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外星系✨

叶本命/王粉/推&产叶受/杂食/请不要提喻黄谢谢感恩比心♡ /转载禁止。

相逢捧热酒,欲语忘白头。

【喻叶】一世长安(一)

古风 全年龄 本章待修

它难产了,我决定先生一个头儿,下一更明年见(。

发条LO证明我还活着。 一直掉粉,我还想抢救一下谢谢。

 

    已经是十二月的天气,天色淡漠,河川安然。蓝雨城中一片寂寥神色,风吹拂过屋檐亭角,留下一串孤单的回音。

    喻文州做城主已经六年。这里的气候很暖,每一个冬天都不见雪。他常常看到书中描写雪的句子,就停下来反复读几遍。雪是什么样子的呢?他有些微的好奇,却也达不到心心念念的程度。只是偶尔觉得,这种东西着实很奇妙。诗人为之流连忘返,吟哦出无双的词句;画者为之心旌摇荡,描绘出难仿的神采。他想雪也许就是一种幻觉,一个梦境,他从来不考虑此生有机会触及。蓝雨已经好多年没有下过雪了。自他来到这飘渺尘世,一次都没有见到过,雪是如何一种形状,是如何一种颜色。喻文州就这样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冬天,不算冬天的冬天。

    这年的天气似乎有些诡异。降温比平时更快一些。喻文州握着暖玉雕成的杯子,站在堂前阶下看着眼前的景色。他的心是平静无波的,他向来很自持,有种贵族般的骄矜,然而又温和宁静,不若霸图城主那样威严慑人,也不似轮回城主那样寡言夺目。他从来都不表现得突出,但却让你不能忽略也不敢忽略。就算是现今赏着庭前景色的样子,也教人猜想不出他心里半点揣度。

渐渐地,风中掺杂了不一样的声音。喻文州抬起眼来,看向云烟远隔的那端。叶声簌簌,他唇角的弧度一点点扩大。

“蓝雨城主喻文州,见过前辈。”

再抬起头来,那只手就横在自己眼前,捏着一纸信笺。

喻文州在这一刻,突然明白了雪是怎样的事物——清透、柔软、白得晃眼。

叶修噙着笑,眼瞳比星辰更为闪亮。

 

蓝雨城中是常纳外人的。这座大陆最出名的友好的城邦曾经接纳了卢瀚文这样的天才少年,也送走了方锐、魏琛等等名声远播的人物。既然如此,现下的场景就不奇怪了。

那个全蓝雨都敬佩的男人穿着浅蓝衣衫,袖口微卷,露出腕骨。他浅浅笑着,抬眉对着对面的男子:“叶前辈怎么想起来蓝雨城了?”

叶修的白衣铺开,他随意落着棋子,答道:“老人家该退啦,我来随便看看你们年轻人啊。”

“前辈说笑了。”喻文州又落一子,“这天下前辈还愿顾及,又有谁能奈何得了前辈呢?”

叶修摇摇头,指着棋局:“这不是输了吗?”

“棋在人心,不在这一时一刻。即使现今一盘棋是文州先于前辈,往后的事,谁能说清呢?”喻文州收了棋,“今日是文州第一次以棋会前辈,希望以后还能有与前辈手谈的机会。”

叶修站起来:“或许吧。世界之大,我哪日离去也不一定。你还是别抱希望得好。”

 

喻文州今日一见叶修,心情大不相同。他听过叶修的名字好多次,只有这一次是从本人的嘴里听到的。那轻易吐出口的名字带着失重的错觉,像落雪就这样飘零,没有温度,没有实感。叶修下完棋就提出四处走走。传闻他不喜动,这样也许是为了打探蓝雨,也许是为了见见蓝雨内务府的其他人。喻文州不知道。可他还是想执起那人如雪的衣袖,带他看看蓝雨的祥和美丽,看看他的领土多么举世无双。

他未曾想过会遇到少天。也许那日不曾遇见,也就不会有接下来的事了。这算是天命难违,不过也可以说是私心的偏颇。总之,这一时一刻,叶修迎面撞见了黄少天,而后露出了喻文州在短短几天里见过的最生动的表情。

“黄少,别来无恙?”

喻文州很难形容这时他是什么样一种心情——就像茫茫天地间空无一物,只余渺渺回音。山水亘在他们眉间,心里的揣度太多,反而会失却热情与欢愉。喻文州不知道黄少天与叶修相熟,也许是上次他嘱咐黄少天去买兵甲的时候他们在路上相遇相知相谈甚欢,也许是某时黄少天代表蓝雨出勤外事的时候他们偶然相识——那都不重要了,看着叶修露出这样放松的表情,他歆羡着这份生动;看着黄少天毫不生分地扑过去,他又羡慕黄少天的活力。

毕竟是不一样的人。喻文州想。我毕竟还是蓝雨的基石,我可以不锋利,但我需要稳。他牵动唇角,笑得温柔:“既然叶神与少天相熟,不如大家在茶舍小聚,我们听听蓝雨的歌,是否和嘉世的不同。”

黄少瞬间点亮了那双晨星一般的瞳子,呼喊起来:“欸欸欸老叶老叶!来吧!我们茶舍好吃的特别多!”

叶修僵了一下,回道:“我还是比较喜欢烟叶子。”

 

评论(3)

热度(26)