。

“说起来,你为什么这么招猫啊,难道是猥琐的气质深入猫心了吗?”问话的是忙着往锅里倒底料的方锐,听到这话魏琛率先大笑以示嘲讽。

“明明是猫被冠军的光芒感召了好不好?”叶修气定神闲。

“我觉得可以从统计学的角度解释一下,前辈的身上有什么吸引猫的特质吧。”罗辑推了推眼镜,不太确定地开口。众人在桌前坐下,关榕飞突然拿起来电线跟叶修说:“你这要不要再包一层胶皮,感觉要漏电。”

叶修无所谓地挥挥手:“那就包吧,麻烦老关帮我包一下?”

关榕飞皱眉:“你自己包,我是技术部的,不是用电部的。”

吵吵嚷嚷终于坐下开涮,莫凡不声不响地已经扔了不少菜进去了,被叶修大力表扬“乖”,搞得他可疑地偏了偏头。安文逸穿着白衬衫,正在紧急撸袖子的时候看上的那片肉就被包子勇猛截胡,好心的伍晨坐在他旁边,见状帮他夹了一筷子。叶修喜滋滋地抢了鱼丸要吃,就听到新来他家的小祖宗绵长地“喵”了一声。他一拍脑袋,坏了,忘记给小猫放鱼饭了。

服侍好这位小主子吃完,叶修爱怜地摸摸他的头,又去洗了遍手,回来就发现已经没鱼丸可捞了。苏沐橙咬着筷子一脸无辜,方锐明显在偷笑,叶修作势要生气:“谁抢了我的鱼丸啊?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快快交代!”

包子跟献宝似的捧碗:“老大老大,我给你存了!”叶修一看,差点没背过气去,这位给他存了一碗包子自己爱吃的豆腐,一只鱼丸也没帮他抢,他只好哭笑不得地说:“我不吃豆腐,你吃吧。”

热闹的火锅聚餐旋风一般结束,众人打扫完了,和叶修告别。叶修站在门口道别,活像个迎来送往的小服务生,招得一个“何日君再来”。陈果大手一挥,钦定了:“下次还来!”叶修顿时欲哭无泪,关门谢客。

抻了个懒腰往回走,叶修没留神,一下子撞到一个人。他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随后悚然一惊。不对啊?!这不是在他家吗?这人是哪里冒出来的?饶是不看恐怖片的他都觉得心下一凉,随手就想抓住什么壮胆。

对方手足无措,看起来比他还紧张:“对不起对不起!”

叶修心想,你对不起什么啊,非法侵入居民住宅的就是你好吧?

那人急得要哭,看起来比叶修小了几岁,规规矩矩得不知如何是好。“我,我叫乔一帆,你,你不认识我了?”委屈。

叶修莫名其妙,我为什么要认识一个入室不法分子啊?

乔一帆见他没反应,左右转了转,终于找到证明自己的方法,他往那个纸箱子一指:“你,你看!”

叶修一看,好嘛,气炸了,怒目而视:“你把我的猫怎么了?”

乔一帆不安地绞了绞衣角:“我,我就是猫啊……”

两人相对无言。

片刻。叶修:“你骗虚空阵鬼啊?”

 

终于接受事实是很久以后了。

叶修冷静下来,暂时接受了乔一帆同学的说法。毕竟把一只大活猫变没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高层公寓翻窗盗窃的可能性也基本为零。

乔一帆同学给他倒了杯水,紧张地安慰:“冷静冷静,前辈冷静冷静。”

叶修不知道乔一帆为什么叫他前辈,也许是和兴欣的小年轻们学的。幸好没和包子学。他审视着这位少年,少年有着很乖巧的模样,坐姿也很端正,乍一看就是一个好孩子。叶修思考了一下,问他:“你会打荣耀吗?”

乔一帆沉默。

叶修充满期待。

乔一帆鼓足勇气:“现在还不会,不过我可以学!”

“你有学习的这份心,很好啊。”叶修慈祥微笑,还鼓励性地拍了拍乔一帆的肩,“后生可畏!”心里暗想他这应该不算引领青少年误入歧途吧,乔一帆顶多是青少年猫……?

乔一帆深受感动,当即握住了叶修的双手:“老师,教我打荣耀吧!”

一人一猫达成友好共识,场面十分和谐。

 

叶修教乔一帆打荣耀已经一周有余,感到一阵惆怅。

通过对话他了解到,乔一帆不是时时刻刻都能变成人形的,他特别饿的时候就只能维持猫咪形态。更麻烦的是,乔一帆进食的时候必须维持猫形态。这样规律的饮食逼迫叶修迅速成长起来,成为了一个知冷知热、懂得按时吃饭的好老师。另一方面,叶修说不准乔一帆的体质会不会对烟敏感,于是保险起见只能戒烟。他越想越不对劲,总觉得乔一帆如果只是个人真的没这么麻烦,但是想到他就是自己满怀爱怜地捡回来的小黑猫,就禁不住关心他的一切。

果然是愚蠢的两脚兽啊,对亲猫毫无尊严可言。但这只小黑猫比他的同类安分多了,从不四处抓挠耀武扬威,也不高冷扭头嫌弃主人,努力学习荣耀技术,堪称勤勤恳恳猫界十大模范青年。最妙的是乔一帆猫还对荣耀十分上手!考虑到他是只猫,这个事实更令人震惊了。

叶修有时候想想这也没什么不好的,一只可以陪伴你、信任你、对你笑的猫咪;一只认真听话、和你对打的猫咪;一只让他重回正常人类健康生活的猫咪——真是比养了个孩子还省心啊,乔一帆,你就是我的贴心小棉袄!

直到那一天到来。

那天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宜出行,宜祭扫,宜发情。

乔一帆猫猫难受地在叶修怀里扭动,喵喵喵喵叫得叶修一脸懵逼。

叶修死马当活马医,视死如归,闭眼叫:“喵喵喵喵?”

乔一帆更加难受:“喵喵喵?”

叶修悲伤。你说这猫怎么不会说人话呢?听说人家养的猫都要做绝育,他可不想带乔一帆去做,看着后辈的眼睛他不忍心。但是如果不做,主人就得帮猫解决?怎么解决?那当然是用手咯。

叶修没撸过猫总看过撸猫,但这行为怎么想怎么不妙,完了,他要变成像方锐所说的那种猥琐的人了吗?看着越来越难受的乔一帆,叶修为自己做好心理建设,哆哆嗦嗦下不了手。啊,明明是很正常的主猫互助关系,不对,是主猫帮扶关系,怎么面对乔一帆就这么不对了呢?大概是因为,乔一帆不是一只普通的猫吧。

叶修在心里为自己深沉点烟,来都来了,这是为了你好。

他看着难受得舔自己的小东西的乔一帆小朋友,带着圣父的微笑伸出手掌,帮他爱抚。

啊,果然做起来很奇怪的吧!

小小乔一帆立刻冒头。在叶修的一阵惊诧中,乔一帆小朋友英勇变身,捂着脸坐在沙发上,而叶修震惊之下还没放开撸猫的手!

叶修,你这个禽兽!居然对禽兽做出这种事!叶修对自己说。

乔一帆眼神清澈,对叶修发出了渴望的邀请:“老师,我,我想!”

你,你想干什么?叶老师惊恐后退。

乔一帆猫隐忍着,叶老师经常对他说:相信自己,你可以的!(虽然这是指荣耀方面)那么现在,我,我也可以的吧?

乔一帆露出了期待的表情。

 

自从养了猫,人是越来越累,忙前忙后不说,还得教猫打荣耀,教会了猫饿死了师傅,叶修生无可恋。

提着一兜子小鱼干敲门,有气无力:“一帆?”

乔一帆系着小围裙,噔噔噔跑过来,接过叶修手里的东西,美滋滋。

叶修揉揉自己那一把老腰,哀叹:我怎么就养了这么只猫呢?

 

FIN.

我会有猫的,我会有猫的,我会有猫的!兴欣的小朋友太可爱了(哭泣)私心加了点兴欣内容,喵化下乔叶都严重ooc了对不起!


评论(11)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